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bc6a854d3aa998b9b2d&960

我醒來時九月早已將盡。

我還未歸來前,在那座城市里許了個願望:我希望時間從此可以過得快一些。而那一天開始,日子就真的再也沒有慢下來的跡象。我想,那是我唯一被實現過的願望。我常在某些突兀的場合裡,和別人說話時,突然想起自己十八歲這回事,而且還是一個快結束的十八歲。

發現了這兩年多里堅持的事物終將腐壞。重審過去才驚覺生命的去向與預想中的樣子南轅北轍,不禁唏噓。若干年後某個如此的夜晚想起今天,未來依舊像張未編制完成的夢吧。而想念以前的自己這件事情,是個了好一段日子才曉得的。即便曾希望趕緊逃開中五蒼白無力的生活,卻也在畢業前意識到往後即將分道揚鑣感到憂傷。

所有事情都是預料之外的。

我一直以為S 對她目前所念的這類科係不感興趣,即便我不曉得她真正的志向。後來問起S ,她只是輕描淡述的告訴我,興趣和夢想可以延後完成,現實總得是第一考量。我也以為J 真的會去唸廚藝,或是到日本升學。結果最後他到了新加坡,拿的是工程系。我不知道S 和J 心目中最初想像未來的自己是什麼模樣,後來的他們,是沿著前路走下去了。可能再也不能成為自己想要變成的樣子,但他們同時也在努力地塑造另一個自己。接受他、融入他。

同座畢業前跟一群同學說好要到同一所學院升學,然而最終他們並沒有如預期般住在同一所房子念同一所學院。同座到了醫學院,跟 Y 成為了同學。 Y 是中學時期成績很優秀、很努力的女生。那年 Y 說想當牙醫,同學群裡也沒有人認為她會考不上的。後來世事難料,上一會見面時,Y 說她大可能拿藥劑系。未來依舊模糊不清,但他們已經在路上了。

而我,從一開始就不曉得自己要的是什麼,到最後仍不停漂泊。

看過植樹嗎。

他們會在幼苗上套​​上輪胎或是鐵環,好讓樹木會筆直生長,不會東倒西歪。每一個人都會被這世界套上鐵環,順著被指定的方向伸出枝椏,而會開出什麼花,從來都不是種植者或是樹木本身能預料的。我想我是害怕疼痛,害怕與他人一樣,選擇放棄。結果我只能循著陽光的方向,而從早到夜、從東到西,毫無方向的伸去。

忘了什麼時候開始對所有事情失去了熱忱,醉生夢死、渾渾噩噩的過日子。常上課回到家就倒在床上睡著,錯過了午餐也無所謂,胃口一直都極差。醒來後天早已沉下來。到了深夜總是習慣自我懷疑。近期與別人見面時最常聽的是,你怎麼變了另一個人。我像是丟失了過去的自己。家人說,不過是人生的一個小打擊,你就一蹶不振。

今早考了歷史預考,之前並沒有做太多的準備,翻開考卷時腦袋一片空白。這麼多年以來,第一次感到如此強烈的挫敗感。有一位從外州轉學過來的同學,從開始到結束都沒有停歇的回答。愕然發現去年的大考已經是很久遠的事情了,那些成績最後的一點價值,竟然也在中六完完全全被摧毀了。

其實我過得還好,別擔心。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ienpin Lee
  • 怕树长歪了,就寻找太阳吧 :)
    总不会错的。
  • 嗯。会努力追随的。

    ;)

    禾火日月 於 2013/10/15 02:54 回覆

  • 冥王星
  • 好久没有留言,突然想念你的笔迹所以回来看看,以为你很久没写了原来你一直都有在更新只是我没有注意。

    [那些成绩最后一点的价值,竟然在中六完完全全被摧毁了]
    那就重新在中六找回失去的价值吧。

    其实梦想有时候也没有那么的遥远。
    只是我们不够勇敢。
  • 更新的次数变少了。几乎都只是一个月一篇。

    嗯。在寻找当中了。

    那就一起勇敢起来吧。加油 :D

    禾火日月 於 2013/10/15 02: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