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6570_10151918774741714_827420904_n_副本

「你覺得你的人生有什麼讓你覺得值得走下去的原因嗎?」

「反正來了不妨走走看。 」

演唱會結束也快兩個星期了。當時翹了星期五的課,星期四就到檳城,那晚跟嘉俊及齊晟一起吃晚餐,然後過去齊晟同學的宿舍。原本並不太想過去,後來想想覺得總不能一直窩在自己的世界,或許嘗試認識新朋友也好。後來去到那裡也沒跟他們說上幾句話,呆沒多久就離開了。也對,我跟身邊的人也不太有共同的話題了,更何況是初次見面的陌生人。很多時候覺得自己里里外外完全是個外人,在這種場合裡顯得格格不入。即便那些是我多年的朋友,可畢竟他們的同學與我毫無關係。何必讓自己感到難受。我想我已經不曉得要如何去跟別人對話了。

隔天就出發到吉隆坡。星期六跟姐姐一起午餐,然後將近五點就過去體育館。到了那裡才發現實際上也沒什麼好幫忙,一個人站著發楞。總以為自己已經習慣獨自一人,卻還是覺得有好多人瞪著自己看。於是我躲到角落靜靜的看著手機。遇到了祥哥及峻佑,大家還是這樣。好不容易到了入場時間,就撕票進去廣場。貌似只有我是一個人來看演唱會,內心感覺很怪異。位置是第四排,坐在我旁邊的是入場前有聊到一兩句的打粉。

開場到結束其實我至今都不太有印象。

對於整場演唱會,我只記得蘇打綠六位成員都站的很近很近,整個感覺很不真實,像一個格外巨大的電影院。我一直都盯著家凱。我大概算是音痴吧,所以不會分辨樂器的聲音,我聽不到吉他的聲音時就一直看著扭來扭去的家凱,心想他到底是真的在彈吉他嗎。無論如何,他真的很帥。點歌環節青峰來到我前面,點到的是正前面的女生。沒有點到張懸的《關於我愛你》,也沒有唱《近未來》。青峰說了很多話,也逼家凱唱《藍眼睛》。然後就結束散場了。

其實一個人看演唱會也不是那麼快樂的事情。反正,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看完後覺得很失落。心裡並沒有感到很滿足。當初執意不要退錢而選擇從新購票,是認為並不是有多少次機會聽到蘇打綠的演唱會,也因為自己沒有去過演唱會,就貿貿然托朋友買下了這張VIP的票。很多人認為不值得。對我來說,每個人對於事物的評價不同,所以沒有人有資格說什麼舉動就值得,或是什麼決定就不值得。而一個人看演唱會,讓我徹底的從新認識自己。

實際上我對於很多事情已經無感。

我還是在聽每一個人的人生。聽他們發牢騷、聽他們考得怎麼樣、聽他們如何度過每一天。可我卻一直感到無能為力。我再也沒有辦法替你們的快樂感到快樂;或是替你們的難過感到難過。你們的人生屆時與我清清楚楚的劃分了出來——你的、我的。我們各自就此需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任,且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

而自此,我知道我的快樂,悲傷或憤怒,只有我能聽懂。

我了解別人對於我的遭遇或心情完全給不了什麼幫助,所以我甚至不奢求別人會想要聽我說話或是發牢騷。到現在,很多事情我可以自己慢慢用時間去消化,然後若無其事地繼續生活。我並不是不想說,但我不曉得該怎麼說。我很害怕這樣的自己,我以前最恐懼的樣子就這樣完全佔據了現在的我。就好像我以為我聽現場版的《我好想你》會哭出來,結果我沒有。我只是靜靜的聽,然後覺得這世界再也沒有任何事情與我有關係,甚至是我自己。

我一直逼自己去習慣這種一個人的生活。即便我已經經歷過千萬遍,我仍舊沒辦法適應。

還記得我跟D和W說過,我希望可以放下執念,對所有事情感到不痛不癢。如今我發現自己會這麼想是因為,抱著這種態度,你就不會被任何事情傷害。對於S,很多時候我想為她做些什麼,卻發現什麼也做不到。知道嗎,我不會當善良的人。因為我永遠記得“人善被人欺”這句話背後的意義。對於值得的人付出,即便赴湯蹈火都可以辦得到。然而對於世上只懂得沾人便宜且不知好歹的人,多一句對話都顯得多餘,因為他們不懂得珍惜。而生命最可貴的,就是自己。

我那天跟同座深夜聊天,讓我想起中學四、五年都是他在聽我說話,而我從來都沒有好好聽過他想告訴我什麼。離那段時間越遠,我們就愈發想念當時的自己。

可是我們,現在就只剩下我。

*

)

如今故事發展成就一個我 / 學會了生活能享受寂寞

劇烈的語言變成溫柔 / 又帶來了什麼

若是不曾走過 / 怎麼懂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