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其实都是很久前的事情了。

我发现如果我没把那一个月的事情记录下来,我很快就会忘记所有东西,特别是当下的感受。这篇的日期只是为了配合我的偏执。这部落格前阵子突然关闭了几天,那只是因为我觉得超过一个月没更新搁着很怪异,然后我就打开电脑转换设定。后来更新了上一篇,才重新开启。我还是会执着于一些事情,没有人能理解,包括我自己。

我记得有一天旭瑜和伟育回来学校拿文凭。

2_

然后我们一起去华文室找钟老师。

我们离中五貌似有点远了,我开始分不清当时华文课是谁坐在我的旁边。没错的话是谭洁乐和黄伟育,应该是这样的。旭瑜那天睡不醒,然后伟育把KFC的咖啡拿来学校,还是坐在我左边。忘了当时聊天的话题,但是十点多他们就要离开了。最后他们走的时候我没有回头看。那种感觉很奇怪。有种人事已非的错觉。

很久前健鸣和欣美也是回来拿文凭,他们离开时我也是说了掰掰就头也不回的走回课室。到了课室门口我没进班,我走到中一的课室那里,再转去初中的科学室。结果那天我一个人在那里游荡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我不知道该如何向你们形容那种感觉。有点像是大家都往前走好远好远了,我还在原地走不出来,一直都走不出来。

可是我还是好好的,我会很想念你们,不管是过去或是现在。

之后的有一天我假借买书名义去了槟城。

补习完去银行买MUET的pin(啊这又是另一个很罗嗦的故事),回家收拾好书包就等秉臻过来。兜错路然后终于接婷婷,然后又一路上叽里呱啦。回想这段记忆会混淆,因为去年去培训营时也是一路从玻璃市载到去槟城,不过这次我们只是去SP。载朝良后我们就到SP找欣美,然后换她带我们到槟城。去载靖虫,然后跟亦韵一起吃晚餐。

3.0

灯光很暗,拍出来大家都像鬼。

很久没有看见亦韵了。短短一聚也没聊到什么。希望她在槟城过得很好啦。然后我们就一路出发去槟城,四个人挤后面其实还很不错的,因为可以跟秉臻靠得很近然后摸他的腹肌。到那里时将近十点,到报馆看看他们筹备新春,然后晚上时跟联谊会说了一些东西。于是会议室如今成为我们最不想进去的地方。也无所谓了。晚上跑去欣美的宿舍睡觉,然后大家都很lam nua在那边拖拖拖。

隔天很迟才醒,靖雯和朝良醒来就读化学,唉我们要玩也不能放太松。去报馆时刚好他们也要外出,结果报馆剩下我们几个,后来美满他们几个过来,我们一大群人就在无人的礼堂大肆喧哗,哈哈。聊到很起劲,好久没那么愉快了。原本想要去 Ernest 的 exhibition 结果那天 close for private function。结果我真的真的很失望。然后哲慧放我飞机,失望加上失望。然后没看到想看的电影,更加失望。差不多要哭了。

3.5

然后我们不知道是去 1st Avenue 干嘛。然后茹薏渝恬我自拍。

最后还是去看电影了,然后本来决定那天回去,后来又推后去隔天清晨。齐晟本来要跟哥哥吃晚餐结果出了问题就跟我们一起看电影。看的是《爸妈不在家》。对于这部金马奖电影没有太大的感触,可能过去家里都没有女佣,所以没有太大的共鸣。反而是齐晟一直在那里说:“这部戏很不好看可是又很好看”。 It's okay 我们都能 get 到他。碰巧遇到美齐,他跟我们一起回去过夜。

结果说要早早回去回不成,渝恬和美齐还比我们早走。后来既然迟回了,就干脆顺道弯去看展览。

4

art is rubbish is art.

对于里面没有太大的观后感,但是相信我那个地段之后就会很贵很贵因为可以开很多很特别的店。然后我们就回家了。

5

转角遇到匪。

秉臻没有回家,所以我跟他回玻璃市,婷婷跟欣美,因为顺路。我们俩送朝良回去。还以为跟秉臻会没话题,结果他也很主动地跟我聊了一些有的没的,比如说他的弟弟其实很奇怪。回到玻璃市时也四点半了,然后我们去吃laksa,还遇到他的同学,他为了不要载那个怪怪的同学回去所以躲躲闪闪。秉臻其实很可爱啊,人又很好,为什么没人要呢(喂没礼貌)。

后来的后来有一天我们几个同学出来。

6

然后去林芷猪家吃东西前在海边拍照。想不到要说什么。

嗯大概就是这些吧。

*

一月其实很早就开课了,可是我一直都很迷茫,所以根本想不起到在学校干了什么。

*



趁时间没发觉让我带着你离开。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