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实心里还常有那一个画面,大家一起看电影,在活动中玩乐,在mamak聊天的那些画面。 」

大家何尝不是。

今年是第四年。联谊会召开第一次培训营工委会时议恰好在槟城,与渝恬佩仪齐晟过去看看。当时晓得他们人手不足的时候,原本想要去当个膳食生活什么的,后来被安排进辅导员团,因为更缺人。其实有些规则已经模糊,我也忘了是需要三年还是四年才可以当辅导员,但因为二十四届及二十三届都已经好多没回来,所以在情理上还说得过去吧。

我们之间有人说要回去,有人不能回去。我说我今年一定要回去,因为不能放下他们苦苦支撑。后来终究还是不够人,但那也不在我能力范围内的事情了。培训营前一两个星期看见辅导员的名单,大家都有点犹豫了。当然最后还是选择过去了。总是会有“营前忧郁症”在作祟,哈哈。

刚从马六甲回到家里休息了一天隔天就开车去槟城,不过是齐晟开车。因为车上还有位置所以我们三个顺道绕去载婷婷也在那里吃午餐。临时想起是哲慧的生日所以又跑去买蛋糕,也想说顺便庆祝朝娘的生日。一路上话题都很轻松大家也很歇意。才知道婷婷的妈妈不知道他是跟三个男生一起去槟城,也不知道他跟男生一起过夜,打电话来时我们还要静静不可以出声。到了桥上肌肉男开始尿急加上 Dato Keramat 那条路有点塞,膀胱貌似已经不能负荷太多水量了哈哈。

到韩小时恰好欣美的车尾随我们,过了几分钟秉臻他们也刚好到了。看见大家的那刹那真的很开心,有种千言万语卡在喉咙很不舒服的感觉(啊其实只是想不到更唯美的形容词了哈哈哈)。后来大家去报到交礼物就开始在韩小四处游荡。貌似今年的工委团在集训比较轻松,也或许是因为集训两天的关系,所以可以比较放松去处理所有事物。我们几人就一直在庶务室秘书处室外广场兜兜转转找些工委聊聊天熟悉环境。本来要帮忙处理报到结果被拖去处理节目的一些小事情。

拜拜时早入营的学记都已经到了,晚餐后就简短的会议,当时多数辅导员已经入营了。那晚就在辅导员室讨论开幕典礼的出场方式。那晚真的有点小失控,因为不晓得是谁提起“扶倒员”这个烂梗,然后我们大半个小时就一直在开这个玩笑。渝恬来了好不容易大家决定出出场方式。后来当时在庶务室不晓得跟智尊雯莹哲慧景惟他们干嘛。真的真的感谢当时在忙着弄开幕仪式草席的健鸣鸿驹朝良佳倚齐晟,结果建议的人没有在管这东西(斜眼)。那晚很早就睡了,嗯。

第一天都比较轻松。

早上大家都几乎八点才醒,也忘了是谁叫我醒。洗刷好就准备就绪欢迎仪式。这是我继二十五届后再一次参与欢迎仪式。二十六届当节目时很忙很忙根本无暇站在人群之间去拍手唱歌,二十七届我当时醒不来结果欢迎仪式开始时我就藏在厕所(天啊多么悲惨的经历)。一开始就跟其他辅导员玩到很疯,而且因为巴士一直迟迟不来我们都累到快垮掉了。总算是处理好报到之类的就破冰,随便混进去玩一阵子,后来就是分组交流。

入营前只是大略看过组员名单,并没有真正的去背他们的名字,我只能凭借印象记得二十七届的学记还有玻璃市二十八的学记。组名叫猫女侠,看到时忍不住暗骂,根本就是故意编排这一组给我。分组交流时尽快的做一个自我介绍,他们也有很多事情要做。总算是好不容易记得名字。他们的口号虽然有点牵强但是听起来挺风骚,大家说适合我,毕竟是我带的组。嗯,好吧。开幕仪式几乎每年都一样吧都是走秀但是财政出场太两眼了哈哈。然后辅导员出场不晓得干嘛营员爱乱喊是也尖叫不是也尖叫站着也尖叫蹲下来也尖叫。

午餐时先给他们一些入门的提醒,一些简单的自我介绍。还是选择下表明是一个人带队,所以我很多时候会不在。辅导员们讨论时就决定今年是选择放手让二十七届去带二十八届,虽然一年制从我这届开始,但在加入学记队那年的培训营还有二十四届在带我们。隔年当工委时发现一年制和两年制之间有严重落差,那时大家才真正意识到问题所在。后来这届已经走回两年制并且暂时上轨了,我们决定走回以往的风格,辅导员们也不会太辛苦。

介绍学记队时只有二十八届进去,嗯我们也没有进去。

1

刚好培根过来看看,所以我们赶快拍张照片。

之后干哥干姐的环节也与我们无关了。虽然还有育儒在但是去年另一个干妹已经收了槟岛的锦媛做干妹,所以我今年应该是有个干干干妹了(没想到我也有今天啊啊)。坦白说我对这种关系无感,毕竟过去两位干弟干妹没有很活跃,我也很少去关心他们。天啊我就是那种典型的孤独人,这关系对我来有点强迫并且我常觉得怪异,但在能力范围内我还是尽量对他们好(?)。总感觉能维持一个大家都回来的大家庭多难啊,想陈欣美那么用心经营的人总算是开花结果了。毕竟我也不太在乎,所以整个节目一直坐得远远的。可能以前干姐也是这样吧,所以后来我也这样了。我实在没办法当那种“因为以前我没有受过这种对待所以我希望我的付出能让你们过得比我好”的人。唔,感觉越描越黑了。但反正我一直相信干哥干姐的存在一定有它的价值的。

学海编辑室时有些人累得不行就跑去睡了。然后我婷婷欣美靖雯渝恬就进去听听看,哦也是两年没听了。渝恬发问了关于全国最佳专题的问题得到了平旦的漫画一本,算是意外的收获吧哈哈。之后下部分我们就没听了,因为看到祥哥已经过来了,先行告退。在食堂跟祥哥哈拉聊天自拍(?),七十后与九十后的邂逅。好久好久没有看到祥哥结果都是在聊些有的没的。结果他还是认不得婷婷欣美。唉,原谅他吧。

2

趁学海编辑室还没有离开赶紧拍一张照片。

已经好多年都想跟他们拍照从25届培训营到16届全国营到26届培训营到17届全国营到27届培训营又到了18届全国营,终于这次由婷婷开口结果我们顺利跟他们拍照。超爱装矜持诶我们哈哈哈明明就是个小粉丝可是还是硬硬要装清高天啊我觉得自己很贱。跟安格蛋聊了几句,不晓得他还记不记得我但是跟他聊天就已经很开心了诶(撒花)。小叶剪了头发我们几乎都认不出他来还在想编辑室几时多了另一个成员。雪隆与我们区终于没有撞营所以国刚也过来了。一直都不刚跟翎龙及宝莉说话反正就是觉得他们跟黎紫书那类的作家总有种气质但是就是总是开不了口,大概觉得自己很卑微吧。哦无论如何总算是合照了好开心。

媒体素养讲座进去听了一阵子,然后到了假新闻那段竟然被拿来当例子。后来晚餐后好像厮混了一段时间因为都不需要在带他们,后来天才表演的后半段进去看他们的进展,其实什么都帮不上毕竟不该插手太多,起初很担心他们但是后来就觉得也是他们应该为自己的决定行为负责任的时候了。后来突然暗去紧接着是夜间。唔,开始跟着他们跑跑走走的时候了。看着他们被吓莫名的快乐。女厕那站还以为厕所里面有人(鬼?)在埋伏,结果没有,组员全部进去后看见两只妖怪经过直接叫他们进去厕所。wow里面的尖叫声很刺激诶。后来来不及把女神(是吗?还是公主忘了)解决出来,被别组抢去了。

心得报告时交代他们写一些比较心灵感受的东西。过去当主席时看活动心得也是看得几乎快哭了,特别是某个人写妈妈煮的意大利面很好吃他家的狗拉肚子等等让我哭笑不得。嗯二十六届三月活动的心得还在家里,貌似是最后没人拿回,我就拿回家了。后来常常翻看就觉得好遥远,那已经是快两年的事情了诶。嗯话说回来他们的心得我都没太大意见。大概只是觉得不够仔细,不过一整天下来都累也没办法了吧。

晚上很迟很迟才睡,那时有好几样东西在处理。好像是辅导员们一起帮忙解决团康位置不够的问题,然后帮忙搬动桌子长凳等等。然后还有一些节目啊一些技术上的问题。不过大致上也忘了那晚的会议说了什么,反正到了晚上记忆就会混淆啊。三点半的时候永杰过来告诉我有人去冲凉,起初以为是工委刚处理完手头上的东西就去洗刷,后来发现是营员。碍于身份,所以那晚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只是向大家报告。啊那晚我大概是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就是了,老人家不能太迟睡。

第二天也是轻松的一天。

好像是被早操闹醒的,那天早上听到团康的声音还以为是齐晟的声音哈哈。一整个早上我好像都是迷迷糊糊诶,我到底整个早上做了什么事情我自己也忘了。早餐好像也没有跟他们一起吃,诶好像有,又好像没有。后来两个讲座我们也没有进去,印象中因为太累所以躲进庶务室躺了半个小时然后又是被团康闹醒?还是那是下午的事情,哦我自己也不太晓得了。反正就我一个人当时在庶务室睡着了,然后被人家偷拍。啊我记起了,那应该是下午的事情了。所以早上在干嘛我自己也不知道。

广播DJ时临时加进去帮忙call in环节,天啊整个太爆笑了。我从节目还没有开始就一直笑到节目结束,结果三个小时后我已经累到不行了。真的。当时的氛围真的是一点即爆,我们全部一直在里面狂笑。从第一个笑到第十个,每一个进去处理事务的工委也笑到不行。啊我们太有才了哈哈哈。基本上call in的题目是景惟想的,整个超疯狂,但是内容和对话完全是即时反应,所以我们也不能铺陈太多内容,反正就很失控了整个场面哈哈哈。大家都快乐啦。好喜欢这个节目。

后来晚上忘了干嘛,结果来不及吃晚餐大家都赶着去看天才表演时只有几个辅导员默默在我旁边陪我。后来TPZ来了又走。欣美和靖雯为了自己的组员也狠心的丢下我。唔貌似只剩下佳倚是好人陪着我到最后。后来赶紧去看他们的表演。天才表演也是一个相继25届后再也没有看过的节目,因为时间很短又很赶除非碰上很强的队伍不然很难有非常非常非常精彩的演出,不过大致上那晚的表演都属中上啊,所有营员看起来就特别用心。嗯我的组后来得到了最佳表演,啊其实我也很意外,毕竟我也评价不出哪组最好(个人非常讨厌选出最好最佳这类的东西呃)。后来还跟他们开玩笑建议明年可以叫所有历届影帝影后来颁影帝影后奖像金马奖那样坐整排哈哈哈。

侦探的时候还是带着他们跑,不过鞋子被许圣维穿掉了结果我一直赤脚走路。我一直找不到啊啊我还跟茹薏两个人开手电筒在黑漆漆的广场外找到半命。后来半途遇到他才发现被穿掉了天啊。结果就算了。侦探是噩梦想起二十六届时24小时内自己一个人扛其侦探整个节目然后弄完整份报告外加道具简直快疯了。可是今年貌似走保险路线嗯。后来湘怡跟我一起走然后就我们三个加上圣维就一起跟我的组一起游荡。那晚真的好开心看到好多学海之友回来韵宁艳铌等人聊了一阵子觉得好开心还记得我哈哈。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情啊还是算了反正一年没见上几次面啊不过还是忍不住要骂那个死八婆然后那晚就unfriend掉他了(幼稚哈哈哈)。

那晚的辅导员会议很长很长讨论了很多东西。两天下来我一直感觉很不对劲因为察觉到营员好像无时无刻都知道时间。哦千万不要挑战我的直觉,当晚就随口问问大家有没有感觉到异样,后来大家都异口同声的觉得有什么不妥的事情。事情慢慢浮现。那两天的整体纪律其实都让我们很头痛。动作缓慢、鞋子乱丢、没有称呼等等都让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去想办法。大概每年都会遇到的状况吧。只是关于时间这点我们后来很详细的讨论一番,是我们建议要去突击检查的,我就直接把这些事情带到营委会议。我们那时一脸严肃进去大概吓到很多工委吧啊但是其实我们真的很担心这问题。后来的决定已经不在我们范围内的事情了,所有事情反应上去,决定与决策是培训营高层的权利。后来那晚去洗刷时看见他们彻夜不眠的在讨论这些问题。

第三天是很累很累很累的一天。

后来才晓得他们那晚只睡半个小时,我们好歹也睡了两个小时左右。天啊真的是太辛苦他们了。很早很早我们就被叫醒,然后处理一切妥当时间到就去把营员叫醒。一些营员还以为是突发事件可是看到我们大家全部站着一言不发也发现事情有点不对了,哈。听说后来搜出了12只手表,2部手机。我听到时下巴差点跌下来了。真的。我第一次听到这样荒唐的事情,原本只是预测是一两只手表,没想到电话也有两部。

今年一些营员的态度其实真的嚣张。对不起了,用上这个词,毕竟我想不到更恰当的词来取代。天还没亮,我们赶过去草场时已经开始体罚了。我看见所有工委很认真的接受惩罚,认认真真的半蹲,手伸出来握着名卡。反之营员,漫不经心,有些连样子也懒惰做,干脆站着,甚至还可以晃动双臂。我那时在想到底是怎么了。想起了二十六届体罚时,每伏地挺身一次我就快哭了,当时还有几个工委还没被体罚就已经失望到哭了。啊结果这次除了让我内心心灰以外我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后来齐晟大喝了一句,忽然想起了八月活动这群二十七届的学记也曾被我们狠狠的训话。

但后来的改进还是看见了。至少让我们感到很欣慰,大体上大家还是不错的。也有听到反映说明明不是自己犯错,却要一起受罚。我从来都觉得体罚是最公平的惩罚,那天不论营员辅导员或是工委全部都被体罚了。没有交出违禁品的营员有错,因为一早就声明不可以窝藏这些物品(而我也几番警告自己的组员了)。知情的营员也有错,因为知情不报。辅导员也有错,因为没有在一早跟所有组员说明好,也没有认真去观察他们。工委也有错,没有在第一天严厉警告,还有搜查行李(25届以前报到时都会有工委搜查行李,后来26届开始就没有了)。只是希望再也不会有体罚了。总是质问自己和大家,难道一定每年都要来个体罚大家才能醒觉吗。总不能有些自觉,不该带的东西就不带,不该收的东西就不收。一年365天,这4天不晓得时间不看手机不回复简讯会死吗,其余361都在做的事情,怎么就不能为学记割舍。很多工委在营地也是不晓得时间啊,除了要知道节目进行以外我们都鲜少看时间。希望这次他们会学乖了。

嗯后来早餐吃了一点面包就出发了。一直提醒大家要塞衣服。啊外出活动竟然不是去古迹区我也是当时前几个小时才知道。不过再去古迹区的话可能二十七届会累死因为都已经去过好几次了还要去肯定会呕(啊想起了我们六个当时去全国营探班游走古迹区下雨的浪漫事迹啊啊好怀念)。嗯青年公园感觉很好啊啊我去槟城那么多次甚至还在那里住上两个月也没去过天啊我跟婷婷两个就很乡芭佬的在那边“哇~这边很美~哇~那边很大~哇~人很多”。去到时跟一群安蒂安格跳aerobic然后我们几个辅导员很像老人酱在后面跟着动哈哈哈哈超级三八。

后来跑站超累超累我的体力已经透支了无法想象以前活力充沛的自己啊啊(靡音:回不去了)。幸亏有茹薏陪着我上上下下走这里走那里。感谢你一直相伴左右。结果我们在跑站半途不小心丢失了我们的组员,都是因为那个安哥啦,莫名的骂我的组员,然后又莫名的骂工委,结果我没看到一个组我就要去跟他们说这件事情。结果跟渝恬聊到组员已经跑掉也不知道。后来我们两个像疯子一样跑遍整个青年公园上山下水(?)结果还是没有遇到他们,后来转了一大圈就遇到他们了,天啊我整个感动。总觉得自己很差劲啊,我大概是所有辅导员里面带队带到整个组不见掉的哈哈。

后来好不容易结束过后再大草场集合然后不知道在干嘛,那时候hundred plus也送到了。嗯那天辅导员团就买了100号给自己的组员,谢谢帮忙买的学海之友啦。那时欣美好像跟我说过我们这届辅导员太年轻,不能像去年(还是前年)那样说要出车就出车要出钱就出钱,不过两只水还是买得起啦。可怜他们也累了。剩下了四瓶就给工委团了。哦那时候有人说我身高150,结果这个就一直名字就一直笼罩着我挥之不去,天啊我要疯了我要疯了。我明明已经接近165了。都是体重超过80的陈猪美啦。回去要搭巴士时被猴子吓到天我整个狼狈的跑。恐怖死了。

午餐后报纸制作。那段时间本来要休息,后来就去给组员一个个写留言板。啊我留言板都会写很长,所以很累因为伏在墙上。那天基本上没有帮他们审稿,好像除了兆均和婷婷两人帮忙看以为我们其他辅导员都放任他们了诶哈哈。我觉得自己的写作能力已经严重了,但要看看还是行,但是还是觉得把留言板先写完比较好,哦后来还真的写完了嗯。后来荞杏和艺宁就来了,我们开心到........

过后就水战。一开始我很不在状况,什么挡箭牌什么海盗我都不晓得,就跑第一站就先遇到齐晟的组了。起初大家都很斯文啊,认真的玩游戏,那肌肉男竟然叫他的组员去推我的组员,结果我也不甘示弱叫他们退回去结果两组在那边打来打去我们好欢乐哈哈哈。玩到很疯诶还丢掉人家的杯子啦之类的。后来我们去第二站的时候得知可以抢别组的挡箭牌,然后我到第三站的时候又得知朝娘抢掉了靖雯佳倚组的挡箭牌。为了猫女侠的生死,我不顾一切也不顾自己穿着白色裤子不顾形象的跑去抢另一站别组的挡箭牌,看到思妍在那里收在肚子我就直接去抢而且抢了很多很多次才抢出来。天啊他收在腹部我也不管男女授受不亲什么了就直接强硬拉出来啊啊后来抢到了。结果他们三组竟然联合起来抢回来而且我还被摔在地上。我恨死你们。

后来看到婷婷大摇大摆的拿着也跑去抢,结果二分为一。秉臻那组的好像也被抢了二分为一。辅导员们就这样打来打去抢来抢去像野兽那样抢到在地上滚,那些营员有的目瞪口呆,有的舍身跑来救辅导员,特别是靖雯组的很恶心,全身湿湿然后还前后压着你天啊我立刻跑掉。反正到后来我们组是赢了很多站,但是还是没有挡箭牌。贱人联盟健鸣欣美佳倚靖雯个别有一个,而贱人鸿驹那组一开始就有两个,被抢掉还有一个。这些贱人们,实在不像我们这些人光明磊落(屁)。

晚餐后分享会。没进去因为嘉洁已经过来了,就跟嘉洁混在庶务室顺便报到。我靖雯艺宁荞杏还有嘉洁几个像auntie那样在那里聊。后来去辅导员室准备不久很多学海之友啊之类的大家就回来了。我们就赶紧召集所有25届的来拍张大合照。啊一年比一年少人了。今年还少了伊婉郑翊亦韵他们。好可惜。

3

于是二十五届相聚欢。

圣诞晚会时很三八。就,很三八。然后传礼物时一直希望不要拿到烂礼物。后来拿到了一支笔,刻上XJ13179。意义很大,可是实际用途应该不大,毕竟我还是习惯特定品牌的笔,大概会被我收起来很久很久吧。送出去的是二十五届当上影帝时得到的杯子,还有那时交换礼物得到的风铃,也不晓得是谁送的,因为好多人送一样的东西。有些人很贱啦,就想要的礼物到手了就直接收起来。不过我也无所谓了。

那晚其实也算尴尬,毕竟乐轩他们回来了,原本他们约我去吃甜点,但觉得有责任在身还是推掉了。后来乐轩要走的时候哭得好惨,不晓得为什么,可能又发烧的关系吧。整个人哭到乱七八糟,那时候我在齐晟的桌子帮他的组员写小册子(结果我是帮人家的组员写不是自己的组员)。那晚的心得时候给组员说了很长的话,其实并不想骂他们,但有必要让他们知道早上发生的事情其实是很事态严重。无论如何,我选择相信他们并不是有心的。后来那晚好像有其他组的营员被吓到,噗。其实我也不是经常那么严肃啊我是人很好的啊(斜眼)。

那晚真的很晕。就没有洗澡刷牙就睡了。累。

第四天,就要结束了。

早上貌似是佳倚叫我们醒冲凉好后赶着去见一见我的组员然后没有吃早餐就跑去被绑。然后团结之战到底什么事情我们都不知道。就被绑然后解救然后喊一大堆口号原本海盗是稳晟结果变成TPZ哈哈。稿件检讨跟闭幕都没有上去,那时在讨论最佳组别。都说了很讨厌这种最佳最好最棒的所以我都只是说出一些比较片面的话,大致上我觉得十组都表现不错,都属于中上,也没有特别突出的组别,就是那种一看就让人觉得可以当选的组别,所以头痛了很久。所有辅导员都认为自己的组都不错,却又不是最佳,可惜又不能取消这个奖项诶(啊就当选不出的时候就会悬空不是吗)。后来总算是决定出来了。

风云大会也没进。我们也不太想要理会这些事情了,毕竟每一年都有新生代,应该放手让他们去学会处理,总不该太过执着。于是我们一行人在外面叙旧(?)写小册子聊聊天,还顺便帮忙膳食扛食物还有装食物,难得我们有机会当膳食诶。就我们不适合膳食因为会偷吃那些食物,琪洁还在当膳食组组长的时候应该会一直骂我们吧哈哈哈。拍照啊什么的后来他们也出来了。拍卖会很感动大家齐心协力而且所有拍卖到的东西都平均分给每一组,这个真真真真真的打动了我。唔,虽然还是会有小团团,但大家如此团结总算也是工委功德圆满(?)了。

午餐时很赶结果来不及吃完又要去收拾行李整个人处于混乱我齐晟健鸣直接在辅导员室关起门换裤。大扫除真的真的让人很火大每次都会看到一群人在那边闲聊啊之类的结果整个清洁工作没有做得完善最后又是留下来的人帮忙善后。天啊就不能自觉的帮忙吗一大堆垃圾分布在学校结果大家离开后我们几乎快晕了。不管是工委营员帮忙结束后就帮忙收拾垃圾袋啊整理啊至少把东西排好来。整个场面混乱也没有人出来制止。唉希望下次不会了,可怜的都是那些槟岛学记每年都在善后很辛苦。

叙别会大家都进去了。结果影片播放歌曲前奏响起我真的没办法控制就流泪了。虽然坐在我前面的是二十七届二十八届,但我看着那些照片脑海里浮现的尽是二十六届的那些小学记。眼泪真的没有办法停下来,就一直掉一直掉。我对二十六届的感情很复杂,从我当上节目策划到当上主席,一整年陪着他们走过他们短短一年的学记生涯,从讨厌他们到对他们感到愧疚。我是这样跟战友们陪他们走过那年的,却没有陪他们走完一整段路。那是遗憾还是亏欠,我也分不清楚了。但今年回去看到他们好多还留在那里,坚守着自己的岗位,我真的很感动。每一个,不管是谁,不管是什么职位,他们都还在。也想起我们一群人,在大考与联谊会之间挣扎的痛苦,与家人的争执,与自己内心搏斗。到底还是走过来了。真的走过来了。

陞哥叫大家去拥抱辅导员时超想离开,很怕被他们看到我这副样子。那一句话一出天啊我们几个真的不断流泪。我想如果叙别会再久一些可能我们就会哭到不能自己了。想起自己两年前当节目时哭到那个惨样,结果四个抱着一起流泪。结果感情还没酝酿结束他们就赶着离开了。

后来总算是结束了。我们一群人一起晚餐后,就回玻璃市了。原本很早前就想写了。但一直拖,找不到应该有的情绪。

4

恭喜第二十八届槟吉玻北霹雳学记队成立。

*

5

很爱玩的辅导员。

要说的都已经在你们的小册子写完了。好想要写很长很长给你们,但又怕到了一种我们熟悉到写不出什么东西的程度。好像已经不太擅长这类东西了呢。

哦陈欣美翘课跑来培训营真的要谢谢他毕竟她skip掉了三天的课。她是一个很用心的辅导员,这是真的。很多空余的时间她都拿来写信给自己的组员,里面都是很激励并且对未来在学记生涯很重要的话。我想那些组员是很幸运的,因为有一个很关心他们的辅导员。她一项来都是做事细心且观察得很细微的人。

后来是许渝恬。这个也是跟上面那个一样翘课而且两个都要考试了诶。本来还以为她不能回来,后来说服到她回来真的很开心。好像我在学记队的记忆除了一群同届的以外,也是有这个女人的身影在。她一直以来都是我佩服的学姐,后来不小心混成了好朋友。其实当时她还在处理另一个戏剧比赛的票务,常常不在营地,结果累得半死。佩服。也谢谢回来跟我们玩。

庄齐晟是我加入学记前就很要好的朋友。我们每一次活动结束都很烦恼要写什么给对方,当然他也会一直说每次都要想到头破写留言板给你。我也很困扰,因为我已经不知道要写什么给他。我们已经到了比较像老夫老妻(?)的程度。很谢谢他开车载我们来回,累到像猪。齐晟带的队貌似也很喜欢他。反正,他也是苦口婆心type的人,只是比较不会表达。

张健鸣主动说要回来有吓到我。毕竟以前求他去活动帮忙求到靠北靠母他都不能,这次碰到假期他就很爽快地答应还说今年要进膳食组,结果不小心变成辅导员。他跟欣美算是互补的两个人吧,反正他们带的队我觉得很幸福,因为健鸣也是很关心别人的,就,他是那种好男朋友类型(重点误)。哦其实他很好玩啦,他是好男人。

接下来的苏静雯是后来才知道她答应当辅导员的。而且我们一直考试后没有什么联络结果就突然见面了。还是很愉快。她跟帅哥带同一队明明就很开心,虽然第一天还要装矜持酱好像很害羞,可是接下来那几天都看到他们两个出双入对。还有今年她也很难得的爱干净定时冲凉而且还很好心的跟欣美一起帮膳食(弥补遗憾啦哈哈)。

我是很久没有见到吴奕航了。因为知道他会来,所以也没问什么。可是我们对他每次常常不小心忘了他,但是他还是会出现而且怨言一句都没有。他是当年跟我一起没有缺席过任何活动及会议的其中一个。他是默默付出类型的吧,默默到偶尔我也忘了去注意他。不过他带的队很特出啊,证明他不错嘛。

何秉臻是丑八怪丑八怪丑八怪丑八怪丑八怪,很黑很黑很黑。他是一个贱人,竟然在我的小册子诅咒我变丑还比他黑之类的。我再也没有见过这样贱的男人。不过他其实也是烂好人,不管要做什么他都ok ok没有说过什么不ok。好像以前大家叫他做音响他就一直做做做就变成辅导员。他人很好,可是很黑。

许朝良真的很肥很烦诶。每次说要减肥结果在培训营吃那么多是怎样。他真的很没有毅力啦。但是在培训营带队他真的很有心,比我还用心。反正他就会很照顾自己的组员然后每次聊天都会讲自己组员怎么样怎么样(我会翻白眼)。希望他减肥成功。以前没有混那么熟,结果他自己跟我们装熟(翻三百次白眼)。没有啦,我们很熟。

刘婷婷又回来当辅导员了。去年当了一次,结果今年又当。不知道有没有人被她带两次,应该很可怜吧。这个受尽妈妈保护但还是很叛逆的死女孩啊...结果是让你一个人带队,虽然后来有兆均的加入。她是辅导员团里最厉害吃蛇的一个啦,可是她是经验丰富所以我们不能说什么,睡觉第一名吃饭第一名,可是有经验,我们就给她吃多一点。

哦蔡佳倚是很久没见到他了,大概有两年了吧。培训营见面说过一两句话,后来新春嘉年华他有过来帮忙也拍过照片,但那也是中四的事情了。看到名单上有他我们也吓到,毕竟好久没聊天也不晓得要说什么。没想到后来还是熟络起来。他很爱静静听大家说话诶。希望他可以当上无良医生啦。PS他是学记队第二个钟灵最杰出毕业生太强了。

八月活动就没有看到许兆均了吧。其实我已经没有在想以前的事情了,我们就忘了吧。第一次跟伟明那么亲近,从以前对他又敬又怕又佩服,因为他很有经验可是脸很像黑道老大。里恩是同届的学记常出现又消失又出现关系维持得还不错。鸿驹也有一段时间没看到了印象深刻的是他是尤部落的组长结果变化好大。禄涌和嘉杰,前者是很常回来的学海之友,后者是玻璃市很久很久前的一个学海之友。还有迎嫣初次见面。

没有少掉任何人吧?

当然还有一直陪着我还买M&M给我的奥特曼姐姐。哦她的头发好可爱一直关着哈哈。谢谢她一直陪我带队我没那么寂寞还有人跟我一起聊天什么的。结果她最后很不auntie很果断的帮我们决定了要在哪里吃晚餐。祝她毕业后一切顺利,秘书工作越来越上手哈哈。

荞杏和艺宁有回来探班诶。荞杏就一直在那边帮上帮下也陪我们一起玩,其实最主要还是我们几个一起虚度光阴哈哈。还有写我的封面写到没有位置诶你也很强。艺宁也是回来就看东看西圣诞夜陪我们一起度过。谢谢他们两个过来找我们,感觉才没那么人丁单薄。就算只来两天看到的东西也很多啊啊实在是实力派的姐姐们。

还有二十六届的学记们。谢谢你们。是指每一个你们。还有联谊会,辛苦你们了。(哲慧卸任后给我们的那一个拥抱真的很强烈,我们也感受过那种喜悦)

6

我找不到我跟你们的合照。好可惜。

恭喜你们获得最佳组别,但不是我的功劳,完全是你们自己的合作精神。或许很多人会疑惑,你们之间没有谁比谁突出,却当选最佳组别。其实带你们这对我一开始真的很不放心,因为我知道你们很多都是属于慢热甚至比较含蓄的学记,后来让我发现其实我自己错了。这四天下来你们并没有分出谁是组长谁是组员,偶尔模拟采访这个人是组长,下次天才表演就是另一个人在带队,而侦探又是另一个人在引领你们。这种二十七届互相带二十八届的情况其实让我很放心。

很多时候你们就会静静坐在自己的桌子处理那些东西,或是讨论还没有结束的东西,你们不需要一个人站出来做出指令,你们就很自然的能协调出一个解决方案。这就是我喜欢你们的地方。而这一点,其实好多人都看到,特别是其他组的辅导员。好多组都需要一两个人发出号令来凝聚组员,但你们是自动自发的去解决所有问题。也有别营员告诉我,他们很喜欢你们这种精神。感谢你们自己,因为可以放下姿态去学习。

杭洁要对自己有信心,不要总是放空然后看着前方喃喃自语。我觉得不管是什么职位什么位置,都是一种学习。不要总是觉得自己带队带得很差,其实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在整个状况来看,你们大家是在互相学习。除了多写稿,或许可以学学领导等其他软技能。我想你对于被我带到,应该感到很惊讶吧。

慧珈其实很能带动整组,但总是对自己不太有信心,被反驳就不能站稳立场。喜欢你的大胆说话的勇气,但偶尔要学会说话的技巧。慢慢来,有一天会成为一个很好的工委。谢谢那几天借我你的餐盒,否则的话,我可能都没有饭吃了。对你有印象,是去年二十七届培训营在破冰游戏跟你说过话。

汪礼嵩很爱玩,但是竟然也给我看到他认真的一面,水战的时候貌似都是他在带队,让我觉得很不错。而且指令也给得很清晰。多磨练他日可以带动场合。只是除了出席活动,也要多写稿。不要罔顾学记队本来的宗旨。哦你有六块腹肌诶(兴奋lol)你演青蛙真的很认真,很喜欢。

轩豪貌似是红人诶。当然,整组里对生活营最有经验的是你,但有时候必须认清培训营与其他生活营的差异。但你很多时候提出的建议是非常有建设性的,即便不稳固,但还是属于可以被接纳的建议,多多学习,以后也可以成为一个很棒的工委。还有你的演技很自然,不浮夸,渝恬和我都很喜欢,是实至名归。

咏彬下次要多多发言,很多时候你看起来都很沉默,也很忧郁。但是看得出你很用心的在带二十八届的学记。下次要多发表自己的感想和感受,让大家知道你在想什么。相信你可以做大,跨过这个障碍就行了。

二十八届的佳仪欣颖珈颖舒雯靖宁伟博,那几天都很少跟你们说话,所以对你们聊不深,毕竟你们也很少说话。但看得出你们几个真的有用心在学习。虽然不晓得你们谁会半途离开,谁会坚持到最后,但希望你们依旧能常出席活动、多写稿。想要跟你们说的话都在培训营说了,还是那句话,你的行为举止决定你成为怎么样的学记,那是自己的选择。加油。学记生涯还很长呢。

哦郑颖说我写他的留言板很少所以就特别这里写给你吧。其实想跟你说心理和行动要一致,你常常会词不达意,虽然我明白你,但不代表每个人都明白你。下次要决定好自己要如何跟大家说你的感受。你还是很hiao,一直跑来跑去,不晓得你带队带得怎么样,不过听说还是不错。下次分清楚认真和玩乐,你一定能做得更好。我很期待你有更突出的表现,不管是写稿或是活动。嘿不小心上任委员了吧。加油。写这么长应该够了吧。虽然你不想进我的组,但是迦循有说他如果被选进我的组他会很开心,看吧,还是有人喜欢我的。还有,你为什么去聚会的照片看起来那么女人那么漂亮,天啊你的腿很细诶可是你整体看起来很肥啊(喂没礼貌)。好啦,郑颖是一个漂亮的孩子。

想跟所有二十七届的说,记得那天八月活动我对你们说的话。团结在培训营和学记队真的很重要。希望你们未来能互相扶持,并且带好二十八届的小学记们。加油。

题外,我的组员没有给我写小册子我伤心到现在。

*

有些事还是忘不了。

培训营前一个月突然想起昆虫。突然发现原来我们已经将近一年没见面,也相信未来再也没有机会见面。对于她其实我内心永远都是亏欠和愧疚。或许是自己太过高估自己能力,也永远不成熟,说过要保护他们这种话,却没有能力办到。当时听到她被推上去的时候,我一言不发,也没有出面阻止,都只是因为自己太自私。我想这件事情会一直困扰着我很久很久。我到现在都没办法忘掉那时的所有情景,只是我已经努力的在说服自己,很努力很努力。

其实我们大家都很努力地在用不同的方式忘记以前不开心的事情。有人离开了,忘了自己曾经有过这一段青春;有人还留在里头,走不出来。我不晓得自己是怎么样的。我偶尔还是会想起自己是主席的时光,那时我很压力很难过,却有很多人陪在我身边。当时学记队还没有二十七届和二十八届,我还叫这群已经是工委甚至卸任联谊会的二十六届叫小学记。我和昆虫还有雨天三个营长团半夜在新民的女厕冲凉。一切静止不动。我每一次想起,我就越发难过。我根本就没有能力去保护别人,却一直给他们许下承诺。

我每每回想起这些忽远忽近的日子,感觉内心被掏空所有,留下很空洞的知觉。我怎么会那么蠢,自以为是到这种程度。我明知道任时光倒流一百遍一千遍一万遍,我还是会选择辞职,然后离开,我仍旧无法原谅自己。到最后,我无法原谅的是自己。那么脆弱、那么无力。那一年的后期是混乱的,整段记忆几乎都是模糊不清,我只是很害怕自己想起当时她的眼神,他们的语气。我对他们的道歉无法弥补一切,也就好像别人对我的歉意也无法消磨这些事故。

我还是永远记得她说的的:“我曾经想要改变一切,但我真的没办法。”

我们都以为自己有能力去阻止去改变,最终我们只能顺应所有变动在流离在挣扎。

我们都输得一塌糊涂,没有人是赢家。

*

我还是记得当初你们对我的好,不管后来我们变成什么样子,我还是不会忘记。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旅臺小子
  • 秋明的慣性 - 總是害怕自己遺忘,拼命不斷地在記錄。

    記得跟你說過,我曾把你的部落格的每一篇文章閱覽一遍。
    很瘋狂。卻在文字中,找到一個真實的“秋明”。
    不管,文字中透露的是不是我認識的“他”,也都非常真實。

    不意外,你依然會在每次的培訓營,或學記活動結束作記錄。
    不曉得你寫這篇部落格的時候,
    有沒有閱覽過去培訓營結束後的記錄呢?

    你一直都在長大,或許能力不及可以保護一個人。
    不要害怕,總有一種保護是無形的:安慰、守候、傾聽。

    感傷或許是你的特質,感概或許是你的個性。
    別忘了繼續往前走,願你未來的日子更美好。
  • 是啊,害怕遗忘,所以很多小细节都记录起来。

    书写记忆时时沉淀下来,是另一个自己。对大家时,也是我。但两个都是我。

    嘿谢谢你,期待早日相会。

    禾火日月 於 2014/02/08 01: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