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14 Thu 2013 00:47
  • 小事

IMG_20130305_094352

『咖啡麻醉不了孤单,只会让夜更长。』

打了个没什么相关的标题,放了个没很么相关的照片,应该会写些没什么相关但可能你们接下来见到我的时候会听我口诉一遍的故事。(其实也都是没什么相关的小事)

工作的不知道第几天,没错的话是两个星期左右,时间好快。我开始做的时候郑翊还在,然后她换工作了我依然留在这毫无人烟的囚牢里。最后连亦韵也来槟城,开课了。很大可能欣美芷韵等人开课后我还会每天站岗等钱从天而降。

我的工作就是推销那些锅锅铲铲面包机blender电饭锅烧烤炉还有那个很贵的咖啡机。除了每个月头要点货算货月底要做业绩报告以外基本上我只是需要从下午一点站到傍晚六点,然后去吃晚餐一个小时,回来再站两个小时到九点就可以打卡走人了。比起那些薪水比我低却要从早上十点做到晚上十点的同事,我确实是很轻松及幸福的。

实际上我没有同事,我公司底下的推销员就只有我。里头还分成两种,一种是黑衣黑裤黑鞋的 Promoter ,属于外面公司聘请的,纯属在那里工作。另外一种是 Parkson 自己请的 staff ,白衣黑裤黑鞋。我是属于前者。不过整间 Parkson 上上下下四层楼大家都可以算是同事,不管是 Parkson 自己的 staff 还是我们这些外面的 promoter。

我的工作岗位是最高楼三楼,最多 staff 的一楼。三楼除了我跟 La Gourmet Auntie 还有 Akemi 跟 Jean Perry 因竞争关系比较没交流以外,大致上大家相处得还不错的。我对面是每天跟顾客讲我品牌不好的老auntie,旁边隔着一条走廊是 Parker, Parker 对面是郑翊以前做的 PIY。

其实我只需要顾自己 brand 的东西,别人的东西是死是活其实可以不用理太多。不过基于守望相助的原理基本上我在这里两个星期已经可以帮 Electrical 和 Household 卖东西。比如那些 staff 不知道死去哪里刚好又有顾客要买还是要看什么的时候就需要我去帮忙。对面的auntie很厉害就是招手叫人家去帮忙,自己袖手旁观(我跟说真的是袖手!!!!!!)

我开始也没什么抱怨的,做做就当作学习,不过后来如果有 staff 在的时候我都是会叫他们自己去处理。不过这里的 staff 不过是普通员工还是 supervisor 工作态度都是一样烂。像是我跟 Household 的supervisor 拿 order list 跟他讨了一个礼拜他才甘愿拿给我,而且还是拿一张然后还有另一张没有弄好那种。不过是去印出来那张纸然后拿给经理签名而已搞到好像要他命拖拖拖你以为你拖把啊。结果后来他叫我泡咖啡给他喝的时候我就没有鸟他了。

说到泡咖啡,我的公司有在买一个特贵超贵非常贵的咖啡机,最便宜三百多最贵可以到九百。而且那个咖啡还是要特别的胶囊的一盒二十八令吉里面只能泡八杯算起来是三块半一杯。这种贵贵东西要做demo给顾客,所以我学会了泡咖啡,所以也有一些sample收着。那些 staff 很喜欢假假走过来然后叫我泡给他们,开始还可以应酬下可是后来剩下不少我就直接拒绝他们了。其实还是可以泡给他们的可是因为每次叫他们帮我做那些东西搞得不甘愿那样态度又烂我真没有办法鸟他们。

无论如何,我跟他们的相处就真的是处于同事而已。不是种族歧视,但某些种族的人做事真的很不负责任很糟糕很有问题。像明明是 Stationary 自己的东西,Parkson 给工钱就是要他们去弄啊,结果东西放着不管最后是我们几个 Promoter 去帮忙弄完那些东西,那些该做事的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不止是我,很多 Promoter 已经忍很久pun。

虽然抱怨很多其实这工作还是算okay的,毕竟只是短暂性的工作,离开后也不会跟他们联络了,相处上其实算是不错的虽然不满但是还是半推半就的偶尔帮帮他们。这里工作八卦很多,大多时候我都是听听笑笑然后就没搭腔听大家在讲,我也没什么好讲的,都不关我事。

吃饭大多时候都是一个人。我还以为自己会介意一个人去吃东西结果最后还不是习惯了。偶尔跟那个名叫 ah seng 的钟灵生去吃也曾跟 Parker 还有印度婆一起去吃。槟城的东西真的很贵很贵很贵,我去吃东西都不点水结果那些人都懒得鸟我了,凉茶块三每天喝会仆街的 !!!!

我真的没有很讨厌我的工作,你知道的,我大事小事都要抱怨一下才甘愿。

*

这几个星期看了几部电影,《西游降魔篇》是我看过最让我感触最深的一部电影。我并非冲着星爷去看的,说实话,他过去十几年多少部经典电影我都没看过几个。要不是两位极度无聊的女人硬拉着我看,我想这部片下映后我也懒得去下载来看。

这部戏里很多令人觉得好恶心好恐怖的画面,孙悟空在撕咬某降魔者的时候我也感到反胃(所幸最后没有降魔者被撕咬后的画面),旁边两个女人咿咿呀呀仿佛自己的肉被啃到似的。小时候看过的《西游记》连续剧里那个一直很积极帮助唐三藏的孙悟空就这样被毁坏了。可回头想想,《西游记》本来就是叙述一个妖魔横纵的世界,孙悟空本来就是妖。

觉得沙僧那条半兽半鱼的妖怪吃掉爸爸妈妈还有小萝莉很悲剧或是觉得猪八戒把人放在火上烤来吃很恶心?我们怎么不想想自己不也是把猪鸡牛羊放在火炉上煎啊炒啊。啊不,是在用火烧烤他们前用刀一刀一刀把他们砍断砍碎。妖魔必然是肉食动物,进食也不过是为了活下去。人总是这样,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悲剧是电影,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就是老天你怎么对我那么不公平。

空虚公子不正是现在所有大家的反射面吗。装气派装高尚,最后还是被孙悟空一吹就变灰,纷飞湮灭。说话从来就不肯好好说,拐弯抹角,嘿东西简单易懂就说出来不需要藏得那么多层不是生日礼物不需要包装得那么华丽结果里面全都是一层层的报纸。花撒得再多也不见得有多高明,名牌包装得太美其实也只是个败家子。

再看看最开始,道士告诉大家村子已经安全时村民们跳下水里的兴奋喜悦表情,不就是我们自己吗。过度盲目崇拜一些人,以至自己被骗也能开心得像个白痴一样。唐三藏好意要救村民结果差点被烧死,但耶稣不也被人家绑在十字架上、默罕默德先同样被社会认定是恶人。这就是现实,不过电影只道出好结果的一面,若是坏结果,也许唐三藏被烧死了村民才发现自己怪错人,除了感叹也只能感叹。

这情况就好象当时我们被蒙上“破坏家庭和谐”这罪名时,最终保持沉默不再反击,因为我们不是唐三藏,你他妈那么爱道士相信道士能领你上天堂或是维持你所谓的“一家人感情”那你就继续愚蠢下去吧。不过回头想想,当所谓的决策者或是领导人,所看到的层面不一样,确实是难让别人理解那感受,所以无论是唐三藏耶稣或是其他圣人,故事的一开始永远都是孤独。

这部片子其实就投射出了这个社会的黑暗面,就好象唐三藏不过是想让孙悟空看圆月,岂料害死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也好像沙僧不过是要救一个小孩,就被村民活生生打死丢入河里。可就因为孙悟空逃出五指山,唐三藏才能收服他;也因为沙僧跑出来吃人,唐三藏才有机会给一个裸男唱儿歌三百首(嘿封面竟然还是佛陀出世那称作唯我独尊的画面)。我们之所以相信这些都是冥冥中自有安排,因为我们没有选择。

我不禁想起上个星期被另一个女人拉去参加《德辩》时听到决赛题的剖析,黄执中老师在点评决赛时有说,喜剧做到一种荒谬的层度,才能表达出这世界背后层面的悲伤,而同样的,悲剧在这荒唐的时空里所导出的种种笑话,其实是一种黑色幽默(我能理解的大意如此)。

从备赛到有意无意听见的各大学辩手所提出的观点(实质上是论点但我觉得那也可以是一种观点),大家都认为彻底认识这世界的荒谬及荒唐后,我们才能认清自己的位置、了解自己的微不足道,再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这世界,抑或是自己。对我来说,不管是悲观或是乐观看待世界,我们确实应该先接受,这世界从以前至今,都是变化多样且太难以捉摸,而我们自己是微弱又无助的。

最近身边太多朋友不断失恋并且是被劈腿,这事情让我对爱情的信念逐渐淡化而对爱的印象最终变成一种畸形的状态。管他什么大爱小爱,最终段小姐死去陈先生抱着她落泪那一幕确实让我有股冲动想真正的谈一场恋爱。

至于像《百星酒店》和《我爱香港2013》这种贺岁片,除非吃饱没事做钱多没位花不然回家上PPS看就好。

*

上个星期二跟戏剧的朋友去吃宵夜。
上个星期三跟戏剧的朋友去看电影。
上个星期四两个女人来找我去看戏。(间中就是吃吃吃做工吃吃吃)
上个星期五做工做工做工做工做工。
上个星期六做工做工做工做工做工。
上个星期日做工做工做工做工做工。
这个星期一做工做工做工做工做工。
这个星期二做工做工做工做工做工。

今天跟一个女人去吃subway看电影吃冰淇凌然后她买了一双鞋。

*

我上个星期梦到领成绩的那天,成绩不是我理想中的成绩,朋友们喜悦的开心欢呼着,我一个人站着流泪,哭着醒来。

我前几天梦见第二十八届培训营分享会,我忘了自己说了什么,但营长说感言的时候,我开始哭了起来。

我都以为我不在乎了。

*



『 我没有哭 也没有笑 因为这是梦 』

我想我真的是喜欢上你的体温了。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雨天
  • 都说梦境和现实是相反的,我相信你会有好成绩的:D
    btw 我很好奇你梦中的28届营长是谁?哈哈哈
  • 谢谢你的安慰虽然这回复有点迟了哈哈。

    下次跟你讲 LOL

    禾火日月 於 2013/04/01 02: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