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1_

转系竟也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

坦白说一开始仍有许多想法,回到这里后一直都在想要如何才能离开中六。想了好多好多可能性,最后却安于现状了。其实我也不太晓得到底真的是不是安于现状,但至少这一个月以来,所有的欲望慢慢被现实抚平,我从挣扎走到接受,过程也并不是想象中那样漫长。

刚开始回到学校那几天,周会时中六的学生要留下来,然后纪律老师说了一大堆智障白痴没脑校规时走过我身边,然后停顿了下,回过头来用轻佻和讽刺问我,你不就是上次那个硬要我弄纪律信让你转校的那位吗,怎么又回来了。我看着他那张恶心又令人作呕的脸,确确实实的给他翻了一个白眼,然后说我转系了,那所学校没有我要的科系。我说话时,压根儿没想望他,我连看他一眼都觉得恶心,真的觉得很恶心。

我真的觉得这所中学已经不是我认知里的那个模样了。俗话说句,不过就是人事已非了。一样的老师、一样的课室、一样的制服,不一样的感觉。也许是再也没有人会从前面把书本传过来借我抄,或是没有人伏在桌上听我碎碎念下课还陪我上厕所,可能是没有熟悉的同学陪我一起上课再一起逃课了。我学会了自己做完所有功课还是班上最早交的那个,同时还一个人下课,坚强到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好厉害,哈哈。

那天颁奖礼排练,我一人坐着读历史,然后去年那位跟我在毕业礼前起争执的老师坐在我旁边,然后问我没得到大学预科班吗。我随便敷衍几句,说是连第二批也没得,转系念文科了。她似乎也没认真听的接下去说,既然都在这里了,那就好好读下去吧,学去年毕业的那个学姐,拿下最好的成绩,有什么事情不要一个人收着,去找老师谈谈。我只是嗯一声,她就走了。结果我又落泪了。我那刻真他妈的觉得自己真的脆弱到不行,遇上一丁点事情就哭就流泪,整个弱爆。

之后旭瑜过来后聊了好多,然而我们的谈话里笑声反而变少了。这种时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谁都没有时间去理会到底别人到底还能撑多久,自己都快死了哪来精力去思考那么多。旭瑜说,有些人是朋友,但有些人永远只会是同学。关于那句话,我真的无法不赞同。一直觉得她在压抑着什么没说出来。有些情绪强忍着,最后不是崩裂,就是沉淀后腐烂成了一种莫名的东西,扎根在你心中,你就变沉默啊冷漠还是冷感的。放心我只是乱说,但也许这也是真的。

有些人说啊你们怎么不去套些关系啊那样也许就比较容易申请到什么什么什么。我都是笑,再笑,再笑。套得到的话我也不需要穿灰衣黑裤了。很荒谬吧,你努力了可是还是要靠这种有些肮脏龌龊的手法来得到想要的东西。以前很鄙视这种做法。现在却淡然看待了。总有一天你要接受这是世界和社会的其中一部分,拒绝接受,它还是存在的。专牛角尖反而让自己更痛苦,倒不如痛痛快快去接受这世界本来就长这样子。

那时听说吉打那所医学院价钱并没有想象中贵的时候,其实我确实是心动了,想要过去了。连家人,好像也觉得应该可以。可是最后深思熟虑后,还是说算了。晚上看着电视发呆时,家人突然问我,不让你去你会伤心吗。我说不会。我也没有资格说“会”。我从一开始到结束,都很清楚自己的状况,也明白,所处于的生活与人生导致的选择权,怨不得别人。我甚至很感恩,至少我没有落到更糟糕的状况,还有很多人这辈子求学的机会都没有。

这几天大学录取名单放榜了,又是一大堆很有热忱想当医生牙医药剂师的4A学生上报纸的时期了。这些事情乱了几十年,朝野双方每年叽里呱啦说了很多鸡掰的话,到最后结果仍是一样,每年都在恶性循环一样的故事。我看到那些人说自己很失望很伤心甚至哭了好几次,也没有太大感触了。我只是冷静的看完,转载,然后就回归本来的生活了。

什么课外活动分数不达标没有一百没有竞争能力。什么预科班的学生容易考到4.0也容易拿课外活动满分。什么大学机会都是优先给预科班的学生。什么什么什么。有很多想法可是我也懒得说了。就这样吧。说再多,得到的回应也只是面子书上的空谈,对事情毫无改变。

这就是被人制定下来的游戏规则。要嘛成为这种不公平规则里的佼佼者,要嘛就败给这个制度,然后抱怨这世界对自己不公平。通常只有两种人,第一就是不向不公平游戏规则低头的人积极突破一切不可能,第二就是输了然后哭诉这些不公平。可有没有人,想要去改变这些一早就存在的不公平。大家大概也就是,麻木习惯了,然后也接受了,忘了某些权利本来是属于自己的。

说些别的吧。

没更新的一个月里不晓得算是浑浑噩噩或是普普通通地过日子。前几个星期跟同座鸟人还有公子去看电影。对于电影没有太大的想法,没错的话是超人前传。外星人打外星人的故事,人类都只是客串,只不过他们长着人类的模样。遇见郑颖还有其他几个学记。其实大概能认出他们,但是名字的话有些真的没法记起。这届已经不是我在带,每一次的见面不会跟他们特别有交谈,我对每个人的印象都模糊的。或许该找个机会认真地去认识他们吧。

然后某个星期几乎常跟嘉俊和齐晟出去。好像啦,印象中有这回事。有一晚嘉俊开跑车然后停在我家前面,然后我们三人就挤在车子里聊天。那时他们都还没有开课。然后有人还在为选学院的事情烦恼。后来也有好几次出去吃宵夜。这大概就是我们都会长胖的原因吧。之后他们俩就升学去了。一个 KDU ,一个 INTI ,虽然都是 A-level 。曾经两个都不断鼓励我去读,然后我还是装潇洒摇摇手说算了。

后来的一个星期艺宁回来吧,然后伊婉齐晟还有我跑去了他家一起准备早餐,结果就变成了午餐。后来去找荞杏。那晚齐晟就出发去槟城了。然后荞杏傍晚也是回去吉打。艺宁隔天回去吉隆坡。伊婉则是回去宿舍。我又是一个有空到不行的中六生。啊那天的汉堡包真的非常非常好吃,虽然有很多生菜可是我不晓得为什么那是我第一次吃到那么健康又好吃的汉堡包。以后毕业失业或许可以跟大家一起开间餐馆还是咖啡馆的。

然后接下来的某个星期六欣美和芷韵回来,然后我们跟公子健安还有阿博打算去看戏,结果买了戏票发现他们不行就把戏票送给六个马来女生,可是只有四张票。那马来女生用很夸张的音调和动作来表达他们的难以置信惊讶 omg are you serious omg you're so nice omg thank you。我们只是笑笑然后就赶紧走掉了。那戏票不是我出钱的,是有钱到爆的公子的,不然我也不会这样好心啦。

啊写到这里,送戏票明明才是上个星期的事情,天为什么我会觉得好像好久好久前了。

上个星期日跟欣美去找伊婉还把齐晟叫出来。胡乱聊些什么伊婉也要回去宿舍了。然后我们三人去吃KFC。突然突然很想吃所以就去吃了。其实也不是突然,那几个星期好像上瘾那般一直约别人去吃KFC。其实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多月前,我们也是三个人在槟城从 Tanjung Bungah 开车去吃晚餐,然后还去素食店找廷治。有种很奇怪的感觉。非常非常的奇怪。我跟他们两个说,我们三人能一起吃晚餐,应该也算是很难得了吧,我们七人齐聚,已经是四个月前的事情了。然后这数目会不断变大。

去年一月我跟荞杏曾两个人突然决定要去槟城庙会,两人就这样搭巴士下去然后还找了好多人一起在报馆过夜天亮之前去姓周桥等日出。那时候宇凯还在槟城等成绩,琪洁还在念 A-level ,湘怡等成绩的当儿还在槟城打工,玮颐还没去沙捞越,玮凌还没有淡出这个社团。我和荞杏,刚升上中五。

前两个月的假期某一天我心情很糟糕,我打给艺宁说今晚想要找人陪,然后我就开车去载她然后我们就去伊婉家,赖在地上发傻,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很突然很冲动,也很自然。我就只是突然很想找个很熟悉的人来说话。那时他们都还在,还没有离开。中五过后,你离乡去别处念书,其实就是正式向家里告别了。你再也不会每天窝在家里,有人对你碎碎念,那个你住了十多年的地方,可能就会是一个月或是两个月甚至是一年才回去一次的安乐窝。

关于我还留在玻璃市这回事,我不晓得是该庆幸还是该恐惧。

别人都闯到外头去冒险,去受挫去受伤去流泪去感受外面的世界,然而我安逸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静静的过日子。拒绝长大,以后必定更痛苦。之前总以为大家出去后过的日子必然不错,至少不会像我这般。然而每次大家回来的短聚,往往都是抱怨多余享受。现实会让你失去尊严、梦想、毅力,只有忍着撑到最后的人才能成功。大家都是苦苦撑着的。反观自己,其实并没有太多问题,问题都是源自我自己。我实在不该自爱自怜什么的。

我的日子就在半好不坏的状况地下进行着。

回来后频梦,多数是噩梦。很多个夜晚会醒来,然后又睡去。这状况其实去年也常发生。我想这就是我常感到疲累的原因吧,然后就很需要睡眠。记得上一次梦见在小学被追捕,真的很梦见这个场景,被追杀被追捕后面好多好多人追着你你只能躲但都会被发现。很多时候懒得上课不想去学校还是把这想法打消了,没去上课会错过很多很多东西再也也要爬起来。

还不错吧。我上课时沉默得要命,偶尔那电话出来玩一玩candy crush然后就是读书。回到家依然颓废得要命,不睡午觉到了晚上会觉得自己很想死。晚上就在电脑和电话之间度过,如果要我专心读书或需要把电脑和电话砸坏才行吧。星期六可以睡到自然醒是件很幸福的事情。星期日要早早爬起来补习,九点开始补习我都是八点四十五才醒来然后习惯迟到五分钟,如果我是日本人的话或许会被老师刺死了。

我跟我同学真的没有太多的交流。有一个同学在我上网时强迫我add他facebook,我不爽到现在,在等着好时机unfriend掉他。有时候很累会不小心睡着。啊可是回家还是睡觉啊我不晓得自己为什么那么嗜睡。如果一天睡十二个小时的话我中六有九个月都是在睡觉诶好恐怖哈哈哈。

改不了理科生的习惯,做笔记都是习惯用文字文章而不是思路图。很多很奇怪的想法要去了解。可是马来文历史普通试卷都是背背背背背背背背背背到六亲不认才能拿A哦哦哦。所以偶尔听别人抱怨说数学很难我心里就好过一些觉得自己如果拿数学的话可能会死得很惨。可是我还是会在想。

如果你问我有没有后悔转系,其实我想应该是有的。反正,我不管做什么决定,永远都会后悔的。没转系也后悔,转系也后悔。前几个星期遇见拿4A的学姐时感到很开心,从他身上得到很多正能量,不过她真的是很强很强的一个人,我想我还是没办法这样强。我对于STPM后升学的概念竟然变得很糟糕,大概是觉得自己没办法挤入国立大学所以现在都在祈祷自己以后可以得到什么鬼之类的奖学金让我继续升学就好。

爱娣从美国回来后跟他一起出来聚一聚,然后她说了一句话真的很受用:“哪里跟得完别人的啊,永远都有更好的人啊”。她说现在已经不想去看别人多好了,管好自己最重要,别人过得很好,她也替他们开心。那天以后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东西,然后纠结很久的心结解开了一些。直到今天,我看见同学朋友过得好,我也替他们开心。是真的这样觉得。应该是好事来的吧。

其实想更新很久了,只是都找不到合适的心情。

没有人晓得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啊。我们能做的是尽量不然自己后悔,不是吗。对于很多事情的想法淡然了。也许还会在意,但并不会那么执着了。我相信一直走下去,始终会有美好的事情等待着我们。也许再也没法成为预想中的自己,但这试炼过程里,至少也认清了自己的能力和本质,那也是值得的了。

都已经是,下半年了诶。

*



這些日子以來 / 突然間變成一片空白 / 這段日子是否 / 沉睡中忽然哭醒過來

太多意外 / 沒想要勉強我感慨 / 太多困難 / 會讓人害怕看未來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