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20 Tue 2015 00:20
  • 家書

IMG_2690

最後一次更新竟然是十個月前的事情了。

隨著中六最後一個學期結束後,我似乎渡過了很長的日子。間中有好幾次想要記錄生活上經歷的事情,像是畢業這件事情,或是工作那些過程,也可以純粹像是當初中學時夜晚睡不著而寫些無關痛癢的文章。但我終究沒有。我找了各種藉口和理由來合理化這行為。我很忙。我真的很忙。下次吧。或許等到哪天我真的想重新寫了吧。我開始放下一些執著,開始覺得部落格不再是永用了七年的蔓綠也無所謂。真的無所謂了。那已經是過去了。

今天就是那一天。

我來到香港兩個月了。兩個月前的我究竟在想些什麼呢。兩年前的我又想寫什麼呢。我重來沒有預料自己會漂流到這裡,而我現在就坐在這裡,想念隔岸的人們。截至為止的人生際遇都是始料不及的。在這裡遇到的新朋友,在這裡發生的事情,在這裡的感受。一切的一切都是全新的體驗。我卻沒有太大的喜悅及興奮。也就如此過了兩個月。生活越來越散亂,我甚至不曉得自己正往哪個方向走去。就連我想要好好告訴大家我的近況,也不知從何說起。偶爾我會問自己,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在你終於奪回選擇權時,你不該是選擇了能讓你最快樂的嗎。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有人會告訴你要走出舒適圈,有人會告訴你選擇自己的專長,有人會叫你自己做決定。二十歲開始,你就是你自己的責任。我在這裡過了我的二十歲生日。那天下課後我一個人去星巴克,然后買了咖啡及蛋糕坐在那裡一整個下午,什麼都沒做。什麼都不需要做,只需讓腦袋放空,這大概是來到大學後最奢侈的行為吧。我在人海中害怕獨處,卻又不得不面對自己需要長期獨處這件事情。太多說法,我開始不知道自己是誰,我在哪裡,我還能做什麼。而日子就這樣過了兩個星期。

我是新生裡少數的二十歲。大家幾乎都是十七十八,還有一些十九。我常常覺得格格不入,雖然我嘗試調適自己的心態。我什麼社團都沒混,幾乎把長時間花在唸書,成績卻也沒特別好。香港是個殘酷的社會,而考上這所大學的學生都是歷經龍爭虎鬥才搶到名額。我這個偶然拿到了全額獎學金的僥倖者,真的不知道自己該處於什麼位置。有時我很想放棄然後回去做些我認為我可以做得很好的東西。有時我又覺得既然我能來到這裡,肯定有一定的能力。這樣的煎熬不曉得還要多久才會結束。

有些夜晚我會開始懷疑自己。選擇、人生、未來。我會開始想如果我選擇留在馬來西亞念馬大法律系,我此刻會在做什麼呢,會比較快樂嗎。說真的,我在這裡很少感到快樂。最大的原因是我已經不曉得有什麼事情能讓我感到快樂。當然不止是我,身邊有些同學也有同樣的問題。有時我會很煩惱,什麼都不想做,可是卻又不能什麼都不做,很多事情排山倒海的湧過來。期中考結束後我更迷茫了。有一晚我拿了啤酒走到海邊看了一晚的海。烏漆麻黑,有點像我的未來。

前幾天的深夜我很想念K,傳了封訊息問他是否能陪我走一段路。我在我們第一次見面的交叉路口等他。我們走了很遠的路,上斜坡後又往下走。K說了很多話。他說,人生本來就是痛苦的,這是我們必須承認及接受的事實。我沒說太多話。我承認我是喜歡的K的。但我不曉得這種喜歡,是不是一種單身太久需要陪伴而產生的情愫。對K來說,或許我只是萍水相逢的普通朋友,或則是相互取暖後連名字都不曉得的陌生人。我覺得這樣挺好的。花一些時間折騰自己,少點時間思考別的事情。

我還以為自己不會哭的。至少相信自己撐過第一個學期應該就不會哭了。結果那天打回家,姑姑說:“別擔心生活費的事情,能答應讓你去肯定是有一定的準備啦,何況那房子租出去了也有一筆錢”。我掛電話後在房間哭了很久。我一直覺得自己很成熟很懂事,到最後這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愚蠢想法。我的任性讓許多真正關愛我的人為我受苦,而我在這裡過著可有可無的大學生活。我哭了很久。到現在想起來,我還是會想哭。這種感覺源自於自身的無能為力,卻又放不開自己對於慾望的執著。

應該還有些事情可以說的,但我有點累了,明天又要早起。

只是偶爾很想念你們,還有以前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禾火日月 的頭像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oublestory
  • Baymax : It is okay to cry. Crying is a natural response to pain. =)
  • Thank you :)

    禾火日月 於 2015/12/02 23:54 回覆

  • dsay@live.cn
  • 你是有魅力的人,我就说这么多。
  • 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謝謝你。

    禾火日月 於 2015/12/02 23: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