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06 Sat 2011 20:11
  • 隐藏

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229141_222490084444771_153617234665390_983958_3762372_n.jpg

笑容只是保护色。

我很努力地说服自己没事的。也不是第一次了,该适应了。应该是,该学习适应了。人总不能一直停滞在过去。静止不动而最后没能划成一个圈。

你食指停留在双唇前,欲言又止的表情——我还是妥协了。

因为习惯,我总是自欺欺人。然而面对所有人却没能把自己好好隐藏起来。有些事情太轻易受伤,所以不应该曝光。但还是会这样蔓延至所有人鼻息之间。因为那是轻而易举跨过的门栏。

*

我总是忘了自己如何受伤。某天某夜惊醒,柔光把一道道疤痕照得有点疼。

还是会痛的。

==============

我还是希望可以如此消失在众人眼眸中。

最近有太多太多事情。我常想要第一时刻站出来反驳,但冷静后才发现太多的解释也是徒然。我说了你依然不会接受,那雪球只会越滚越大,直到把我活生生压死。我只是压抑,别等我有天到达极点后,把你活生生的掐死。我是认真的。我可以如此忍受你在我背后如何诬蔑我,不代表我是错的。

我还真的第一次遇到这么幼稚的男生。

昨晚坐在电视前一个小时。我也忘了我多久没有看电视了。自从家里有电脑的存在以后,那架很大很笨重的电视机只能默默地陪伴婆婆度过无数个我们都不在家的早晨。我们好几个好久都没有坐在电视前一起看戏了。

昨晚吃宵夜时偶然看到某电台播着N年前的《瘦身男女》。忘了这是第几次看这部,但一个人看还是第一次。很多年前的记忆了。虽然剧情没有高潮迭起,这次重看还是觉得这部戏其实很感人。莫名其妙的感人。明明只是一团肉(严格来说是两团)在街上跑来跑去的无聊剧情。

或许真的就是像九把刀所说那般,有了配乐的故事总会特别感人。同样的情景如果没有背景音乐怎么感人都是骗人的。但很多人还是这样求婚成功了耶。whatever.

说到九把刀就想起昨天去采访许友彬时的情况。昨天他来了玻璃市一趟。原本他没打算来玻璃市,后来在玻中老师的邀请下他还是来了。所以顺便给老师一个关于如何写小说的讲座。怎么说,其实整个讲座都很无趣,呵呵。不过我还是撑过了那三个小时。采访他时他说他女儿也很喜欢九把刀,所以在阅读小说时不需要太过限制孩子。

这两天算很早就去睡觉了。

昨晚12点就去睡了。因为不想想太多。关电脑前还是看到了一些东西。如果可以选择,我想当个迟钝的人。最少面对任何事物,我都不会想太多而把自己逼入死胡同。结果整晚一点都睡不着。我在完全入睡前思绪是乱糟糟的。根本没有能力解开这道数学题。

结果我早上七点醒来了。在慌张中惊醒过来。我偶然看见窗已经很亮了,一个人就这样跳了起来,慌忙跑去拿桌上的手机。7点10分。三秒后,我想起今天是星期六。嗯,星期六。

潜意识内的压力有多少,我并不知道。

最近都觉得全世界隐瞒着我。所以我想要转换一个模式来面对这个世界。无论笑容的弧度再怎么大,我还是觉得那背后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所谓的不可告人,就是我告知了所有,却总是成为最愚蠢的那一位。天秤因为有与生俱来的自卑感,所以所有的门栏都很低。以至我们都这样被骗了又骗,还心甘情况。

这是才惊觉自己需要隐藏,会不会太迟了?

这个来临的假日想再到槟城去。找晋扬陪我,两个人去三支柱看海。或是一个人到书局耗上一整个午后。都可以。反正那里没有人认识我。那样的恐惧,总比面对所有熟悉的人但战战兢兢的感觉好得多。我只是不想再面对一切。纯粹是不想要面对事实。

现有的生活容不下我。我只想一直逃避到别处。

其实我一直都在,只是换了一个位置。

==============



以为这次我可以承受你离我而去。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珈乐
  • 天秤座太擅长欺骗,有时连自己都可以欺骗过去。不过天秤也容易找到平衡,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加油。=)
  • 有时候还真的希望可以这样欺骗自己一辈子,呵。

    是啊,只是我不知道还要花多少的时间呢。虽然总会找到的。

    谢谢。你也要加油 :)

    禾火日月 於 2011/08/09 01: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