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484

我們再也不一樣了,這是事實。

畢業後我與每個人之間築起了一道柏林圍牆,我望不穿,別人亦無法走進來。我們各自開始新的生活、面對不同的考驗、認識不同的朋友。因為去向不同,我們之間的交集越來越少。我害怕,這卻不斷在我們的生命進行著。 N說,所以我們不要去預想未來會怎麼樣。可能圍牆有天會倒塌。

我難免還是會恐懼的。我上個星期在電話那頭告訴W說,大家畢業後的生活轉變,不過就是從原本的中學圈子轉換去另一個圓徑幾乎相似的圈子。但我不一樣,我的世界不斷在縮小,每個人開始離開這範圍,幾乎都只剩下比較親近的朋友。我除了你們我誰都沒有了。

W告訴過我,後來的我們,只是別人的影子。我們現在與未來碰見的人,只會把我們當成從前他們遇過的人。而我們亦然。就如同我們結交了新朋友,常不自覺的覺得他們長得好像從前的中學同學,或哪個小動作讓我們想起了​​誰。我們開始從他們身上看見以前的回憶,卻走不回去。

還沒開學前,我常跟D通電話,那時我還在檳城,接著不穩定的網絡跟他一卡一卡的聊著。中五的時候,我們也常給對方打電話,尤其是深夜。而如今,我們的電話常是沒幾句就掛了。我也很久沒有跟C聯絡了。我不敢給她發簡訊,怕打擾了她,即便我們曾經很要好在補習無話不談。當每個人有各自的煩惱,其實你根本不懂得要如何去開啟一段話題。

我今天在圖書館​​碰見一些玻中的朋友,他們看到我後很訝異,咦你不是在吉華嗎。我說我轉回來了。然而他們問起我原因時,我仍舊不曉得如何招架。我甚至快忘了自己曾在那裡住上一個月。前幾夜睡前姑姑說我之前把電風扇拿去那裡回來後有些問題,我當下完全想不起有這麼一回事。她說,那一個月對你來說是噩夢,你根本就不想記得那段記憶。我想確實是這樣吧。

很多時候聚會時朋友告知他們學期考考得不錯時我總會開始無地自容起來。像各個科目依舊可以考到九十一百,也許不具任何意義了,但對於學生來說仍是執著且必須追求的數目字。他們化學物理考了九十五九十六學期考滿分過關,而我預考都在及格邊緣。此刻才會突然驚覺自己大半年到底在幹什麼。

每天六點半醒來洗澡,我會先往自己身上沖一桶冷水,確認自己還醒著還活著。我多麼希望那冰冷顫抖的一刻後,我睜開眼是同學在班上打打鬧鬧的場景,同座還在旁邊,S還躺在桌上睡著,Y還在做永遠做不完的高數功課。可惜沒有。我開車和騎摩託的時候都在思考自己過去和未來,卻忘了審視現在。既然回不到過去,想要逃開現在,唯有加快腳步到未來。

不曉得明年以後會不會忘了今年的一切呢。去年我說畢業後再也不會回來這所學校,如今卻安分的守在中六課室的座位上。那段我們想要狠狠忘卻的十八歲,反而可能會因此烙在心上抹不去。

我們再也不能一樣了,這也是事實。

*

I miss you ;
Not the "I haven't seen you in a while" kind of miss you ;
But the "I wish you were here at this very moment" kind of miss you.


*



總認為這個世界 / 沒有我無所謂 / 這樣的感覺或許從以前就在

努力獨自面對/ 倔強的以為 / 沒人能體會我這孤獨的傷悲

就別抱緊我 / 別安慰我 /就放棄我 

讓我繼續墜落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