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07-23-03-07

笑一个。

沉默的这一周里似乎有很多事情。我害怕被误会,那种感觉很难受。于是我常解释,总觉得解释后了心里会好过些。原来不是这样的。当别人已经认定判断你是如此的时候,你就无法在他的印象里转身了。那解释了也徒然,只不过让误会更深。

我们常急着解释些什么,深怕被误会。回首后才发现那些话语多么愚蠢无知。沉默或许不是最好,但也没有什么不好。我只是想要成熟点。

真的不想解释,那就微笑。

*

过去几个星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需要很用力的去思考才能有些头绪,否则我只能握着那些丁零的片段发愣。我惊醒后才想起今天已经是四月的第十二天了。十二天意味着什么呢。我离开中四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还是无法适应这种赶时间的生活,以至我对日期以及数目并不太敏感。常要转头问同座或是前面的同学,诶今天到底是几号。

时间越来越少,想法在脑里越来越窘迫。它像是水泥不断从上灌入,然后渐渐硬化。所以我都无法思考了,对不对。不对。太多想法一直在动摇着我。过去的几个星期里真的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情。我还记得我说过我需要把生活的点滴记录下来,否则一段时期后我就完全忘记当时的感受,甚至是所有。

所以,过去几个星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

好像有一件事情是这样的。

当时同学们很心血来潮的想要一起去吃午餐,所以我们一行人约好星期五一起吃午餐然后再去学校补习。基本上大家都过去了吧,很热闹的吃完午餐再去吃冰。然后还享受了3分钟的按摩。好象是这样了。其他的都记不起了。

距离中一那年以后,我们再也没有那么亲密过。我常觉得学校是社会的缩影,同学与同学之间有摩擦或是不合本来就是普通的事情,只要保持一段距离就好。我从小就知道自己是极难相处的人,能忍受我的人不多。这几年同龄同学本来就有各自向往的团体,所以我们相信只要触碰到对方的底线就好。

大概我们之间也有很多从未想过我们会那么要好。可以一起去唱K吃午餐一起聊八卦。某段时间开始我就觉得毕业后我们一定不会再联系彼此,更别说是同学会。但中五竟然是一个如此美好转折点。这五年的争吵或是笑声如此难能可贵。想了想,再多几个月我们就真的要很勇敢的向对方告别,我们之间会不会有人就如此狠下心,再也不再联系关心彼此呢?应该不会吧。

相比起其他人,我们真的幸福很多了。虽然你们这群家伙常嘲笑我唱歌难听(青峰唱歌不难听!),不过我还是会再唱多几个月给你们听的。毕竟毕业后,要听就要特地打电话给我了,哈。

越说越远。快毕业了吗?真的诶,快毕业了。

*

记忆里又好像有这么一回事的。

那天我去补习的时候看见一个女生旁边放着一个比她还拉风的头盔。补习后自然是需要载她去某个地点跟某些人幽会。嗯。请相信我的摩托技术是合格的,不然这女生现在怎么还好端端的呢?不过一路上还真惊险(算是只是很短的路程)。

时间很短,我们所有人的交流仅限制于眼神交流。

20120325130024

妈妈说多吃菜对身体好,所以我们把菜都让给她了。

我们应该再也没有办法成员齐全的坐在一起了吧?诶等等,或许你们也忘了所谓的“成员”了吧。我知道你们常在背后偷偷说我是个固执的人,宁抱着记忆载浮载沉。

我承认一直以来都只是我太执着。

*

廷治回来前联络了我要我安排他的活动。

他回来的那个时候刚好王琪洁也回来。他到我家的时候就顺便弯去找琪洁。那家伙还在佛学会吃火锅,真过分。然后一起吃晚餐。聊了很久很久。先是琪洁被酸到很可怜,然后我被酸到更可怜。跟他们聊天很开心,虽然当中有激动成分不过还是都是属于快乐的一部分。

之后的那一天早上清明至下午,将近12点多才回到家。后来完全忘记廷治约了我打羽球,而且也放了欣美芷韵他们的飞机。他到我家后我才慵懒的从床上面爬起来。对于一个运动白痴,这已经是最积极的行动了。

去当时只有我、廷治、齐晟还有齐晟哥哥。第一次跟齐伟交流(?)就被欺负到很可怜。三个人根本就是欺负我欺负得很凄惨,把我当笑话看。不过球艺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的进步,哈哈。齐伟还说要请我红豆冰当赔罪,结果没开。这帐我先记着了,哈。

20120401171834

他在自我虐待。

晚上跟廷治一起去看了天才表演。原本有很多话要说,不过好像都在那天说完了。之后又一起跟齐晟吃晚餐,说了一大堆关于某人的经典故事。嗯,或许会遇到呢。

呼,谢谢让我有一个美好的周末。

*

关于辩论其实并没有太多话想要说。

虽然是压倒性的胜出,我还是无法压抑内心那恐惧。成绩公布的那一刻其实我脑袋有点当机。问题终究还是会出现的。我记得两年前报名精辩以后,健鸣问我若是精辩和学记培训营撞期我们该怎么办,我二话不说的决定一定要去培训营,所幸没有撞期。去年精辩与培训营撞期,我和欣美第一时间决定以学记为主。

先前收到消息说今年全国营会在六月一号至四号,而比赛当天树楷老师说全中辩是六月一号到三号。于是成绩公布当天我的脑袋就这么一声“咔”,当机了。评审老师好像在人群离开后问说为什么赢了冠军却一点开心的样子都没有。我当时并不想去比全中辩,因为对于我,作为学记联谊会主席的责任更重要。

别人不明白我没关系,只要我不后悔,不是吗。

所幸最后全国营筹委团最终宣布正式日期为五号至八号。我这两难的问题终究也是解开了。那几天里很多人尝试说服我选择全中辩,特别是学记队的前辈也说这机会难能可贵。只是当时我顾虑的不只是那么少。无论如何,不想再去想了,反正已经过去了。

辩论最开心的不是赢了比赛,而是筹备过程里那种辛酸却带点快乐的感觉。和去年一样,比赛前一天都会集合在其中一个队友的家里做最后的准备。去年是欣美家,今年是洁乐家。另外,旭瑜因为父亲的关系无法参赛,所以换了靖颖进我们的队。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

就在比赛前一天,很多人的秘密都被爆了出来。结果让我们几个大跌眼镜的事情不断蹦出。不过最重点的还没来。那晚就到了某个时间我就觉得累了,所以决定去睡觉了。于是我到房间霸掉单人床,结果健鸣和靖颖就很gay的一起睡沙发。而洁乐和欣美是睡洁乐的房间。

结果在我熟睡以后,他们四个竟然爬起来聊八卦。而且第二天醒来后还要特地告诉我。结果我只能无奈的大喊 left out。哼,我再也不要跟你们一起睡觉了!还有,不准在我背后偷偷说我的坏话。

不禁想起当初抱着一股热血到KL去比精辩的时候。那时我们懵懂无知,却有着那么大的勇气。如果再次给我同一个情况,而我却是现在的我,应该会站在犹豫不决的天秤上无法做出决策。这两年,我失去的很多,最多的是勇气。

20120408141744

有人说我戴眼镜辩论像色狼,也有人说我很斯文。大家开心就好,哈。

*

被误会的感觉很难受吧。

有些话有些举动真的完全没有恶意。只是太多时候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没有想要吵架的意思,也没有想要争执任何对错。我只是介怀自己被误会。我不晓得你们怎么看待我,或是我们。只是有些事情不是表面那样简单,我希望你们能尝试明白我的处境。唯一想要说的是,我们也是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努力的。

我选择这样片面的带过,不是因为我不敢回应,而是我不想把一件小事闹大。因为你不明白我,所以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我只是想成熟点,而不是还会因为一时之气而在公众前如此不理智那个我。

*

又要考试了。

不知道还有几天。自从知道全国SPM 9A+的学生有一千多个的时候我就开始对读书这回事失去信心了。按照我现在这种情况,要拿9A+应该是比去刮陈老师一巴掌还要难的一件事。虽然说完后又会有人说我很假一定是背地里拼命熬夜读书。哎最好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啦。完全不想读书。

算了,下次看到我请提醒我要努力读书。

*

20120408010506 (2)

为了证明我还好好的,特意上传一张久违的自拍照。

笑一个 :)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独杀神
  • 苏打绿吗?
    我几乎每回唱k都会点他们的歌的......
    个人中意《频率》及《小情歌》~
    哈哈!握握手~ =D
  • 我喜欢听他们的歌,可唱K时基本上都不会点因为唱不上,哈哈哈。

    禾火日月 於 2012/04/19 22:59 回覆

  • 独杀神
  • 哦?怎么会唱不上呢?
    敢情你的声线比我的还尖吧?
    哈哈哈~
  • 不是尖就唱得上啊 :目

    禾火日月 於 2012/04/28 02: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