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07 11.43.53

摄于前往槟城的路途中,也是一月的事情了。

其实现在已经是六月,并且快过了一个星期。可是我悄悄的(并没有好吗)把日期改成五月的最后一天,只是为了完成自己每个月一篇部落格的承诺。其实五月期间有好几次真的想要写部落格,可是夜深一直坐在书桌烦恼,考试后也不晓得在忙些什么,一拖就是到了六月。

第二学期正式结束。确实是莫名其妙的就结束了。各个科目其实并没有信心的作答。时间太短、考题太难、想法太多。考PA时最后一分钟发现自己写错了第二部分的题目,当下连心跳都停了,幸亏来得及修改,希望没有其他致命错误。有同学考完PA一出考场就当场落泪,哭到不能自己,因为回答错误。第二学期的科目大多都是非常极端,不是最好,就是需要重考。或许这就是大家都感觉不踏实的原因吧。

五月刚开始时的某一天跟一群中学同学一起吃晚餐。那天我和两只猪悄悄的在某间餐厅一起吃晚餐,为了不被别人发现还挑了最早的时间过去。我们告诉其他同学不需要等我们三个可以先自行开动,后来他们硬要等我们才愿意过去,没办法之下就只好硬着头皮过去吃烧鱼。某猪不晓得是四个胃还是不好意思,结果就再吞了另一餐晚餐,我和另一只猪坐在另一边坐着猛笑。就这样大家乱七八糟的聊着然后我也赶着回家。那也是近期内不太完整的同学小聚会,但毕业后,我们确实是再也没有齐聚过。原谅我没有一一列出大家的近况,因为不管外面促使大家变成怎么样的人,在我心中大家永远是那个样子。

后来考试也渐渐逼近,但间中依旧跟几个朋友出去聚聚聊天。没记错的话有一天我、齐晟还有伊婉过去了艺宁的家打麻将,原本应该是有荞杏和欣美,后来都临时有事就没过来了。后来我们还有出来见面吗。好像没了。太多次这样的小聚,让我忘了自己到底存活在哪一年。从中四开始,我们偶尔这样的见面,形式一样,但人数越来越少。场景几乎一样,常让我分不清是哪一次哪一年。我还在等我们齐聚那一天。嗯。

假期三个星期,第二个星期正式结束。也不知道是怎么样混过这个假期,说是要读第三学期的书及准备大学的资料,还有准备年底背包的事务,结果没有一样办得到。倒是跑去SUKMA当了几天的义工,当然是有津贴拿,并且还有帅哥美女看。那几天也是混混沌沌的过日子,去那里帮忙做些琐碎的事情,然后就是呆在非常冷的体育馆看武术比赛。说到选手我真的会非常的激动,因为他们大多真的很好看(也有长得普普通通的啦哈哈哈),并且武术打得很好,让我坚持站在那里的力量就是他们。汉川和我两人那几天互相扶持,其实非常感谢有他陪着我,不然我想我应该也是没过去了。

那几天也有过去佛学营一阵子,大多都是晚上。有一天我们俩提早从体育馆出来,然后我就开车去载几位小瓜(好啦其实都不算是小瓜了)过去佛学营看看,一呆就是呆到晚上了,然后又在雨夜以及冷气坏掉的车子里乱七八糟喊来喊去的回到了家。后来一次回去,是我开车载着汉川过去,并且被李抒琦放飞机那天。心情恶劣还要爬上佛学会的屋顶找煤气炉给他们,然后一路开车到那里,就在那里过夜了,也恰好SUKMA已经结束。隔天早上回家后,下午再搭嘉俊的顺风车过去看看。晚上吃火锅时认识了一些小工委,才发现有些事以前中四时带儿童营的营员,现在都已经当工委带着另一批的小朋友了。时间真的过得非常非常的快。

忽然想起大考前的某一个星期的某一天,我过去斯宜的家帮玻中辩队陪练决赛。那一天其实真的玩得非常开心。斯韵当时也有在,然后我们两人陪练到最后开始胡言乱语。也太久没有人陪我一起胡言乱语了,我那一天是真的很快乐。后来去港口的路上跟欣美提起这件事情,也想起距离最后一次如此歇斯底里的疯狂大笑,是去年十二月在playground和炜森他们一起聊天的时候了。我想至今,也只有炜森和斯宜才能让我完全的退后,确确实实的当一个旁观者,然后尽情的狂笑。也因为这样,我非常珍惜可以和这些senior一起胡闹的时光。

前阵子有一天突然发生了一些事情,然后不知为何的讯息告诉齐晟,结果隔天他打来,我们就聊了很久电话。他说我们很久没有这样聊天了,也确实我们真的没有好好聊天了。很久以前我们俩常在深夜互通电话,然后细谈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即便我们并没有离得很远。毕业后一场又一场颠簸路途,大家各自挣扎,也渐渐习惯如何一个人去承受那些痛楚。但那难能可贵的对话及关心,我还是很珍惜。

就好象有一次伊婉突然带电话给我叫我开门,我冲着出去时她骑着摩托在门外傻笑,然后手里提着SR的蛋糕。我当下真的是感动到不行。其实前一晚我才说想吃蛋糕,隔天她就突然送到来我家了。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动作,对我来说其实是非常珍贵的付出,甚至会常觉得受宠若惊,可能是觉得自己不值得别人对我那么好。那一次真的非常的感动又快乐。又突然想起,有一天我们过去找伊婉,当时他在工作。然后我们去吃晚餐。嗯对,好象是一两个星期前的事情。

今天跟黄伟育先生一起去购物,然后拿了很多东西丢进trolley,然后又慢慢一个个排回架子,两个傻佬。依然还是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从中学开始就这样,永远都是我在说他在听,虽然我不确定他有没有在听(也没在确定)。偶尔他会嗯啊哦象征式的敷衍我,有时候会看着别处发呆,我也无所谓,反正我只是要说。但其实他很多时候是欲言又止,或许是想不到正确的词汇来表达他的想法,或则是认为那些话语衔接不到我的对白。然而我们之间也不会尴尬。反正,他可以静静在旁边看我玩2048,然后喝掉我不要喝的100PLUS。

很多朋友已经毕业,然后就快上大学了。我一直在问什么时候才会轮到我。然后大家总是一片沉默。当然并不是迟与早的问题,而是我需要面对中六的同学多半年。最后一个学期了。嗯。希望一切顺利。第三学期拜托不要有任何科目需要重考。感觉自己变得没什志气,日子只要混得过去就行了。大概也是因为环境的缘故吧。

题目和内容其实没什么关联,但只是想说前路确实还很长,慢慢走完也无所谓。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