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28 Mon 2011 14:08
  • 无奈


1.JPG

我体内住了个不安分的灵魂。

让自己在风中畅游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情。我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回归大自然了。我们一行人踩过泥路、爬上观音洞、踏过柏油路、流尽汗水,只为了在青春时期做些疯狂的事情。

虽说才没相见好几天,却发现大家又好像有那么一点点不同了。

我也说不上到底哪里不同,但就是发现大家和之前总有差异,却无法具体的指出哪里不同了。当然,大家依然是无话不说,依然放肆且不顾形象的在众人面前大笑,依然是我们我行我素的青春。

庆幸赶得及在游行开始以前抵达欣美的家。把背包搁下后以及跟那两位女生东南西北的聊些东西就一起走去小学。并没有人山人海,但也算得上是热闹的场景。没多久同座也抵达小学,我们便到礼堂那里看看在进行的活动(实际是假借这名义到礼堂看人,哈)。

不久游行就快开始了,我们也赶紧跑到商店二楼那里守候,结果不打算跟随踩街队伍的我们又很兴奋的跟随大队走上大街。沿途观看的人并不多,严格来说并没有多少。我们就站在路旁等待他们弯回来。

2.JPG

嗯,那位回头过来看镜头的鼓手面孔很熟悉。

我们花了一整天在总结他到底与谁长得那么相似。郑翊说炜森、培根还有韦涠的弟弟。欣美又说他很像学校中一的诗豪。总结来说他们都是大众脸。可是这位鼓手很明显比较好看,哈哈。于是我说我决定不要到槟城读书了,我要到KL去读书,然后顺便学二十四节令鼓,因为打鼓的男生都很帅。

踩街后的教练表演很令我感到震撼,第一次真么接近二十四节令鼓。同时有机会跟手集团的行政总监有一段对话,大致上是邀请他们过来玻璃市举办《随鼓唱游》。不过按照他的说法,看来也是没有什么机会吧,毕竟他们的行程貌似都排满了。手集团的表演真的很精湛。有机会的话想要到KL那一带去看他们的舞台表演。

晚上手忙脚乱的准备了火锅。原本说好一起看鬼戏,然而因为那部鬼戏太恐怖结果我们开了不到5分钟就把电视给关掉。之后玩了几个小时的扑克牌游戏后,陆续出现神经错乱以及被水撑饱的家伙。因为游戏的缘故,凯文在晚上上了10次的厕所。两点半躺在床铺跟健鸣聊天至四点半,我们还听见了鸡啼。

第二天醒来发现圣维发了封简讯给我。胡乱梳洗一番就跟随欣美爸妈一同到新路去吃早餐。我们顶着惺忪的眼皮,好不容易才把早餐吃完。然后又回到家里颓废好几分钟。

忘了是谁的建议,于是我们决定骑单车到附近的观音洞。说是附近,但实际上是来回八公里。

3.JPG

明明就很累,却能持续的搞怪。

沿途的风景很宜人。高岭是吉打的最北部,从我家里出发到高岭需要25分钟。会认识同座、林芷猪以及欣美这群高岭人,是因为他们都来到玻璃市的中学读书。吉打不愧是鱼米之乡,虽然没有看见鱼,却看见无边无际的稻田。呆在观音洞几十分钟后,我们回到欣美家歇息一会儿。

其实也是很突然的决定,大家突然决定要踏脚车到新路去。结果这个跨州之旅就这样开始了。我拿到的脚踏车价钱不便宜,可以换一部 Samsung Galaxy Ace。还有一辆可以换两部 Iphone 4 的当然要收藏在家里。

就这样,我们五人就踩呀踩呀踩。

找了几位同学,后来很热血的伟康帮我们赶回去载旭瑜,结果白跑一趟。后来想要吃的店铺没开,只好将就随便吃一吃就回去高岭。换了一部脚踏车,坐垫很硬也很高。回到欣美家后我大腿内测似乎是擦伤,也有一些部分感到疼痛。所以回到那里我冲凉后就躺在沙发玩 Ipod 玩到睡着。

当我还在沉睡的时候洁乐小姐来了,模糊中听见他的声音。后来醒来后也帮不上什么忙,大家都在准备,而我却很有空的四处走动。Janet 从台湾带回来的糖果很好吃。

4.JPG

当大家在忙碌的时候,我拿着我的驾驶照拍照以示我可以驾摩托了。

不晓得忙了多久,但总算忙完了。

才发现大家的食量都很小,剩下了很多材料。拼命找人来帮我们解决这些东西。然后又玩一些扑克牌的游戏。林芷猪很好的把全部碗碟洗干净,真好,嫁得出啦。

晚上玩 Smack J 玩到很无聊,很幼稚的玩了金箍棒。其实有一件事我不晓得该不该说,但当时我并没有说出来,他们也晓得,但大家都很有共识的不提。小时候在小学玩金箍棒这个游戏的时候输掉的人都必须把手叠起来,然后按照排列打下面人的手掌。好几次在别人打他人手掌的时候,我们都很清楚的听见手掌被打所发出清脆的声音,却没有人感觉到疼痛。说实在的,那天我感觉到我手掌有被打,却是那种隔着另一个手掌传来的疼痛。但我问大家有没有人被打到的时候,却没有人承认。

好奇怪,但我不想再想下去。

于是我们跑去看戏。我和林芷猪看了四部戏。大家在看完那部黑人乔装成白人姐妹的戏(记不起名字)后都上楼睡觉了。剩下我和林芷猪躲在下面看到早上6点。结果《笑着回家》还没有结局我就先会周公了。随后芷韵也睡着了。

大概睡到10点多就想回家了。那几个家伙竟然还有精力玩大富翁。呃,我回家算了。

5.JPG

那一晚,我们吃不完的火锅。

呼呼,亲爱的你们,我们还有会下次的火锅吧? :)

*



记得吗,曾经我们渴望可以加速奔跑到青春的终点,却因在过程发现其中的绮丽而希望拥有能力伫立在此刻的美好时光。无奈我们已经穿越那渡口,走到对岸。

我们无法预知的青春是否就如此走到尾声呢?

大家不得而知。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打鼓的女生更帅
    槟华也有24节令鼓,而且是全槟(还是全国我忘了)唯一一支全女生的鼓队
    你可以考虑来槟华读XD
  • 打鼓的女生真的很帅很帅哈哈哈,特别是你们槟华的短发的那种 lolololol

    不要一直乱乱怂恿我去槟华读,等下我成功进到你就傻掉 LOL

    禾火日月 於 2011/12/02 00:4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