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07 Tue 2012 01:27
  • 新春

如果时光能倒流。

409327_10150598087992764_712842763_9391656_2073579482_n.jpg

总觉得离记忆很远,纵使我们之间的距离是三小时。

来回的巴士都有许多杂乱的声音充斥着耳蜗。第一次错过巴士,算是新鲜的记忆。与以往并没有太大的差别,除了在船上遇上其他筹委(然后大家就会在那里大声说话乱喊乱叫),大致上和从前一样。看见了久违的晋扬,其实他变瘦了,哈。

会议总是很长。

有一段时间坐在地毯上与玮凌详谈一些事情。当时听她说话有好几度想哭的冲动,但还是强硬忍了下来。能被理解的感觉很好,但最终该如何抉择及走下去,总是得撑下去,没人能给予任何帮忙。毕竟很多东西只有感同身受才能略懂,而解决这些心理问题,只能依靠个人的心理素质。

我得赶紧学习如何把自己再提升至另一个程度。

活动大致上都很享受。大家都在抱怨路很长,地点很远。其实能一起在古迹区游走是很难得的机会,更值得的是又学到了一条槟城的新路线。很享受在邱公司和草场那里的感觉。特别喜欢草场那里的气氛,看见一群橙色衣服的学记们因成功回答问题兴奋拍手,或是拿着红纸到处征求签名。像是看见了从前的自己,还很懵懂无知的自己。从他们身上会看见从别人口中诉说的自己。究竟是不是这个样子,我也不太晓得。

胃痛是很活该的事情。最可怜的是胃痛了还不知死叫了又辣又贵的炒饭来吃。回去不小心抢了黑人牙膏代言人的睡袋来睡,结果第二天看见他都有愧疚感(当时脑袋一片混乱根本没有办法去思考)。

接下来的幸运抽奖其实很随性,恭喜那些获奖的学记和学海之友。而大家的稿件方面还需要多努力(我也是,哈),下次有衣服再当奖品派。拉拉恬的问题纸开始派的时候,大家都只来找我填写电影热卖的那一栏。不过还是有些奇奇怪怪的人会来找我签名。

“又帅又美的学记”

“谁看起来最凶”

“长得最像沈佳宜”

不晓得哪个学记要我签在最像沈佳宜那一栏,当时真想大骂他:“大笨蛋”,哈哈。说不定他还会回我:“对啦,我就是大笨蛋,才有办法追你那么久。”

最后选择与所有学记一起离开,来不及出席检讨会。这应该是我那么久以来第一次再次跟大队一起离开活动或是会议。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在巴士上的时候看见26届的学记,总会不自觉的想起自己以前参加新春活动的时光。

每一次活动结束后有一股很大的冲击是因为觉得以后大家都无法完整的聚在一起了。

最少的最少,当初很多熟悉的面孔,现今都变得有点陌生了。

*

过了很久才发现我已经忘了如何去把生命中那些细腻而唯美的事情记录下来。现在我的只能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轻易带过,把这些封闭的时间、细碎的声音以及近乎模糊的面孔都装进小小的日子里。脑海里承载着很多很重的记忆。我总是觉得生活里很普通的一句问候都很重要。于是我常把这些零零碎碎的事故编织成一段故事,有点散乱的故事。我以为这样我就再也不会忘记。

后来才知道人的记忆是有限的。

我已经无法再承受这些重量,唯有把这些堆积得太多的故事一个个遗弃。或是不知觉的、或是刻意的。但它们并没有完全离开,总在一些漫长的夜里涌入心头。我知道我已经无法在这里记录过于写实而赤裸的生活。那样太累,同时我也已经没有能力去让别人如此了解我。

而我最害怕的是被所有人看穿。

*

李记者的那句话令我停顿了很久。

其实我还是很在乎别人如何看待我,尤其是当时还那么冲动又无知的我。

原来最后我执意且无法原谅的不是你,而是我自己。

*

到底要花多久时间才能洗脱想念。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vermouth
  • 呜呜~我很想填最像27届学记啊……为什么这个你们不要安排在破冰……T^T
    其实已经不错了啦,加油=)
  • 其实我很不明白最像27届学记他们为什么全部去找乐轩 -.-

    嗯,谢谢 :)

    禾火日月 於 2012/02/08 23:57 回覆

  • Kienpin Lee
  • 沈佳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应该是没钱,所以去泰国的结果~
     [狂笑]
  • 都怪我太有气质了。 :P

    不好笑好不好。

    禾火日月 於 2012/02/08 23:59 回覆

  • 我
  • 秋明加油!!!!!!!真的好久沒和你靜靜下來聊天了。
  • 是啊最近大家都很忙。或许该找一天大家都没有什么节目的日子出来好好聊天 :)

    谢谢你,你也加油。

    禾火日月 於 2012/02/14 22:3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