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kikake06_副本

「 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有一些截點。回憶到了那裡,就停住了。當然,我們總是在往前走,不得不走,帶著所有光榮和殘破和平淡和幸福往前走。但是你知道,你不是完整的。一部分的你被時光攔截下來,她和你揮手告別,永遠的留在那裡。剩下的部分,總是試圖回頭去尋找那些碎片。 」 ——柏邦妮

大家都想回去最美好的當初。

說真的,我不曉得這真的是大家的想法,或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過去其實應該沒那麼好,對不對,至少當時的我們從來都不那麼認為。只是偶爾一個人走得太久累了,才發現以前可以趴在桌子跟同學聊八卦是現在無法重來的一種快樂,一個星期可以見上幾次面也是快樂。

可是即便可以回到過去,我們已經不再是我們。

我能做的,就只是不停懷念。

*

1

差不多三個星期將近一個月前,剛好大家回來所以出來見面。

那晚兩次的驚喜,其實是真的很驚喜。我一直看不出端倪,然後也沒有看到有人捧著蛋糕進來。其實到了這個年齡其實對驚喜反而是害怕的,更希望是大家其實靜靜的吃個晚餐然後繼續聊八卦笑一整個晚上。然而我對你們的認真及付出是真心感謝的。除了謝謝還真的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不同的蛋糕兩次放在我面前時我其實是結巴得說不出話。說謝謝顯得突兀又矯情,沉默卻又表達不出情緒。或許這就是我害怕驚喜的原因。

我怕自己承受不起別人的對我的好。我怕自己無以回報。

2

健鳴回來的那個星期選了一天出來幫其他兩個男孩慶祝生日,也拍了我們四個第一張合照。貌似我們以前是在馬來文補習開始熟絡起來,因為那時四個常常一起在後面聊一些非常無聊的東西都不專心上課。健鳴一直建議要買芭比娃娃給他們,後來就弄到了這兩個娃娃給他們。毫無意外我們四個在一起除了吃就是吃。

後來有一天齊晟約了我給嘉俊慶祝生日,結果沒想到碰見了他親戚也剛好在他家。場面對我來說其實有點尷尬。那是我第二次確認自己對驚喜是害怕的。我害怕任何突發狀況,我那一晚其實故作鎮定,其實我很恐慌。再後來嘉俊約了我幫齊晟慶祝生日,然後我說不然就用會上次他的計劃吧十二點送蛋糕過去。結果反倒是我們驚喜了。於是那晚就是一場很心情很複雜很混亂的結束。自此後我確認不會再弄任何驚喜,我們就說明就好。

我生日當天其實也做什麼,吃剩下的蛋糕,看中國好聲音決賽,然後就睡了。謝謝每次會準時凌晨訊息來祝福的朋友,還有黃偉育先生送的巧克力,雖然你說是自己想吃的,但至少還真的很有心。回頭想想就覺得自己每次都對你們很不好,唉。

3

很久沒有把生活照放上來了。這是上次我們齊聚的時候,大概也有一兩個月了吧。

4

還少了健鳴,下次我們一起穿那個衣服吧哈哈。

這陣子大概就這些吧。

*

下個星期就考試了。

預考其實考得亂七八糟,這學期真的太頹廢太懶惰了。現在開始為時間不夠感到焦慮,可是真的沒心情讀書。覺得到時候進考場隨便考完就結束了。這種心態真的要不得。沒想到還沒結束我就先自我放棄了。

今天是最後一天去上課了,實際上也沒老師進班。一整天在班上晃來晃去。時間真的好快好快。第一天回到學校報到的情景似乎離我很遠,卻又感覺很近。似乎去年一開始所有東西都被加速並且畫面都已失焦,回想起來就只有模糊的記憶。也好,或許很快就會忘記這段時光。

下個星期三天考完四科後就空幾乎十一天,再來就是PA1。最後重考的的回教史落在二十六號。希望不需要重考第三學期的任何科目吧。盡力就是了。

很快就結束了。

*

幾年前給身邊的人寫過性格分析,前陣子不小心偶然看見,卻發現自己認不出當時寫的是誰。那些文中的每一個“你”,都很陌生。單從性格上揣摩,我竟然想不出那些人。或許是這幾年大家的性格變化極大,我能記得都只是當下的感受。

我是很確實的發現自己這一兩年內變了。尤其是這一年,太多事情對我的衝擊很大,我的人生價值觀及思維開始變得不一樣。怎麼不一樣,我卻說不上來。我開始跟許多人有理念上的分歧,不認同他們的想法。可我一直沒說。在一定的程度上,我跟所有人的心態是相斥的。

真不知道是好是,抑或是壞事。

*

這些日子我能做的就只是聽,有時甚至連安慰的話語都不知道怎麼說。那些話說出來我自己也覺得蒼白無力的。這些日子經歷了許多事情,發現由始至終都是自己的心魔在作祟。自己不走出來,誰也幫不了。誰都一樣。我開始明白為什麼有些人從來都不談自己多慘多糟,因為他知道說出來最終還得靠自己去解決。倒不如讓場合歡樂些,不談些太沉重的話題。這就是所謂長大後的沉默嗎。

我只是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的。

*

“我記得我說過我害怕有一天我們會走散。你回了我說活在當下珍惜當下。倘若這一刻正閱讀著這一段的你,對就是你,千萬不要難過不要心酸。我想我們都設想過這一天。”

越來越多人跟我談及“離開”這一回事。這些話題不斷重複在我心裡自我討論。好像不去設想會分離,我們就不會珍惜。我忘了自己何時變得這樣樂觀。然而離開不都是必然的嗎。

我一定會很難過,卻同時也很慶幸,至少我擁有過。

*

我沒想過,有些感情會在我心中一夜之間崩壞。就像拉得太緊的繩子,毫無預警的“咻”一聲就斷掉。可能因為一句話,一個動作,一個眼神,甚至是一次懷疑,就足以成為最後一根稻草。有些東西發生了就是發生了,你不能當作它從來沒有發生過。至少現在的我不能。

我真的不能若無其事的繼續,真的不能。

*

“把我們拉近的僅有的是我們以前的美好。”

*



:)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