1_501973028l.jpg



























it's ok
今天的活动还蛮顺利
我们去看营地
Orz
基本上是被骗去做苦力


我在家上网到忘记时间
看到时间时吓到Orz

12.30就要聚合在佛学会那里

我看时间时已经快20分了
然后就匆匆忙忙跑出去

去到那边被骂
”你很鸟的咯!”可柔
Orz
我承认我是打牌啦
全世界等我
ok我看到可柔说会来的他了

it's not ok
我第一个跑进去坐后面
和伟乐

后悔到.... ...
后面一直feng来feng去
Feng到我头痛,伟乐肚子痛

Orz
我和伟乐一直在van里面讲话
还很大声tim

坐在我前面的他转过来
“喂,你没有看到人家讲电话的啊?讲话酱大声”
ok他分明就是针对我

就这样一路feng到宗阁巴的佛堂

我的头还是feng来feng去


慈盈、伟乐、我、他被捉去打扫storeroom

我们要睡的地方

walau
那边的灰尘多到可以谋杀死几百个人【被拖走】

没骗你

遍地黄金呃
呃,是壁虎的黄金
beh tahan
扫到我的脸红掉
一粒一粒

死了咯
我敏感又来了

过后跑去看他们割草
假假去tolong一下
我果然不适合做割草的人
手起泡然后破掉都不知道
痛到... ...

我想起我在storeroom时说
“喂,我很宽宏的nah”

“你宽宏大量,哼”
Orz
被他Shoot到【自拖】(ok我承认我是自拖狂

Orz
小学那个老师去买水

我的水回来时都剩下一半了
倒在plastic到完

ok然后他们你一口我一口的喝

其实我不喜欢和nes冰
ok我死命喝给它完
被他试穿Orz
然后我喝到嘴巴慢慢的时候他来捏我的脸

好像回到以前的我们

it's not ok
过后更死
去搬竹

我要学慧慈喊
"oh my god~~~~"
很痒
竹上面有毛毛的粉

全部人在那边喊痒

然后快快做给他完

他们讲我的脸很红

我很讨厌敏感
每次一敏感脸就变样了

过后没啥就回了

车上都在讨论如何招营员
其实大家都很努力
我不想大家的辛苦毁于一旦

呃,祝我们成功 =)

======================

it's ok
他似乎是放下了
今天是隔了好多个星期后
第一次听到他对我说话

其实没什么惊讶
也不太高兴

似乎是重遇好友那般的感觉
也从苦海里逃了出来

因为我说过
“要是他哪天放下了,也就是我放下的时候”

======================

it's ok
《宫心计》快要完了
很紧张Orz

下个星期五

等下可能没追了
因为要补眠

昨天半夜3点多睡
忙着学海里面那个圆缘圈的活动

头现在很痛呃呃呃
重新认识他
平衡了头痛Orz

附言:最近很变态,整天写blog,我看朋友中只有我这样神经罢了【n度自拖】(众人:自拖狂呃呃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禾火日月 的頭像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uiyee
  • 我可以邀请你来我的家拖地,拖干净一点哦 =。=
    那个竹的毛毛,碰到后不痛咩?
  • aiyerr
    如果你给我来回的巴士费我就去咯
    不过我不会抹地的
    我只会洗碗
    hiak hiak hiak

    没有痛wor
    只是痒到... ...
    人家手痒
    我是脸痒==

    禾火日月 於 2009/11/30 03: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