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gers

我们一起孤独,却因此不孤独。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更新部落格了。忙着备考让我在考试后难以适应外面的变化,或许是前阵子都把面子书关了,都潜伏在推特的关系吧。一个月里发生了好多事情,依旧零零碎碎的,一如过往那般难以拼凑。我有预感,这篇会很长。我有好多话想说。

第一学期结束了,但算不上是正式结束,因为可能有些科目考得不理想需要重考。当然,我不希望会有重考,那样会很累。我没想过半年(正确来说是七个月)就这样结束了。从充满期待,到失望漂泊,到最后妥协安定,我内心多少是抗拒这段回忆的。即便现在已经回归安全区,我容忍的极限已经扩大,我却不敢回望自己到底是这样一路颠簸走到今天。同时也不敢去想,这崎岖不平的路还要走多久、多远。我只能一直走,借助着别人给予我的勇气和自我勉励这样走下去。

第一天的普通试卷真的让我感到很挫败。每次听老师说他们批改时有多轻松有多容易,因为几乎所有考生都空着第二部分,我都不相信,直到翻开考卷那天。其实我不敢抱太大希望,只是希望第三部分作文那里不会有什么差错,一想到重考的压力和紧迫就让我觉得很恐怖。后来马来文是还不错,题目很简单,让我觉得有什么阴谋,哈哈。因为历史和经济编排在同一天,所以前一夜非常压力。那一夜我没办法入睡,即使已经累得不行。后来考试时脑袋有些混淆,所幸题目都是我已经温习过好几遍的,所以勉强可以作答。

进入中六几个月后,我的思绪开始沉淀下来。大家都告诉我中六会让你变得不一样,而所谓的“不一样”,却会因人而异,需要自己去体会。其实学期制看似容易,但因我们的课程纲要很多,加上没有特定的课本作为指标(考试局认为中六的学生已经成熟,懂得搜集不同资料),短时间内要应付这些也不是简单的事情。学的很多,但考的很少,并不像以往那样你第一张试卷不会,读过的题目可能在第二或第三张试卷出现。先修班试卷的题目,没有就没有了,除非下学期重考。

但我觉得我的科目让我看到更广更多。因为普通试卷,我们常需要看报纸更新最新的咨询,同时也要恶补自己的英文。马来文第一学期念的是语文历史及发音,我觉得还蛮有趣的,因为内容并不多,而且发音学大概自己去探索如何发出那些声韵、声母很容易就上手。经济是我最喜欢的一科,看似简单,但考试时并不太简单。第一学期是Microeconomics,相较于第二学期的Macro会比较容易。历史这一个学期是世界史,从欧洲到亚洲的历史都要念,但不太深入,都是每一个主题专研特定国家,比如说君王制度就只读中国和俄罗斯。

那些内容都让我想要知道更多,学习更多(但我还是很懒哈哈)。比如说历史里我们有读欧洲三位思想家的一些哲理和书籍内容,触及经济和法律的哲学都让我想要去了解更多,还有一位的是写关于人性的。而我们的考卷不只是在于你读了多少,而是你如何你诠释那个题目,你对题目的了解有多深。历史需要针对题目写出非常完整的一片类似论文的文章,当然我没做因为两个小时太短了我写得出就已经算是给脸了,哈哈。

我一直都过着半好不坏的日子。

在学校我多半都是一个人,偶尔跟前面的两位女生聊聊天什么的,大多都是一个人在温习或是做练习。刚开始时我不晓得自己为什么常觉得疲累,上历史或PA的时候会不小心睡着,甚至老师离开了才醒过来,老师对于我也没太多的意见,我想是习惯了吧。我有时候上课望向窗外,总会怀疑自己是否是虚构的存在,或只是真的在做一场很真实的梦。醒着的每一天都感觉时间不够,却愿意用午睡来加速它的流动。我想,那是逃避,也是一种对未来抱有希望的做法。

我后来是慢慢接受,我想大家偶尔也有这么一下子,望着人群还是盯着白板,突然想起了什么人什么事,然后发现早已走远。


IMG_6933


这是你们去看戏后隔天我们一起午餐的照片。

选择这张照片是因为我们看起来比较自然,却也少了猴子和永升。前一天没有跟大家去看电影,因为考试已经接近,我也没那个心情。那一天经济讲座结束后把猪韵和猴子送到餐厅就想离开了。当时穿着学校的体育服,觉得自己好像还困在一直想要逃离的牢笼,而大家都已经四处纷飞了,真的觉得很不舒服,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自卑感作祟吧。在车上短暂的胡闹真的是好欢乐。回家后我花了点时间去自我安慰。我只能告诉自己,你走别人困难的路,会有更美好的风景。我深知是一种欺骗,但这种假希望会让自己好过一些。

真的太想念所以隔天约了你们一起午餐。谢谢猪油送我的礼物。那是我收过最精致的礼物。你们在一起这件事情,我是过了好久才从别人口中得知。心情大概就是猪来说的,你被男友劈腿了,竟然还是别人告诉你的。我们仨同班五年,笑过哭过闹过吵过,五年真的很长,我中学的记忆多数由你们组成的。一个是很关心我、会想要去呵护感情的人,一个是对我很好、会不顾别人闲言碎语陪我上厕所的超级好朋友。然而你们在一起我却不知道。我甚至比一些朋友还要迟知道。我明知道自己不该去在意所谓先后或是消息来源,却无法压抑自己的感觉。当然我是非常祝福你们。要一直快乐下去。我相信即使前方再茫然,你们也能互相扶持的抵达梦想。

我毕业后常梦见中学的同学。今天也梦见了。总是三五个你们站在我旁边,然后醒来时分不清楚自己处于哪一个时间点。你们离中学越来越远了,而我还住在梦和校园里头,等待离开那天。我不觉得自己存在的,班上拍校刊合照我缺课了,后来照片里就没有了我。那天我翻看去年的校刊,原来大家都在,我想我是买了一张毕业班级照,却又不知道收到哪里去了。就好象对你们的感情还在,需要是就翻出来温习一下。


IMG_7186


总是不完整。

我们当中有人看得开放得开,也有人占有欲强。我想我是后者,一直以来都是。十六岁时我们相识相惜,留下了很珍贵的回忆。十八岁后劳燕分飞,我们在不同的地方生活着。以往很疑惑,我们每一次的相聚,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而如此执着着。我发现,你们慢慢形成我生命(或许是目前,我不敢确定)主要的部分。跟你们在一起,我不需要假装我是谁。每次有人说,“你以为我们是第一次认识吗”这句话会让我觉得很踏实,但不晓得为什么,纯粹很喜欢跟你们在一起,然后耗掉一整个午后也无所谓。只是我们后来很少交心了。我想这也是无可避免的吧。毕竟各自远处,大家需要面对新的生活,新的朋友新的拍档,总不能一直回望不前进。

我一直很怕你们哪个突然 Let Go。

我觉得未来会遇到取代彼此的人。这句话其实是有所保留的。就像W说的,没有人能代替那些回忆。是我偶尔自己预想太多,把可能与不可能混杂在当下。未来的生活还是要继续加油。可能哪天大家都变了,但曾经拥有过的疯狂还是活着的。对你们我不需要说太多,你们就能懂得我的内心,这是让我觉得舒服的事情。快点齐聚,哈。


IMG_7890


考完试后就到槟城去。

那一夜真的好开心。我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失控还有大声的说话了。虽然鲔鱼和大嘴巴一直酸我的演唱会门票还有一些有的没的(那个排骨精也是),但是其实我也是乐在其中,哈哈。太久没有跟别人斗嘴,结果那晚一直脑袋短路,炜森失控起来还真的很好玩。那晚几乎都是在乱聊些,最后没有终点的就结束了。跟Bak Bak拍了一些照片,上传后真的发现自己头发丑到不行。送奥特曼姐姐回家后跟猪来还有雨天去齐晟的家。(茹薏谢谢你的卡我很喜欢谢谢你的用心那时开心得睡不着午觉了哈哈,抱歉没有跟你聊很多)。

那晚我们聊了好久。但后来也不知怎么的就睡着了。原来最后一次跟你们如此彻夜倾谈,是我们当时一起去ESCAPE的前一晚。竟然是好久好久前的事情了。刚到槟城那天在五脚基吃了午餐就到槟城国家公园去爬山。真的很累。因为我们是走上去到海边后再走回来,大多人都是走了就搭船回去。回程时还抽经,真是太久没有运动了,感觉很糟糕。途中想起去年跟一群探班去林明山看云海,结果四个女人在半途睡着了。毕业后跟同学到彭亨国家公园,也是在雨中走了一段山路爬到山顶。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辛苦还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想问问自己,我到底是怎么挨过来的,哈。大概锻炼就一些,就能走更远更多吧。

原本的假期是想要健身跑步学乐器,最后变成睡觉吃饭看电影。

反正从小到大就不是什么有毅力的人。看了《饥饿游戏》,让我一时冲动买下了一套原版小说。其实早在几年前就像买了,但是当时翻译小说对我来说是天价,迟迟不肯下手。前阵子拿到了书卷,却在那书局找不到那套书。趁大众现在折扣,买了一套,虽然不是最便宜的价钱,但还是算赚到了。后来也下载了电影,看了一些,又没看一些。有些像《The East》、《Les Miserable》想等到自己有时间好好消化和理解才认真去看。也看完了一部小说,《别相信任何人》真的太惊悚了,虽然结局是预想过的情节,但还是让我感到毛骨悚然。接下来是《从大丽花到兰花》,间中想要温习一下第二学期的科目。但怎么说都好,阅读的速度永远赶不上买书的速度,总感觉自己常买书却很少读完,堆积了好多也找了很多借口。唔,是该定个目标一天该读多少页了。

明天有营前聚会,好怕自己睡不醒。

还有很多很多想写,但已经很夜(其实是很早),也很累了。接下来生活还有好多东西要处理。我很怕自己这两年会过得很无趣,所以一直找了好多事情来做,让自己觉得充实一些。没想到一下子就十二月了,果然毕业后时间流逝得更快,我能捉住的也越来越少。为自己的人生找个定位,希望明年是一个充实的一年,哈(我是很期待演唱会和九个月的假期能带给我的惊喜啦)。更新的次数希望可以多一些,字数少也无所谓。还有什么,之后再上来说吧。

标题可能与内容不符,纯粹只是想感谢你们来过。

*




有些人 在心底從來沒忘記 / 有些事 有些夢 還找不到謎底

有些話 越欲言又止就越是動聽 / 讓我們靠近

想悄悄告訴你 / 多愛你


谢谢你存在过。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