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真的可以变得很模糊,都只是时间的问题。

empty.jpg

晃晃荡荡的巴士很容易摇出一段回忆。我终于想起当时我说要陪他去看电影的人了。也只是偶然的想起。只是偶然想起,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涟漪。似乎并不太在意过去我想做的、我该做的或是我做错的。其实很多时候会从别人身上看见某个人的影子,仿佛这个生命已经烙下太多太多的伤疤。

人与人的距离不会超过六个人。

每当想起六度空间的理论,内心总会踏实多了。像是我失去或是忘记的每个人依然存在。时间依然努力的淡化着瞳孔里每个人的模样,但之间依然有着微薄且脆弱的关系。那样就够了。

其实我只是害怕失去,以及被看穿。

*

呼,五天后我终于有一些时间休息了。

因为答应了峻佑要去帮忙戏剧比赛,所以11月的最后一天早上就赶到巴士站前往槟城。还以为搭最早的巴士不会遇到熟人,结果还是遇到了毅凯。在车上就跟聊了快一个小时多,然后两个都很累的人就昏睡去了。巴士就是这样飞到北海。嗯,或许是早上的关系,所以巴士比较快到。啊不然平时三个小时我真的会想死。

后来跟姐姐去 Prangin Mall 弄些东西后就过去 Gurney 找韶恩他们。一开始只有我跟韶恩两个,然后我们到 GSC 外面犹豫了很久都无法决定要看什么电影,毕竟很多不是惠晶看过,就是我和 Alice看过(貌似惠晶所有戏都看了)。结果惠晶来了我们就一起决定要看 Puss In Boots ,虽然惠晶看过了啦。

韵宜来过后就一起到 Pasta Mania 吃东西。纯粹想要尝试其他口味的意大利面。嗯自从跟晋扬一起去过后都没过去那里了。其实好象是因为很想念晋扬所以想要过去那里。好啦我知道没关系 LOL

DSC00177.JPG

很多又很腻的 Creamy Chicken。

惠晶和韵宜没有吃完就走人。浪费食物诶。然后就随便在 Gurney 里面走走。年底 Padini 大减价,我们几个就进去看看。然后那三个还蛮镇定的在翻那些衣服。然后我本来就是一贯的瓶颈,因为我知道很多衣服裤子的尺寸都不适合我。然后看见一件女装的 Jean 颜色很美,那几个就怂恿我去 try。ok结果是腰那里不能进。呃,我当时心灰意冷因为想到女生的尺寸也不适合我。然后一直纳闷峻佑到底如何弄到他的裤子 ROFL

时间到就一起上去看戏。

远远看见一个穿着好像穿了几百次同样衣服的女生。走近一点,呃,林伊婉。当时我整个人疯掉没想到会遇到他,哈哈。还有他哥哥。就一起进可是没有坐在一起(废话 lol)。旁边坐了一个有点热情到我觉得他有点很怪的妈妈。他叫我不要怕他什么的。真的很奇怪 -.-

整部戏其实很好笑啊然后我跟韶恩一直在那边两个讲讲讲然后笑到很喘。算是童话的改版故事,可是我不知道 Humpty Dumpty 是什么啊。转头问韶恩然后他就笑我没有童年。那是真的 desperate 的一直想到底我小时候有没有听过这个名字还是怎样。结果还是确认我不知道 lol

看完戏渝恬来找我们然后去看书一下下就走人了。赶着去佩仪的家。结果原本说要一个人搭巴士去Gurney然后尝试去 Komtar 转巴士一个人看电影 bla bla 都没有做到。随便。渝恬真的是 super on-er,叫他陪我结果他真的ok on就跟我一起搭204去 ayer itam。

“你好,请问要订星洲吗?”

好像每次去佩仪家的时候我都会在门口喊这句 LOL

故意不要开门给我们咯。那个欠我 Starbuck 的培根还乱接佩仪电话害我以为他哥哥接他电话 lol 然后好不容易才进去就很颓废的在一直上面糜烂掉。我很厉害拖时间的啊,反正也不赶时间。随便哈拉然后讲些SPM很难考黎紫书的签书会什么的东西我才甘愿上楼去冲凉。然后下去吃饭。

DSC00178.JPG

特地拍起来证明培根的食量。

小根根的食量相当竟然可是瘦到很恐怖那种。算了世界上就有这种人的啊啊啊。然后我很多东西都不可以吃就很凄惨的吃那些菜花等等。然后那个很siao为了绑牙一次过拔掉4颗的培根吃到很多,一定会很痛 LOL

晚上很无聊的讲一大堆东西然后几个人在那边颓废。

DSC00182.JPG

在 Gurney 买了带过去的 Big Apple Donut。(其实吃完了才拍盒子XD)

说拔牙不能吃东西也看培根吃掉了一大堆东西。巧克力不能吃吗?他在想要不要吃以后的5分钟后吃掉了一半。随便啦吃是为了活还是活是为了吃好像都没有太大的差别。

那晚我们三个五点才睡结果第二天差点睡不醒。

佩仪算是已经放假所以可以睡到饱。我8点就醒来了,然后想说再躺多一下,结果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8点40分了,整个人疯掉。去摇那个被我们留下来的培根叫他去上课。然后他很Emo的讲了一句话:“我看到太阳了,已经来不及去上课了。” 后来我就不管他了。

过后就去 Penang pac 那里。很早还没有开。开了过后也是弄那些我不知道的东西 lol 一开始真的很懵懂因为都是戏剧还有舞台的东西然后我算是没有接触过所以什么都不知道。

认识了灯光的一些东西,什么 Profile PC 一大堆,然后也学会怎样装 colour gel ,哈哈哈(开始沾沾自喜起来)。过后午餐的时候就跟耀祥哥传隆和隆达出去。后来才得知说原来祥哥不是学记而是校记。而且他加入的时候我还没有出世,哈哈哈哈哈(说真的这个真的很好笑他竟然老到这种层度XDDD)。

后来就是看他们办道具什么而已。呃...钟灵国中的道具很大型。大型到可以把penang pac的天花板撞出几个窟窿而且还脱漆,哈哈哈哈。结果隆达一直在那里骂 lol

DSC00183.JPG

由于渝恬比较白所以负责试灯(屁

然后我们几个就很悠闲的坐在下面看渝恬在上面无所事事。然后我又被叫上去。台上其实是看不见台下的人的,因为很暗。然后他们就以为自己讲话很小声咯讲我小小只很像小学生 lol 然后试灯完了还在弄东西,渝恬走后我就不小心睡着了。最近练到可以随时随地的睡觉然后又随时随地的醒来 lol

晚餐在straits quay 跟姐姐一起解决。

第二天就去看着他们弄灯光的东西还有marking bla bla bla。

早上全能看到我的时候猜我14岁,哈哈哈哈哈。这天也算是比较轻松。除了钟灵国中需要帮忙搬道具以外好像都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隆达、Anson、JingJie、渝恬还有我就很有空的无所事事。顺便看他们跑位等等,然后在那边猜钟灵独中的戏要表达什么。

我很艺术的时候弄好他们的东西我们就进去化妆室帮忙弄《小明》的东西。时间真的很多,多到我们可以弄很多东西。然后中华来了也没有很多事情要做。就是看他们跑位啦set灯光等等。

第三天总彩排。

终于看到完整的戏了。也开始清楚整个比赛的流程比如说出场时他们要站哪里啦道具怎样啦(一开始还是很懵懂 lol)。钟灵独中被骂的时候还真的是没想到峻佑声音可以那么大声 lololololol 我们很多时候是在照灯办道具,但更多时候是在聊天哈哈哈。

但说实在的我忘了我那天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只记得我穿全国营的黑色营衣然后隆达很不爽的说:“整天学记学记学记”,哈哈哈。过后就是回答他们问了几百次的问题啊...

“为什么你的鞋没有鞋带的?”

“为什么你的外套倒反的?”

那些鞋子本来就没有鞋带的啊(无奈状态)。至于外套是因为我没有带然后峻佑就拿那件给我了啊然后我哪里知道为什么他怎样穿都很像穿倒反啊结果害我跑到外面有灯光的地方找正面找了很久结果还是渝恬来帮我解决了可是全部人还是误会我穿倒反啊啊啊啊那个外套可以拿去丢了啦 lol

大家说好彩排后一起去看马来戏剧。然后一开始 JingJie 要去看的结果没有票了,后来丹凤他们要去QB看伍家辉所以就有三张票出来了。结果隆达被逼看然后很不甘愿XDDDD

因为距离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就跟 Anson , Billy 他们一起到6楼的 Popular Book Fair 走走。结果很不小心的给我看到黎紫书的书,当场拿了两本。好不容易找到比较干净的。

DSC00188.JPG

《因时光无序》太脏了,决定之后再找看看,如果真的没有就上网定吧。

几个人就很无所事事的走了一下然后下去跟中华的人玩被打到半死的游戏。峻佑不懂不见去那里所以先跟 JingJie 他们一起入场了。原来那个票都是被钟灵独中拿完的 lol

DSC00184.JPG

- Short Eyes -

貌似是从英文戏剧翻译成马来文。故事讲述一个监牢有三种人,白人、黑人还有不知道什么人。然后有天有个新的犯人进来,然后他的罪是强奸小女孩。结果那些囚犯就开始“制裁”他。结果他就被杀掉咯,就这样。

看的时候也没有很明白而且那时很累很想睡觉,Clark Davis 要被杀的时候我们还以为他要被人家上,结果坐在我旁边那个一直露出很失望的样子,哈哈哈。我们之后一直讨论说 这个剧名到底是在表达什么。Anson 后来跟我说是可能是“短见”,但后来我回家上网check后发现其实 Short Eyes 是在监牢里对那些有恋童癖的人的一种称呼。

看完原本打算回家结果又跟峻佑一起去看戏。

DSC00186.JPG

Winter Warmer 的 Lavender Cheese Cake.

薰衣草的种子还是花蕾(不知道啦)很苦,为什么没有巧克力口味的(喂)。因为还有一些时间所以就到这里坐着然后聊些很没有重点的东西。之后时间差不多就上去。7楼的escalator用走的话还真的是有够累的。

结果我又看 Puss in Boots 啊然后整场就是在听他坐在我旁边笑到很恐怖那种。其实我是想看到底那个 Humpty Dumpty 有没有在之前就露出要报复的样子。结果是有咯,然后为什么我跟韶恩一起看的时候没有察觉到?我根本不记得他有那种表情还是怎样啊...糟糕了我。Anyway , 峻佑的笑声真的很怪。

隔天醒来后跟峻佑和 JingJie 一起吃早餐。也认识了很厉害(峻佑说的)的老盘和玲玲(应该是这样拼的?呃没关系他应该看不到)。其实我没有为星洲日报打广告啊我没有我没有...(哭

早上都不知道在做些什么东西,反正我们都算是蛮有空就对了。下午才开始忙着准备办道具 bla bla bla。其实我没感觉到那是比赛因为我没在比也没在看就是一直躲在幕后弄东西,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钟灵独中的戏剧用很抽象的方法来表达同性恋是自然的一种恋情。饰演白鱼的那个很帅不过已经 not available 了,不过不关我的事啊我又没兴趣。故事大概是说这住在泳池里的白鱼一开始以为自己是喜欢“披肩的长发”,后来才发现自己喜欢的是“粗粗的美貌”。这部戏很感动的地方是泳池管理员不断说服说其实他是喜欢“披肩的长发”那一段,然后白鱼坚持说其实喜欢“粗粗的眉毛”是没有错的。

“你长大了以后会明白的。” 管理员这么对白鱼说。

但其实我们都知道很多东西不是明白抑或是不明白的问题,关键是他本来就是如此,无法被改变。像是白鱼认清了自己是喜欢“粗粗的眉毛”,但管理员却不断说消毒以后就会恢复正常。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印象最深刻的台词。那些台词都很朗朗上口,我们几个很无聊的时候都会在那边念他们的台词,哈哈哈。

钟灵国中的是某个说玩女人的男人最后小鸡鸡不见掉。然后明白了应该尊重女生而不是玩弄他们。整个剧情就是这样简单 lol 就没有什么意见除了我要说那个阿铭生气的时候很可爱哈哈哈。

我很艺术剧团的就是说两个女生想要成为马来西亚第一个女飞机是的东西。嗯是有点无聊啦,不过有信乐团的歌可以听哦哈哈哈。而且这部剧也有几个爆点。比如说那个读心术那边,下次我也要这样玩 lolololol

中华的戏剧就很强,很多变魔术的元素在里面。故事大概就是说一个男生(还是男人啊随便啦)很pantang他的女朋友(还是老婆?)用了卫生棉放在厕所,然后就说这种肮脏的东西会让男生衰。结果精灵就惩罚他来月经。嗯是来月经。然后他就体会了女生来月经的那种痛苦和感觉。

其实里面最值得深思的部分是他要进去观音亭的那部分。就因为他来月经所以被阻止进入观音亭。这个我在彩排的时候就开始在想了。不其实不懂是不是我还是别人家里都会这样,就会被灌输一种卫生棉和月经是污秽的东西,就看到或是碰到都会带来噩运。那天 Billy 好像也是有说到自己小时候也是会这样觉得还是什么(类似酱啦)。但我对我来说其实还好,我不会觉得怎样。只是小时候就知道来月经的女生是不可以进庙宇,而且那时候我也很不明白,但就是大家都这样做我也没有好说什么的。这次这样搬出来说又突然觉得...嗯其实这个值得思考 lol

比赛结束后我们几个就在那里猜成绩,然后还静悄悄的跑去吃面包。

市议员真的不是盖的,不用稿也能说得很久很久。访问导演和演员那部分有点官方,我很艺术的演员就好象讲到离题去。我渝恬 JingJie 就坐着讲一大堆有的没的。

成绩公布没有很大的惊喜,除了杰出演员那里。大略打扫后就是讲评了。我跟渝恬偷溜出去,诶不是啦其实是光明正大的出去因为我们有跟峻佑说。为了黎紫书,没办法。

黎紫书分享了自己以往的故事,然后佩仪一直说他们很相似。只是我太累了不小心睡着了一阵子。好不容易等到签书的时候就冲到第一个,然后让他签了四本。他的签名很美啊啊啊啊。然后他开心带点惊讶的问我四本书都是我的吗。佩仪就跟他说他的书比九把刀的书好看。然后我们就合照结果记者来拍然后我们就上报纸了XDDDD

回到三楼他们还在讲评当中,之后送他们走就结束了。“颁发”津贴给我们。然后耀祥哥就在旁边乱取头衔给别人啊,乱叫我什么“学记小妖后”结果 Billy 一直在那里这样叫我 -.-

晚餐到槟华对面那里吃,制作人请客。

几天前其实我也过去那里帮姐姐打包那个百万面。然后发生了一件令我汗颜的事情。就我去打包的时候老板娘第一句就问我:“刚放工啊?”。然后我整个人傻去,我有酱老咩?而且我穿着可爱版 Death Note 的衣服诶...我就跟他说其实我还在读书。然后令我更想撞墙的事情竟然发生了。老板竟然问我...

“你在哪一间大学读书?”

我直接崩溃。

晚餐的时候闹了很多笑话。其实钟灵生还是有很单纯的啦,如果不是单纯的话就是版主吃老虎的咯,哈哈。对话如下

“你是straight的hor ?”

“谁跟你说的?”

我们整座失控。

“诶其实你知道straight是什么吗?”

“straight是什么?”

Anson 说,这样的回答法会把自己害死的。哈哈哈哈。

过后突然很想看戏就约峻佑,他说要先回家冲凉所以就决定去QB GSC看 Arthur Christmas。然后要说的是他的房间很干净很干净很干净。我就用我很脏的身体躺在那里睡了一阵子,都说了我练到一种随时随地可以说找的功夫,之前在 Rapid 上也睡了5分钟。等他弄好就过去QB那里。

戏开始不久就接到电话。听到那件事情让我开始坐立不安。整场戏我根本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也没有很认真再看,脑力的思绪完全被打断(一直回荡着峻佑很奇怪的笑声 lol)。他送我回去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在车上哭了起来。

是因为太久没有哭所以不晓得如何哭吗,我还真的不晓得。

那晚我不断想就不断流泪。好不容易让自己平静下来的时候发现峻佑也在哭。那时其实隐约猜到是他想起了谁(好啦因为世界很小所以我知道)。他就一边唱歌一边哭一边驾车。那时我还是有哭的情绪,但已经可以压抑了。然后那时我就在想他会不会视线模糊然后看不见前面啊然后不小心...choi !

莫名其妙的想到如果我现在站在廷治当时的情况,我会有什么行动呢。

之后早上8点搭顺风车回玻璃市,10点就到了.

当然,一切安好 :D

DSC00189.JPG

这次说是去帮忙,倒不如说是去学习。我从来没有接触过戏剧,虽然有兴趣但也没有机会,所以之前峻佑问我的时候就很爽快地答应了。当然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毕竟学到很多东西。很多东西似乎很笼统,但其实我无法具体的说出我到底学到什么。反正,就是察觉到自己的改变,也了解自己的不足。

最重要的还是认识了一群新朋友啊。美妆小天后 Anson 、死都不肯认自己很老的隆达、会想要乱乱打人家脸的 JingJie 、燕燕学姐 Billy、硬要我叫他哥哥而不是老的传隆还有负责灯光然后眼睛很美的俊扬。还有那些前台的和一直帮我们打包午餐晚餐的制作人。还有还有,渝恬莫名其妙的被人家叫成“花田”。

渝恬也终于说钟灵生都很怪了。隆达就是很好的例子啊。渝恬只是猜他20多岁他就碎碎念了整整四天。一直捉着我们几个来问“我又很老咩?我有酱老咩?”。反正,他就是很奇怪就对了。

戏剧嘛,其实有机会再参吧。玻璃市也没有剧团让我进啊,槟城的剧团都很远,进了也只会变成幽灵会员。更何况我一定办不到兼顾学记队和其他活动的,放弃掉辩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随缘啦 lol

各位,《小明》加油啦 :D

*

这几天都很忙。

从槟城回来后根本没有好好休息到。一瞬间发生太多事情我也无法适应。结果那天在艺宁家不小心睡着。当大家在讨论的时候睡着还没关系,最后流了一大堆口水在她家的枕头上。更恐怖的是我发现我留口水了,翻过枕头的另一面继续睡。醒来的时候发现两面都有我的口水。其实我只有很累的时候才会这样啊...(想起之前开会后流了一大堆口水在欣蓉的睡袋)

若不是公事或是紧要事的话就不要找我,此刻我会觉得任何一个人的声音都很烦。我需要一点时间来调整自己。从以前到现在都很讨厌在我睡觉时打给我的人,结果这几天很多人拼命打来。我明白有些事是无可避免,但如果真的不是那么紧急话给我留个简讯吧,我看见后会打给你的。至于那些乱七八糟无聊透顶的讯息就免了,看了我会烦到想要杀人。

手头上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to-do list 很长,看到我都觉得培训营前我无法完成这些东西。最该死的我竟然报名参加这个星期五的佛学营,少了三天让我完成更重要的东西。当有人对我说:“我看到你报名我就觉得好笑”的时候我第一件事情就是想要拿头去撞墙。呃,只能希望自己可以在那个佛学营好好整理思绪。但我一想到里面有个讨厌鬼我就觉得人生很悲哀。

DSCN6142.jpg

那天无聊起来后大家的杰作。完整的妆虽然很粗糙但非常恐怖,所以卸掉半边脸后对比。

这几天就是这样。

*



『如果不爱我 为何要来颠覆我生活 长长久久』

在峻佑的车上听到这首歌,加上他一直在哼唱所以不知不觉觉得很好听(当然,这首歌原本就很好听)。前阵子都在听他的《你爱我吗?》,这几天都在单曲循环这首。

嗯。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