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17 Thu 2013 02:04
  • 有感

IMG_20130112_230143

有时候我们想念的人事物,是过去式的,而非进行式的。

所有东西的价值都是结束后才会显现的。毕业后,才发现中学包容了我的任性;卸任后,才惊觉我们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意志;离开后,才感觉所有人已经远去。

偶尔想念就好,反正也无法回去了。

上个星期同学开车到槟城,星期一晚上觉得,星期二早上过去。一群未满且半成熟的家伙就这样大胆。遇见了警察被开罚单、兜错路结果花了半小时转回去、与阿翔来一次真的“曾巧玉”、吃百多块的猪排喝很贵但没味道的可可。午餐晚餐星巴克车油都是算同学的。

一路上跟开车那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好像已经好久没有好好跟他聊天了。同学与同学之间本来就应该很单纯的,可是在这种时代太难了。对于他,我以往有许多意见,认为他是个读书的料,不应该放弃自己。到后来我觉得所有人都有自己注定的路,他证明了,也许还不够清楚,但我选择相信。

对了,我家人并不晓得我去槟城,呵呵。

原本这个时候应该是睡觉准备以免第二天工作不够精神,可惜我失业了两次。第一份工作是我一直很想尝试的泡泡茶,但因为薪水与工作不相符所以去训练后晚上回家就致电给老板辞职了。第二份工作是我很抗拒的短期销售员,薪水很高所以我也很期待这份工作,结果前几天已经准备好心情却收到电话说我未满十八不能去做,经理担心劳工部会突击检查。

满怀期待结果都频频碰钉子。

第一份工作是跟同学一起去做,遇上了很机芭的高材生。同学继续做几天,受尽委屈最后才清醒打去辞职。我也不晓得为什么我们会觉得对不起他们,明明这是一种选择及权利,可是我们还会内疚。小大人的打工记,第一次就腰斩,但也学到事事都要问清楚才去做,不要贸贸然去了才发现进入虎穴。

待下一份工作,应该是新年后了吧。

为了工作我打电话给确认自己考车的日期,然后原本以为工作所以就要求延后。老师说不能延后所以我说没关系,我直接去考就好了。结果第二天早上打来告诉我延后了,我问昨天不是说不延后也没关系吗我直接去考就是了,结果老师在那里破口大骂。我终于体会到老姨当初学车的压力了,原来遇上这样的老师真的会信心受挫,特别是他每次都在你开车时唧唧歪歪碎碎念。

反正就是下个星期三去考,考完成绩如何再打算好了。

这几天一直没办法睡好,半夜总会醒来数次。我迷糊中记得自己上厕所去另一间房间检查电话翻来覆去。每天总会有不同的人一大清早打来骚扰我,于是我还没睡足八个小时就得起身,而且之后完全无法再次入眠。我昨晚梦见末日延后。当以为已经安好无事时,天一下子黑下来,突然打雷而整个地方一片光亮。雷声狂啸,我捂着耳朵也无法躲开。然后就死了,不知道怎么死的,就只知道自己死了。

明天过去槟城,下个星期同学聚会。好像还有很多事情没做,但就是想不起来。健忘的程度似乎又变得更严重了,上次泡热饮到一半看见窗开着,于是就去关起来,然后就直接走出厨房,完全忘了自己还在泡热饮。日子很清闲,每天醒来玩电话开电脑看戏,累了就睡午觉,偶尔读读小说。只是荷包越发消瘦就是了。

现在的心情像滚开后冷却的开水,很淡。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鸟人
  • 路过。。。
  • 嗯我懂,对不起我知错了。

    禾火日月 於 2013/02/07 01:4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