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30407_002638[1]

如果你還記得小綠人。

面子書還未紅起來的時候我們都是在夜裡靠著小綠人互相交談,守在電腦前面等待某個帳號轉綠,興奮又期待的心情。那個年代我們都在這空間裡,從未預想現在會走出去。

如果你聽得見那聲音。

噔噔噔。右下角再也不會出現登錄提示告訴你誰走入了你的生命,因為他們都已經一個個緩緩離去。裡頭的小綠人都灰了,小學與中學部分回憶也已塵封。

我沒想到還轉得進去,只是你也不在好久好久了。

*

同學從玻璃市搖來一通電話告別,過幾天將飛去鄰國唸書,幾年內也許沒回來多少次。數天前午夜他給我留個訊息說這消息時,我才發現去年這時候還坐在我旁邊算數學題的同座上個星期自己悄悄領著行李服役去了,無聲無息地銷聲匿跡。一切來得太突然,我剎時間有點難消化這些消息。後來收到了同座的簡訊,他一直一直都是這麼逆來順受的男孩。

座位前的其中一個女同學已經搬來檳城,等待新的旅程,而在她旁邊的另一個女生,下個星期就要到對岸唸書了。離開或是即將離開,全都是沉默又低調的,隨著時間緩緩流開。一年前我們幾位依然穿著白衣藍裙綠褲在校園裡抱怨當時有多難熬,今天卻面對著學校以外的現實洪流。這次真的分道揚鑣了,同座最後以這作為訊息的結束。

前天陪那位女同學去清理宿舍時出了一些狀況,先是房東不守信用,後來得知所有東西與被告知的不符,最後她們被反鎖在充滿狗騷味的房間裡。當下到樓下借了把鐵鎚直接把門鎖打爛。幫她們找房間時看見許多學院生,害怕自己也會被捲入如此糜爛不堪的狀況,那種需要自己掙扎才得以得到生命的未來,那種獨自一人無依無靠的活著。於是此刻才驚覺中學時期的美好。

我們只有畢業以後、離學校好遠好遠時,才恍然大悟同學已經不知不覺走散了。

幾天前這座城市下起滂沱大雨,姐姐過來接我放工。到家裡附近時看見一位阿姨撐著傘站在燈柱下,握著那日彩票成績的手還冷得顫抖。風刮​​霎時很大,她似乎也站得不穩,看得令人心疼。我們倆在車上​​猶豫了好久,最終彎回去,用五令吉買完她手頭上的紙張,吩咐她趕緊回家去,她不斷道謝然後小心翼翼地走向摩托。姐姐說,彎回去這個決定是對的。那時候我好像從姐姐身上看見了媽媽的身影,一種模糊又說不清的感觸及感動。

我呢,如今被工作掐得死死的,遲睡早醒的生活反复惡性循環著。工作還剩下三個星期,腦袋裡裝著太多的想法,很期待五月的到來。想在被關入牢籠前放肆的瘋狂一次,但也純屬是個念頭。現在需要收集很多很多的勇氣去完成我想做的事情,不過依然要跨過四月的種種挑戰。

要比從前快樂。

*



『 如果你要離去 別再回頭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禾火日月 的頭像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eARs
  • 不懂要怎么说。
    纯粹留言。
    有connect到的feel
    oppa hwaiting
  • 不需要多说,我们都知道的。

    Oppa hwaiting ! ;D

    禾火日月 於 2013/04/14 23: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