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09 Fri 2012 02:31
  • Bygone

IMG_20121104_082502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似燕归来。』

写完了几张考卷,始终是考完了四科。

我不断提醒自己时间会过得非常快,除了要适应还要珍惜。一觉醒来又是新的一天,所有事物又推前了一大步。然而我依然原体踏步,丝毫不动。也只能无奈且无助地看着大家随着在时光底下的一举一动。

这四科里基本上不好也不坏。马来文及英文的题目就像平时那样,写了似懂非懂的东西。昨天打开历史试卷二的时候,脑袋开始混乱起来,这几个星期读的背的全都纠缠在一起了。也没差,那些都没有出现在这张试卷里,我转头看了看同学,大家都会心一笑。我把大马历史弄混淆后,也把世界历史弄乱了。于是历史挂了。没关系反正都过去了。

今天考数学。大致上还算不错。考试卷二的时候发现自己忘了把摩托钥匙拔出来,心急如焚。我深知这样的情况下我无法冷静的思考,于是说服自己几时摩托被驾走最多也是到警局报警,没什么大不了的。做完整份考卷后再三检查,然后就离开考场了。赶紧奔去停车场。谢天谢地,锁匙完好无缺的插着。

嗯,这几天都是这样过的。

考试前去了佛学会的考生祈福会。看见了许多我以为不会出现的人,呵。随后上个星期六被逼去YTSP的聚会,基本上和去年一样无聊。但今年延长到五点,结果我就跟着大队去了非常没有重点的种植园和玻大图书馆。那图书馆真的非常舒适,仪器都算先进,但可惜不是州图书馆,而且坐落非常偏僻,不然我一定会天天去那里读书,哈。

在车上跟抒琦秋佳稳晟敏佳(咦她名字是这样吗?)聊天,所以也不至于那么无聊。六点才回到家,很久没有从巴士亭走回家了。去年的时候我们一行人从槟城回玻璃市的时候,我好像也是这样走回去。那时天色很暗,我却累得无法思考。这次亦然。

随后就开始了等待已久的大考。

考试的前一晚都无法入眠,在床上碾转难眠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醒来后常因睡眠不足有点头痛,这情况以往都不会出现,这几天却频频感到头痛,特别是考试时特别剧烈。一直告诉自己再忍一忍就过了。

最近胃口极差,午餐没吃而晚餐吃几口饭就觉得很饱了,甚至会感到反胃。那天看见自己毕业礼时跟同学的合照,我的脸又消瘦了,应该说是脸颊两部陷进去。前阵子艺宁常说我面色苍白。我以为只是睡眠不足,但似乎不是。想要好好重整自己的生活,也一直告诉自己考试后需要从新调理所有事情。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到底怎么一回事。

大家都在想毕业后要做些什么要到哪里完。我却在这个时候才害怕离开念书的日子。大考结束后就需要开始决定升学的事情。那天跟家人谈了谈,想要去侨修部的念头又开始动摇了。我想若那么幸运被大学先修班录取的话我应该会放弃到台湾升学的想法了。我很害怕大考结束后需要面对这些事情,希望能一直这样念书就好了。

我始终还是少了追逐的勇气。学费工作金钱依然是最后的顾虑。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不顾一切的就这样离开,但若离开,就是数年且命运一切模糊。我畏惧的不过是不保障的未来。

这也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

还剩下多少天啊。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birdbird
  • 船到桥头自然直~我永远相信这句话~
  • 我也是,不过在这之前也是需要努力的。 :)

    禾火日月 於 2012/12/01 03: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