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12211713

好像梦一样。

恍然发现全国营结束快三个星期了。匆忙的结束六月假期后根本没有什么时间去回想起全国营这回事,虽然面子书上热得像烧开的锅子。至今我都觉得那几天像是做了很长很长的梦,反反复复的甦醒沉睡。

已经打消了想要记录每一个细节的打算,毕竟我也想不起那几天到底我做过了什么事情。全国营的回忆像发黄而脱落的墙纸,零散的散落在地上,凌乱不堪。

还没有到那里之前,我已经让自己做好心理准备这一次的全国营情况不是那么理想。

坦白说,报名时我前后接触了秘书、交通组和营长,当时和他们对话的情况已经隐约让我察觉到一些不妥。比如说我在很早前就已经把影印的bank in receipt寄过去,也寄去他们的官邮址。结果秘书一通电话过来就要我重新发过去。换作是平时就没关系,但当时我已经是赶着去火车站,而他们到最后一分钟才来处理我的东西。追问之下,原来是因为更换秘书而前秘书没有把资料交给新秘书,以至我需要把东西再发多一次。

而交通那里也是让我一度很不悦。全国营必定有探班学记出席,但全国营专页迟迟未有巴士的消息,要在我几度的追问才有价钱列表。其实这种东西早该就直接放出来,何必等到人家追问了才放出来呢。而且报名表格那里也没有列好回哪里的巴士票。因为担心买错票所以我打给交通组组长。也还好我打,不然他就真的要帮我买回槟城的票了。

那晚过去关丹时一路上同样难眠,但也比从吉隆坡回来时好得多。

兜了几圈才找到该中学。下车时带有当初当营员时的焦虑和兴奋。原来我们是最迟的一区,很多区早一天就到了,也做了许多所谓的交流。结果一下车还是遇到了一大堆问题。当时一下车我们六个探班就显得很格格不入。很明显其他探班学记已经“升级”了,成为工委,还穿了黄色的tshirt。

后来得知那件衣服是需要购买的,我们几个坚持不买。结果得到两种回应,第一是主席告诉我们说只要是工委一定要买那衣服。再一次问副主席的时候,他说不一定需要买衣服,不过一定要买吊带,但其他“探班学记”都自愿买了(不过后来听说是前一晚被人家逼着买的)。后来我们几个也只好妥协。

不过其实我到现在还很不满意,衣服的价钱还好算公道。倒是那个什么吊带,竟然要价RM8。天呐我们的吊带成本也不过是RM1++,弄不见了参袋子也不过RM2,这个不过宽了点就变成RM8,什么天理。其功用是说区分工委和营员,结果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隔天我们吃午餐还是晚餐的时候,膳食组的人竟然不让我们拿,后来是需要我们亲自表明是工委他才给我们,别告诉我天色晚他看不见吊带的颜色。况且我在全国营呆了三天还是有营员一直把我们几个错认成营员(或许是我们留个曝光率太低哈哈哈)。

下午也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反正我们留个都干脆趴在后面慵懒的看着他们进行活动。后来也是有俊桦罩着我们才避免被吃掉(甚至死了也不知道什么事)。结果六个拖着沉重的脚步爬上去睡午觉结果错过了跑站游戏,不过也还好,本来就没打算参与所以都懒得走下去看他们在做什么事情。

后来听说晚上有玩鬼类的夜间游戏。因为听俊桦说他们东海岸的这种游戏通常玩得很凶,所以我们五个(不包括可怜的奕航)几个就兴冲冲跑去自荐弄废站,结果我就很无端端的被派去当阎罗王。化妆化了很久结果阎罗王就当不成了,猫王就有一个。反正暗暗的他们也看不到。然后下了很大的雨。我也很无奈的找不知道在哪里的站。

其实我知道这站很重要所以很努力的问节目组关于那些资料,可是什么都没有,不过也算了不在我范围内的事情。其实那站很无聊啊就一直在派灯笼那些。槟吉玻北霹雳的学记很强,光听声音就认出我是谁了,呵呵。

后来结束后我就很快地溜走了。跑去走走看看,其实也没什么惊吓啊。一路上我就贴着那些组然后跟着他们一直走,结果被某组的组长一直把我的手打掉。觉得很无聊所以就跑去找琪洁郑翊,没想到欣美伊婉也在那里。然后就陪他们在那边一直哭了很久很久,又哭又笑。

其实那站也算还好,因为最大的任务就是装家属哭个不停。然后我们五个又哭又笑的,那在那边讲话。他们最厉害的就是看中我们是槟吉玻北霹雳的探班,所以派我们区的学记来抢金银纸(其实也不过是报纸,而且那些褶得美美的都被琪洁撕得乱七八糟)。

哭到两点正式宣布结束。

不过据说哦,这次玩这个游戏的确是闹了一些东西。先前是听说这所学校不太干净,然后我们就问俊桦没有拜拜讨个吉祥吗,那时俊桦就说若是拜了更会惹来这些东西。结果听说那晚迁维看到远处有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人跟他招手。后来又听说有一组人跑站是看到二楼那里有一群穿白色西装的“人”向他们招手,不过当时我们全部人都穿黑衣啊。后来的后来,听说我们离开那晚四楼那里有桌子椅子抛下去,可那时没有人,但桌子椅子就碎了一地。

当然都是听说的,我没遇见。(阿弥陀佛)

然后那晚我的脸洗不掉,一肚子火又遇到语气不好的人。检讨会拖了一些时间貌似又不是在检讨,结果那晚整个人就不想冲凉就直接倒下去睡着了。

第二天也忘了自己几点醒,也忘了有什么活动。好象是外出啊。去公园去海边。具体细节都记不起了,反正就是被叫去带队结果又看到该做事的人就一直在那里摇脚结果我们几个又火攻心就直接跑去游乐场坐着聊天。然后就.....脱离大队了。霹雳的那群男生也跟我们一样命运,就一起走去海边。

那段路真的长到...............

我这辈子走过最长的路就是那一次了,连学校的越野赛跑也没得比。当时我们一边走就一边呐喊,然后就一直骂一直骂 @!#$%$^&#$%!@ 哈哈哈哈。ermmm,我什么都没有说到,是郑翊说的。终于到了动物园还要上斜坡,走得快虚脱了。然后快到海边的时候看到一辆车自己去撞巴士结果前面落掉 LOL

到海边第一件事就是歇着。然后本来要去McD买东西喝,结果被阻止说会被骂。结果那个工委阻止我们后我看到另两个工委大摇大摆的拿着Krusher走过来。唉我也不想说了。为了让心情好过些直接拖鞋下去海边。其实我们是比营员幸福多了,因为我们还可以碰到海水,他们却只能看着流口水然后在那边玩rebina跟lemon的游戏。

让他们晒了很久的太阳,喝了一杯milo解渴就完事。好在我还吃到Mcflurry不然我会发神经。然后就回去了。感谢上天怜悯我们有巴士可以坐。走去巴士那里时帮一个雪隆的学记撑伞,然后他一直拉着我说:“学哥不要这样被别人看到就不好了。”

我那时问他雪隆的学哥学姐会帮忙撑伞吗,他说不可能。然后我干笑了三声,又说要告诉国刚这件事,结果他被吓得急忙把雨伞抢回来。那时不禁想到今年新春的情况,那时槟城的太阳也是那么炽热,不过带队的工委们都撑伞护着那些学记。想到这里都觉得有时我们太纵容他们了,那时我是陪着他们一起晒太阳的。

回去后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貌似是我那两天第一次冲凉。

终于有点精神时就赶着要去林明山。一路上讲了很多也不小心射了某个人,好可怜哈哈哈。早在还未过去林明山前探班学记的怨气已经很重了,到处都可以听到细细碎碎的声音,我们和森州还有霹雳的探班也越走越进。到了林明山才是真正的爆发。那晚一大堆的事情根本不想去理。

不过检讨会时倒是跟主办当局反映了我的不满。我们区的小学记胃痛竟然没有热水,当时看到膳食组那张快死掉的脸我也不忍心骂下去了,毕竟他一个人招架三百多个人的食物已经不简单。可是检讨会时还是忍不住要反映。结果得到了乱七八糟的回答。后来其他人也相继发言,结果把主办当局逼到死胡同。

Hmmmm...当时就有一个很英勇的人跳出来,然后一句话化解掉我们所有的质问。他说:“你们没有学海精神,你们自愿来帮忙当工委就应该互相帮助,不应该这样对我们的工委。”

yea 轮到我们静了。

我们只是懒得跟他吵不然都不懂有没有得到睡觉。嗯接下来就很沉默的继续会议,反正工委团那里也是很尴尬。反正接下来的两天大家也没什么心思了。到时因此才把我们七区的探班拉得更亲密。

回去没有睡到两个小时又爬起来上山。很累然后那群女生爬到半山就走不动了,干脆在半山那里的亭子睡觉(天呐还给晨运的路人看咧)。我和奕航就很努力的爬上上,结果从四点多五点等到七点多,神马都木有,就是有一大堆浮云。我累得干脆在山上睡觉,然后还因为太冷所以去抢某个霹雳学记的外套来穿。

所以结论是没有看到林明山所谓很美的日出,也因为太多人也没有什么心思去欣赏云海。结果抱着很大的希望就如此心碎了。结果接下来期待的林明面让我更心碎。我家每年都吃这个火锅面啊...............(悲催)

算鸟接下来的running man啦霹雳叭啦我都不管了。

跟森州及霹雳的探班学记一起骑脚踏车,心情好起来。就这样上山下水,享受那种乡镇的朴素。整个感觉超棒的。那里的河水非常非常清澈,然后我们还说要学古代人喝喝看哈哈哈。然后过吊桥啦跑去看他们跑站。简单但是快乐。

然后回去学校。

然后去帮忙膳食时也是做了很多三八事情。郑翊和伊婉真的很够力,把人家的汤匙埋起来很就算了,还把饭放在小格那里,欠打够力。然后不小心丢下琪洁一个人帮忙做装汤阿婶,我们跑去吃晚餐,哈哈哈哈。

原本以为讲座结束了,结果走过去时讲座拖了一个小时多。然后各区表演时很不错咯,原本对森州的手语很期待结果有点失望。然后整个节目的流畅度很糟糕音响那里频频出错。记得去年各区表演虽然没那么high不过都是很流畅的。然后本来很担心槟吉玻北霹雳的表演,结果呈献出来的很好很棒,很开心哈哈。

那时很多区跳韩舞,其实一直觉得学记队跳韩舞是没什么。只是心里有点疙瘩是去年被某个外区的学记骂说我们没规矩说我们口号是方言,那个人还是现在的某某高层呢。但是除了森州以外我根本看不出那区在这方面有捉得很严。韩舞还是不是用韩歌,比方言跟严重,东海岸跳的团康不也是有英文歌,不是说要用华文交流吗?我这辈子最讨厌是双重标准,特别是这种严以待人宽以待己的人。而且在去年检讨会之后我们也努力减少使用方言了。

反而我很佩服马六甲学记。虽然都是到现在韩歌韩舞很夯,但是他们选择跳中文曲的舞蹈。而且他们让我觉得他们的舞比韩舞的花招美得多。当然我不是批评那些有跳韩舞的区,我也是觉得韩舞跳得很好的话很yeng的,只是我觉得马六甲在这点让我很欣赏他们。

跳到人家进医院。然后带动跳时我们故意唱反调跳自己的手语(想起来还真坏)

那时主席说一点开会,然后距离开会只剩三分钟,我们六个就冲上去大本营。结果最早到的还是我们啊。等了半小时他们高层才慢条斯理的过来。听说那半个小时他们都在跳团康,呵呵。如果是我亲眼看见我一定会过不给脸的痛骂。算了不说了。

那晚的检讨会也发生了很劲爆的事情,本来差点睡着都醒来了。详细内容就不说了,反正有很可怕很可怜很可笑的事情发生了。然后就,酱咯。不关我们探班的事的。也可惜我没有勇气成为好人。那晚跟其他区的学记坐在走廊聊天聊到凌晨四点,哈。

那晚睡着后就是第四天了。

我貌似是中午十二点才醒。他们几个早早就起床了,也跑去外面吃早餐又买饮料给小学记。我第一次睁开眼的时候还看到宿舍有人,第二次睁开的时剩下五六个,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就只剩下森州的润隆。然后冲凉后就过去找奕航,结果很生气他们不要下来陪我们,就跟奕航两个一起生气的吃roti canai。

我醒来的时候怀旧游戏结束了很久了,已经是天才表演。然后也不懂是什么东西了一大堆有的没的,我们跑到外面吃晚餐。然后回去时又有学海之友带我们去吃satay,很开心哈哈哈。然后在那里遇到霹雳的学记,然后就说他们 bo jio,结果他们都听不懂。

还跑去学海编辑室和负责人住的房子,跟uncle tan一起玩地震 LOL

最后回去时已经是整个营的尾声。那四个家伙匆匆就离开了。其实我也突然很空虚,和欣美两个像是被抽空那般站在后头看着大家。看着别人落泪离别,心里却异常平静。还帮uncle tan找那些落泪的场面。或许是太有空了吧。

跟几位相好的探班学记比如说森州的润隆永盛乐扬、柔佛的宁馨陈莹,告别后就一个人独自等巴士。突然想到说第一天时 Fashion 在主持时很像在飙泰语,然后一个人自己傻笑,又想到叫那几个东海岸的学记叫做 Fiona Sabaria Maria。好快。

然后就回去了。该说的,也在巴士说了。听不到的学记下次问问别人吧。

*

然后就结束了。

真的像是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那几天跟欣美伊婉琪洁郑翊奕航一起的时间就这样结束了。还有跟其他区的学记一起做交流,讲八卦、发唠叨。虽然一开始很苦,可是感谢有你们陪我一起苦中作乐。谢谢让我有那么感动又开心的假期。

做梦一样。

*

D7000 1685

超级星光大道啊哈哈

D7000 1783

开幕帮忙拉彩炮时,全部都是hiao hiao的

D7000 1890

猫王 lol

D7000 1942

通常轻的人跳得比较高 :P

D7000 1947

想要模仿当时功力不足所以没那么强 :目

D7000 1950

这张很有感觉 :D

D7000 1957

SPM很难,我不活了。(也还好没有仆街

D7000 1992

在林明山时一群探班骚扰营员哈哈哈

D7000 2033

林明山的云海,至少令心理平衡下。

D7000 2047

柔佛、槟吉玻北霹雳、森州及雪隆的几个探班合照 :D

D7000 2084

其实我真的很好看,身高问题而已(拖

D7000 2066

明年到我们啦,小瓜们要加油 :)

*

掰明年见。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