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380231_副本

总觉得还有什么没说出口。

我一直都是这么觉得的。有很多事情和经历想要告诉你们,可是见面时却只能浅浅的谈一些无关大体的事情。心里一直默念很多想法,打开电脑时却完全找不到适合的文字来叙述这些事情。我一直反复开关电脑,愣了一阵子后就是打开其他网页胡乱游览最后就什么都没写到。

现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都处于这个状况了。

有什么想说,在心里排序好后,到嘴巴或是指尖时,全都失序了,成了散乱的乱码跌落一地。那些话语支凌破碎,奈何我也没法去重组他们。过了那个时间点好像都毫无意义了。冲凉时吃饭时开车时甚至失眠时都在心里编制一些文字好可以往这里摆,却也没什么结果。我只要看着荧幕,脑袋里的记忆体就失灵了。

所以放些照片来记录过去几个星期的日子吧。

1

某一天突然想见面,于是我们相聚了。

貌似上一篇已经有提到。嗯。

2

某一夜跟他们见面。过程挺复杂,店打烊后我们在街上犹豫了很久要到哪里去续摊。后来搭上俊业的车我觉得很尴尬不过幸亏他一直找话题跟我聊,于是我们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彼此中六的生活。

杏湉和佩佩是中一时认识的疯子,照片里少了柔嫣。当时我们感情挺好后来中三是因小误会闹翻了后来又和好了。这么说是因为我挺珍惜这份感情,虽然后来因为大考等因素我们较少联络了,但是每一次见面时的那种感觉依然一样。

长大的其中一个学习,或许就是承认过去的幼稚吧。我想我们都办到了。

3

某一天我跑到了槟城。

袖颖和Andy一直叫我去看戏剧后来我找了些借口就这样去槟城了。跟他们三个一起去看。齐晟跟佩仪应该是很久没见面了,自从佩仪到台湾升学后。乱七八糟的吃晚餐后然后在光大里迷路一阵子好不容易爬到五楼然后看戏。那部戏剧真的还不错而且戏票很便宜哈哈。

结束后我们到星洲报馆去探班会议。然后我们几个就聊天聊得很大声完全无视正在认真开会的他们。后来开会结束跟他们讨论了一些事情也快三点了。吃杯面拖拖拉拉聊天哈拉然后拍了张照片留念。

隔天送齐晟去上课。

4

后来跟玮颐见面了。

很久、很久没有看到她了。新春至今吧,没记错的话。我加入学记队时她还在槟城 KDU 念 A-level ,现在都在美里的大学了。总是不经意才会想起,我现在的这个年龄,当时他们还在学记带我们。然后一切就很快过了。培训营工委卸任学记上任联谊会带二十六届二十七届加入。今年都要二十八届了。

二十八届看我们二十五届,大概就像是当初我们刚入学记时看二十二届那样吧。

是很怀念我们俩人以前在MSN聊天的时光。后来各自生活忙碌也没刻意联系。那天也跟廷治和炜森见面了。廷治当时似乎有些问题,不过后来看似也解决了。廷治对我来说一直都是一个很积极很正面的人啊,任何事情都能吞下去然后继续走就是了。炜森还是那样黑色幽默,很珍惜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刻,即使我在六人当中是最小的。

玮颐要好好加油。大家都要好好加油。

5

嗨,这是我姐姐们。

那天大姐说好久没拍照了然后我们就合照了(怎么觉得这句怪怪的哈哈)。这些年来经历了很多事情但终于都慢慢走过来了。其实家人就是,你实际上不太熟悉,但跟你最亲近的人。不是吗。

6

上个星期我们终于见面了。

一起午餐然后聊尽有的没的。其实没有好好的跟你们每一个人好好的聊天,也没有好好的道别,最后就是匆匆忙忙的说掰掰然后就走了。我想每个人都有很多话要说,可是又不晓得要怎么样开口,然后我们就只能聊些无伤大雅的东西。反正我们各自都受伤,大家都再也没有时间去放太多心思在别人身上。

我只是觉得,这样其实也很不错。至少当时我们是很开心的。可能现在每个人包袱都重了,不是以前说走就走、说闹就闹那种年少轻狂的年龄了。希望你们大家各自加油。虽不知道下一次的齐聚会是何时,也许是明年农历新年了,也许是很多很多年后了。但愿大家记得当初的我们。

这张照片实在太太太好看了。

8

结果我最后还是去双溪大年了。

提议要去的是我,说要开车的是我,最后犹豫不决的还是我。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去了,当时对自己说,去不去都不会读书,倒不如去看看别的事物。最重要的是,不能丢下齐晟一个人开车去。然后我、齐晟、欣美三人就这样开车过去那里了。

其实活动就如此。一踏入场地竟然觉得人事已非。去年SPM预考期间我带着高数练习到那里,今年快考STPM我带着历史过去,同样都没碰到。我的钱包里还收着亦韵当时折给我的心,上面写着“主席,SPM加油!”。然后再回来新民我已经考完SPM还拿了成绩,甚至快考STPM了。去年半夜我还跟渝恬彦蔚一起在女厕冲凉,然后就是那时候说彦蔚长得很像昆虫。可最后她再也没有回来了,而我至今都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同样的人事物不断在我脑海里重叠。当年的营员成为了主席副主席秘书,然后我还是依旧坐在一旁观看,当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二十七届我并不太认识,也没主动去认识。所以我们几个确实很尴尬的,想开口却又找不到话题,所以只好穿插在活动里出现。那晚蒙眼走学校时一直拉他们右手的是我,一直拉着最后一个人不让他走的也是我,骚扰郑颖甚至弄到她快哭的也是我(当然还有几个人)。

那晚有人被吓到哭,结果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我还摸到她的鼻涕。有人一直挥盲拳结果还扫到我。还有一个人在我帮我学校的学妹绑蒙眼布的时候众目睽睽咬了我颈项一口。把两个营员带走时我也觉得他们一定会少了一块记忆,关于那晚的记忆。但工委依旧填补了那些记忆。至少,有潘飞齐晟家秀还有我陪他们去洗刷,甚至我们三个男生说起恐怖片然后自己吓自己怕到要命。

回去礼堂全部人呼呼大睡时我们三个加欣美伟杰聊到很夜,聊些应节的话题哈哈。睡在晓丝旁边吓着了她,结果那晚昏昏沉沉的睡了三个小时,竟然梦见艺宁和伊婉。我记得我们在一艘船上聚会,然后船快沉入大海倾斜的时候我卡在甲板逃不出来。后来就醒来了。齐晟在我旁边,欣美卷缩在墙角。

那天二十七届的被训话,我是被摆上台的。其实换作是以前,应该有很多话要说,三十分钟也说不完吧。但总是觉得自己早已卸任,这些责任是该交给别人去做了。后来才知道那天大声喝二十七届的是齐晟,如果早知道的话我应该会笑惨吧。嘉芹说,你又当坏人了。有好人当,谁想当坏人啊。过去一年被我办丑脸也够了,今年竟然还硬硬被扯进去。

和哲慧晓丝他们聊一聊然后进去礼堂拿麦克风唱歌就回了。掰掰也没跟大家说就滚回来了。反正那时大家玩得很开心,然后大家也不会太在意这些小细节的。爱来就来爱走就走。我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以前还是营员时,有人进来有人离开大家都会知道,离开的话很自然地想要给那一个人拥抱。那只是一种很自然的事情。当然我不做比较,每个年代都有自己的想法及作风。

只是那天,我其实真的很疑惑,为什么没有人执意要把被藏起来的两个人找出来。如果以前要是我们几个当中哪个不见了,我一定会打爆他的电话。像点人数啊回到家发简讯给大家知道啊这些很小很小的事情,我们后来竟然也没看见了。不过我们自己也没在做了。是时代不同吧。

欣美跟我说,耶我赢你了,我是那个至今还出席所有活动的人。是啊。从加入学记到现在,从没有缺席过任何活动,甚至卸任了还是如此。好像看见了第二个渝恬,哈哈。回头看一切,由始至终最用心最用力的,反而是欣美。我偶尔去读你们每一个记录关于学记的文章,都能让我重温当时的感动。

看看照片,我们二十五届回来的人数也不少。少了好几个人没加入照片里。

看到薏静其实很开心。两年没见面了,也没有太大的隔膜。她说谢谢我们没有忘记她。其实从我加入学记队那一天起,记得的同届学记几乎都没有忘记过,只是后来大家都没出现了。

可能那时候营员会觉得我们这些工委很莫名其妙,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们一定会明白要一路走来,守住承诺到最后回家的其实不多。

中四那年你这样说,我到现在才发现,其实我们当中好多人都已经走散了。

7

中学同学聚会。

大家一直说很想念学校很怀念过去。我只能让自己觉得大家怀念的是以前大家还在的学校。都劳燕分飞了啊。难得一次公假但还是有人没能过来,反正齐不齐聚,好像也不太重要了。那时突然间不知道要跟大家说些什么,说些怀念学校的话对我来说太恶心了,我现在就在学校里啊,甚至我的用词都已经到了一种“我学校”而不是“我们学校”的层度了。

只好聊些废话。

可是看到大家没死还是很开心(喂)。有人说找一天我们回去学校拍照吧。我就等着你们来。噗。我到现在还是觉得莫名其妙的。我的同学变成了一大堆我不认识的人,而且那是我的学校诶。然后穿着不是校服的校服去上课。可我再也没有说些陈腔滥调又煽情又恶心的话来缅怀过去,我只能默默去看待这些事情,然后等一切结束。

加油啊,你们不要死掉。

*

遇见彼此的时候,并没有戏剧性的来个大拥抱,没有久违的表情,只有一个个看似很疲累却还要强颜欢笑的面容。其实那天有很多话都没来得及说出口,又应该说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说出来。

然后跟朋友相聚时我预想中的情景果然还是发生了,大家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然后无力笑着在退回原来的疲惫模式。大家都好像过得不好,却也不想再抱怨了。

我以为我这趟归来,是一种逃避现实的行为。直到后来,我才发现不是的,这个年龄、这种时期,无论你身处何方,必须经历的事情,大致上都大同小异。

我们都发现了,然而无能为力。

*

读完龚万辉的《卵生年代》里最后一篇散文后突然觉得很怪异。

关于他的文字,最初认识是在多年前花踪里获奖那篇。忘了标题,但永远无法忘记当时一个人在吉打空无一人的房子里细嚼他文字的孤独感。而这本散文集里的散文每一篇都在不同的时期翻阅,较多是我还在槟城打工的那段时间。仅剩的那篇,回来玻璃市好久后才想起还没读完。每一次读他散文都会沉浸在一种窒息的孤独及恐惧里,甚至几乎会感同身受,不晓得为什么。

就像我后来常觉得自己也像那男人一样循着洞口逃离这个快崩塌的世界。

*

草稿里记录断断续续的文字,貌似也没有发布的必要了。

*



「 我也曾經作夢過 / 後來更寂寞 / 我們能留下的其實都沒有 」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贱命
  • 我看起来很累吗?呼呼~~
    起码大家还会强颜欢笑~~是的,约个时间,一起再回去学校拍张全体照吧~~
    感觉绝对不一样,错过了中学聚会其实还蛮遗憾的。。。
    我不管, 找一天,我一定会拉每个人回去学校拍一张照~~
  • 我有没有说是你。到了这种时期面对种种挑战难免会疲累啦。是啦,起码还会强颜欢笑。

    我一个星期五天都会在学校除非我逃课哈哈哈。明年学校五十周年庆,有理由回来了吧。

    PS 结果错过了那天的聚会你这次竟然硬硬跑回来哈哈

    禾火日月 於 2013/09/02 22:2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