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段习惯塞耳机的日子。

silencemusic.jpg

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我才有办法看见自己的灵魂。沉浸在只有旋律的世界是件很幸福的事情。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自己的听觉貌似没有以前那么灵敏了,偶尔还会重听。于是我摘下耳机继续回到这是非不断的现实里。

其实我从小到大就是一个爱哭的孩子。可我不知道何时开始我已经学会压抑自己的情绪,面对再大的苦痛也可以忍着眼泪。上一次挂断电话后明明就是想要放声大哭,最后却也只是悄然落泪。这几年太多事情不断恶性循环导致我的内心再也不会那么容易波动。就算是被伤得很重,上来打几个文字就躲在一旁舔舐伤口。

我到底怎么了,我也说不出口。

*

上个星期刚举办了玻璃市学记队的聚会。

算是我们玻璃市的一个传统聚会吧,每次培训营前都会有一个小聚会。去年就是因为这个聚会所以激发了我们25届不少的斗气,让我们在培训营里都能玩得很投入,也很积极。所以今年当然也要把这个传统延续下去。虽然在借用佛学会这方面遇上了些问题,不过大致上还是解决了。

新学记们都很羞涩,从聚会开始到结束都很腼腆。教导《学海之歌》等学记歌曲的时候部分都好像都只是对嘴,也不晓得到底有没有认真在唱。大合照的时候他们对着镜头都不知道该摆出什么姿势。按照去年我们的情况来看,都是抢着挤入镜头了。他们却是扭扭捏捏的不知所措。这令我有点错愕。

我也明白不能把我们的疯狂来跟他们相比,但既然今年主题是“积极”,那总该有些积极的样子让我们感到欣慰吧。聚会后虽然没有恶评如潮,但大家多数也略感失望。或许我们都对这批新学记抱着太大的希望,并且常拿自己来跟他们比较吧。

想当初我刚加入时的态度貌似也让很多人感到不悦以及不舒服(现在也是,哈哈)。不过经过一年的洗礼多少都会成熟些许吧。希望这群新学记能赶快长大起来啦 :D

培训营要给我听到你们唱《学海之歌》是最大声最响亮的,活动节目要给我看到你们是最活跃最积极的,别忘了你们这些魔鬼头答应过我们什么啊。终于我这个区代表也要卸任啦,希望接下来我可以好好休息。忙了一整年终于回归平静 :D (还有培训营啦)

17.jpg

两位区代表大人当然是要坐中间啦。第26届培训营,我们来啦 !!!

*

然后我也从《三好学佛营》回来了。

也没有抱着多期待的心情去到这个生活营,就只是想说答应了人家就不该放人家飞机,所以还是去了。其实我一整个生活营的心情起伏并没有很大,虽然表面上我很疯狂。但其实我已经很收敛了,最少我已经懂得如何控制自己。当然,我也没有想要在这种情况里多高调。

其实还是蛮开心的。最少几个熟悉的朋友两个晚上都会要求工委帮我们泡 milo 然后咬着饼干消耗一整个夜晚。和敖匀同组是件很开心的事情,虽然他很没大脑但是其实是个很好玩的人。晚上我们几个就围着一张桌子说三道四的。转学到北海钟灵的慈悦说了三次同样的话,她说:“如果你来我们学校,在戏剧团一定会很棒。” 当然我也只是笑笑,戏剧我没缘分混啦,哈哈。

感谢一直在每个环节都乱喊我名字的思洁和齐晟。人间音缘可以跟齐晟一起飙歌是件很快乐的事情。阴差阳错被推选为“达人云来集”的筹委主席,真的是获益不浅。怎么说都学到了如何在短时间内凝聚大家的意志,让大家团结起来,也让整个活动顺利。谢谢给予配合的每一位学员和工委。

坦白说,被选为最佳男营员并没有太大的意外,谁叫整整三天 AhBeng 这个名字一直被齐晟喊到如音法师和铭锭老师都知道了呢。其实成就我的是大家。

虽然整个营很多不足的地方,但也算是不错了。或许是呆在学记队太久,所以对很多事情都有很高的要求,面对随便敷衍的态度我开始会觉得反感。不过也算是一种学习的机会吧,曾经我也有那样的态度。想起渝恬当时在剧场跟我说她加入学记队后很难跟别的社团或是团体融合。这好像都发生在我身上了。

Anyway ,感谢各位,有缘再见。 :)

*

行李已经收拾好,准备好离家出走一个星期。

事实上我的东西还没有弄完诶,可是我还可以很悠闲地坐在这里打部落格。嗯,头从下午开会的时候已经开始有点痛,不够睡眠的缘故。然后我就会对自己说,好吧好吧弄完最后一点就去睡觉...呃结果到了三四点还没有去睡啊。

好啦,郑重的向大家告别,我滚到槟城去啦 :D

学记以及学海之友们,培训营加油。

其他的精辩啦儿童戏剧营啦辩论营啦文学营啦都一起加油加油吧 :))))

*

哗啦啦,12月也就这样过了一大半。

想念一个人却记不起他样貌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呃,我真的记不起啊。

*

让自己过得好点的方法不是忘记而是释怀。

如果我办得到就不需要这样感伤了。

晚安 :)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忆。寜
  • 你也加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