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17 Mon 2013 01:27
  • 閒事


20130524202312444_

時速被調快了,我已沒有太多時間去回望。

那日臨晨四點,透光的雨水在窗外落下。啪嗒啪嗒。房子仍空無一人,我睜開眼,沒有起身,細聽電風扇嗡嗡嗡不斷作響的雜音及屋外雨聲交融,爾後又緩緩睡去。隨著那場大雨,學校傾入一池水,處處是湧動的雨水。我脫下白鞋赤腳躡手躡腳走在水中,赫然想起以往淹水時,我和一群同學總是興奮地期待宣布停課,期望水位不斷漲高。後來水道修好後,學校似乎再也不會輕易淹水了,而我​​們也想不起,到底是哪年的水如此洶湧。

在那以前,我在那座城市不斷感到挫敗——仍不熟練的開車技術、補習後掀起的大雨、倒退時被刮花的車子還有追不回的數學課程。家人從玻璃市把粽子送過來時,我輕聲地說,我想要轉系。這回,我是認真的。處理好文件,我沿著無盡連著天空的稻田,一個人驅車回家。這段路好不容易成為記憶體的其中一部分後,卻在我輾轉之間被捨棄了。這輛車子這條路途承載著過​​去幾年與家人假日到這座城市遊走的記憶,而我們卻在日子流失的當兒,一個接一個走出車子。這座城市,僅剩一個荒蕪且模糊不清的輪廓,等著我從新去拼湊。然而,我還來不及去回想,就要離開了。

學校雨水退去,我也永遠離開了。

我還是回到了原本那所中學。現今,徒留我一人默默守著這座空城。前日我走過初中一如過往的課室,坐在擠滿回憶影像的教室裡,回想中一剛入學的自己對於這新地圖的疑惑,還有憧憬。新生們面孔陌生,路過時用疑惑不解的眼神注視著我。他們制服繡上的紅色名章,讓我覺得他們強硬取代了我們。過去那代表自己、紅底黑字的名字已經不復存在,我們就莫名其妙地從這裡消失。又是一個五年了。我從人群裡找尋不到中學時期的自己,還有我的同學。

我說我還需要一點時間去適應環境。有人笑說我都呆在這裡五年了,怎麼還需要時間。我確實是需要去接受,同學們已經不在這一個事實。我執意地想要回到過去,無非是現在太糟過去太美好。可我還是一定要從捆縛自己的執著走出來。這也許是我堅強的最大極限了。一直很希望能像哈爾一樣以不同身份及性格喬裝在各個城市裡。我想那樣,會讓自己覺得還有一部分的靈魂被保護著。

關於轉系,太多人有太多想法。中六很辛苦要很多努力念理科選擇比較多退路比較寬文科班沒出路——我一一聽進去,卻沒放在心上。嗯啊哦,我一貫機械般回復重複數遍的問題。我也曾想過也許再給自己一點期限,我對吉華對理科的想法就會有所改變。我真的很懦弱吧,遇見問題,我只想藏在被子裡潛入夢境,一直逃避。如今,我只求生活安逸,不敢去觸碰那些飄浮不定的事情。這幾天雨水不斷,稍微放晴的天空霎時間又下起了雨,十足我心情一般地反反复复。思念無法收放自如,像天氣變化一樣不在掌控之間。

你問我還好嗎。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米
  • 悄悄的看了一段時間,我發現,大多數的文字都不太快樂。
    然後我回過頭看看自己的文字,原來,我也是這樣。

    我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人,無法也無從告訴你要快樂。
    但是,加油吧,看不見的未來或許很美好呢。 :)
  • 也许是因为这段时间太多事情接踵而来,所以没什么时间喘气,只有敲部落格时才有机会宣泄。

    嘿谢谢,你也是加油吧 :)

    禾火日月 於 2013/06/21 12:52 回覆

  • 瓶子
  • 为什么提起过去的文字总是那样让人心酸?
    看着看着,脑海里开始出现你一个人徘徊在学校走廊的画面。
    一个人去适应新生活会孤独,但是一个人回到以前的生活更孤独。
    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希望我们即使在不同的地方,都要一起好好加油。
  • 我像是被框架在以前的生活里,然后眼睁睁看着别人离去只剩下我不断地在挣扎。这几天跟旭瑜聊起的时候,突然找到了一个理解我所谓孤独感的人。我们一个人的时候总以为同学还在,可是其实好多人都远去了。

    为什么会心酸,因为我们都回不去了。

    禾火日月 於 2013/06/21 13: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