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03 Sun 2012 01:02
  • 善辩


1

她说的,辩论是为了证明我们善辩,也很善变。

随着全中辩的落幕(实际上结束时我已经在别处),一直苦苦撑着的辩论队正式解散。我也正式告别中学的辩论生涯。三年里不晓得是怎么在那些冷嘲热讽里挨过来的。但如今回首,那些话语或是眼神不过是过眼烟云。已经不太重要了。

当初中二想要加入辩队的时候老师要我把机会让给大我们一年的学生,后来他们挫败后就再也不想要出队了。曾经有段时间很生气老师不让我加入辩队。但或许因为如此我在后来的一年更努力的证明自己(虽然也没多大的努力)。终于在中五这一年打入全国赛。

别人不看好我们、说我们侥幸、说我们没对手,我们也都麻木了。毕竟成长的路途中如果缺少了别人的伤害,那就会显得更孤独更漫长。

考试结束后赶紧筹备。间中发生了一些很不愉快的事情,大家的情绪都很不稳定也很不开心。但也因如此我们遇到更好的。塞翁失马,呵呵。那段筹备辩论的时间每晚都在跟桦坚通电话,从辩题料到辩手及辩坛八卦。筹备时偶尔也会很失落,有时候进展很慢都会很懊恼。

记得有次在港口时找不到午餐吃,结果我们几个就回洁乐家煮面吃。而且还是我煮,哈哈。

20120528144016

他们都很幸福啊,因为不多人吃过我煮的........快熟面和炒蛋。

比赛的前一天就没有备赛,那几天下来都觉得很累。辩论其实是很累的,脑袋思考得太多结果整个人就会精神错乱。最后一次备赛没记错的话是在欣美的家,然后那晚我把外套啦衣服啦等等全部留在他的家。结果到半路想到又弯回去拿。累死人。

后来就去PJ了。

20120530191128

七点的火车很准时。

坐跟不让别人躺他肩膀的欣美。七点到十二点都很活跃,或是太兴奋或是时间太早。火车到大山脚开始倒退的时候我们几个都很兴奋(其实是我旁边那个而已)。开始讲一些很白痴无聊的东西,比如说如果僵尸爬上来我们该怎么办是不是有吸血鬼在后面拉车等等。

那一晚我并没有睡得很好,严格来说并没有睡着。我换了很多姿势依然无法入眠。无论是把脚拿起来,还是趴在行李箱上面,都依然很清楚的感觉到整列火车的震动。将近五点我就已经起身等候目的地。

过了几站就到 KL Sentral 了。

时间还早,所以就呆在那里的麦当当很久。从人群稀少到人群汹涌。

20120531061005

好象是第一次吃麦当当的早餐,每次都是吃宵夜 LOL

后来联络上福联青的人后就跟桦坚一起过去酒店那里。没有想象中的尴尬,司机人也很搞笑。嗯其实也不是很远啦,或许是司机的驾驶技术很好的关系,很快就到PJ那里了。

由于还早所以就占用工委室来练习,一开始很不在状况,后来就慢慢适应了。解决午餐后跟高阳打友谊赛。那两场真的很糟糕,比州赛的状况还糟糕。那时大家突然失去信心,一整个人就很泄气。很感谢高阳的辩手当时一直鼓励我们,然后还帮我们理清很多问题。

那时情绪很糟有落泪的冲动,可是却没有办法痛痛快快的哭出来。

晚餐后继续备赛,整个状况才慢慢好转起来。大家都讨论得很激昂,也笑得很开心。也许是习惯了这种过于慵懒的态度,所以我们都很自在,反而看桦坚有点不自在。觉得有点对不起他。

然后第二天比赛输掉,11比4。

中间的过程我不太记得了,也不想去记得。只能说对方的主辩比我们遇过的任何一个主辩还糟糕,二辩三辩比我们遇过的任何一个都还要野蛮不讲理。二辩整个态度很不好,也不明白为什么是他进入最佳辩手候选而不是欣美。对方整个就是乱打,然后我们也是乱打回去。

评审讲评我只记得有个说我们要跟仆街划清界限,几个称赞我们主辩稿很好。啊对,还有一个评审很帅。那是我比赛结束后还跟欣美一起讨论那个评审(根本就不想理比赛了)。其实我以为不会输得那么惨的,虽然没有很难看可是票数全部都被反方拿去了。

印象票和决选票都是很主观的,所以我们都拿不到。分数票拿了三张,算是不错了,至少分数来看的话我们还是有一定的能力。

谢谢当时有人称赞我是一个很不错的结辩。其实我比完全中辩才发现自己更适合打攻辩,若大专有机会打辩论应该会转去攻辩吧。只是需要改掉自己讲话很长的坏习惯。

比赛后检讨到忘记晚上有全英宴,那时我们还在抱怨晚上是不是吃饭盒。不过全英宴也是so so,全部队都必须上台所以我们上台讲了很冷很废的笑话。原本要讲关于福建话“红红不害人”的故事,但顾虑到说有几个老人家在会避忌就不说了。颜江翰的笑点很低,然后很可怜的需要配合我们的烂梗笑,哈哈。

回到房间还是很伤心,所以就一起看Alice in Wonderland (喂没有关系)。

刚好保姆来找我们。

20120601224406

青色衣服的是我们的保姆,很可爱哈哈哈。

看完戏本来要pillow talk结果太累了就懒惰了。冲凉收拾等等都已经是午夜两点了。黄靖颖先生睡到好像死去那样,于是我、桦坚、健鸣就随便聊天聊了蛮久。

第二天早上六点被叫醒,赖床下就去冲凉吃早餐。然后就准备回去槟城了。

谢谢一行人把我和欣美送到门口还帮我们拦了一辆德士,还真的托你们的福那么幸运。然后很快就到了车站。两个没有自己搭轻快铁经验的家伙很无助,不过又学到了新知识,哈。

20120602082231

人烟稀少的车站。

轻快铁里我们俩都没什么对话。太累了吧。转站时很害怕走错路,于是闹醒了晋扬,真的很不好意思。到了 Pudu 时很害怕。太多时候我很容易失去安全感。有时候表现得很勇敢只是情势所逼。我特别害怕买巴士票、到柜台付钱等等这类的事情。我不知道自己是怕什么,可能是害怕被人家骗,怕弄丢巴士票等等。一直很害怕。

20120602094638

好不容易找到最早的巴士。

10点半的时候巴士还没来,我心急如焚。是不是被骗了。是不是买到假的票。是不是巴士已经开走了。内心很纠结可是无从释怀。一整个人就是神经兮兮的。得知巴士在外面的时候我内心松了一下。这巴士的服务真的很糟糕。

一路上就被很多人的电话闹醒。反反复复的睡了又醒。最终亦安全抵达槟城。

*

20120602080009

桦坚要我写一篇长长关于他的文章。

其实不说我也会写。除了谢谢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知道桦坚这一个人是精辩之前开始,那时常在精辩的网页看到他的名字出现,没记错的话那时有跟欣美提起过这个人。后来精辩的时候有看过他,然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临时找他来当教练其实也是蛮突兀的,那时我也考虑了很久。我是个忧患的人,常会想很多未知的问题。但最终没有选择才把他拖下水。那时真的很害怕会害了他。那几天几乎天天跟他通电话,然后在电话讨论辩题,总觉得他们雪州的层度很高。最后一晚时因为我的状况不佳,没讨论到什么就挂掉了。

谢谢安排高阳跟我们打友谊赛,让我们发现自己的错误及缺点。虽然并没有及时纠正所有问题,但我想如果没有友谊赛我们比赛时会很糟糕。也很感谢高阳的同学,我真的很感谢他们那时对我们的态度。很棒的辩论队。

抱歉让你失望了。

你生出了一篇很好的主辩稿,可惜我们打错方向打错重点了。评审的点评也说主辩稿很好,问题是出在我们。真的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知道我们抽到那么好的签运是很有机会打进四强的,但第一圈就输掉让大家都非常失落。

你是一个很棒的教练。或许多几年后,我们就会在评审席看到你了呢,哈。

20120601224112

感谢这三年走来的队友。

无论是离开的还是现有的,能打入全国赛都是靠大家的努力。虽然有时很不爽当中几个懒散的态度,但忍着忍着也就这样过了。辩论是团队比赛,没有了你们,我想我什么都不是。

感谢彼此给对方一个那么大的学习空间。未来无论会不会继续打辩论,都要记得我们努力过。此生无憾。

*

关于辩论啊。

其实我曾经一度沦陷在挣扎中。比州赛的那段时期我很压力。因为我的思绪一直停留在世界是主观的这个想法。我认为辩论并没有太大的意义,想要退出。当时我认为辩论不是讨论,而是在比谁更厉害扭曲事实。

我也许很自负,也很自大。我认为只要我有一天遇到一个更好的团队,我一定会表现得更好,也许不是那一个团队里的最棒,但会比现在的我还要好。我们几个从不懂得辩论,慢慢得学习到辩论的基本技巧,就这样毕业了。对我们来说,打入全国赛已经是最大的能力挑战。

曾经我也怨恨为什么我们不能像别人有一个正式的教练;曾经我也怨恨为什么我们只能靠自己六个这样打到最后;曾经我也怨恨自己为什么只能躲在小小的玻璃市。但很多东西没有选择,即使再努力也没有选择。学习如何去适应整个客观环境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辩论始终教会了我太多东西。无可否认。

至于大专辩,随缘吧。 :)

*

感谢这三年成就我们的各位,感激不尽。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瓶子
  • 没有你们,我也一样什么都不是。
    看完了,感觉更满足了。
  • 希望其他人亦是如此 :)

    禾火日月 於 2012/06/25 00:23 回覆

  • 冥王星
  • 时间过了这样久后来到这里才看到。
    现在已经夜深,忽然看到这篇文章有淡淡的感动,要是更早之前看可能会落泪(?)哈哈哈 !
    先说个废话睡醒后再回复,晚安。
  • 冥王星
  • 看了一次又一次,想说,辛苦了。
    辩论就是如此,高阳成立到现在,其实也是处于摸索的阶段。
    我们应该庆幸我们有接触辩论的机会。
    很高兴能够认识你们这一群人,哈哈
    喜欢辩论就继续走下去吧 =]

  • 你才幸苦了,哈哈。

    最后那一句话,也请对自己说。别放弃。我想坚持下去你会是个很出色的辩手,不然当个出色的教练也好,呵呵。

    感谢你的出现。 :)

    禾火日月 於 2012/07/09 01:17 回覆

  • 冥王星
  • 嗯。
    也感谢你们的出现,大家都很棒。
    你说的啊跟我一起打大专 ? 哈哈 ! XD.
  • 是啦一起打大专 :P

    禾火日月 於 2012/07/15 02: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