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24 Sat 2011 22:15
  • 重生

294629_290773430939580_100000207751826_1354399_328958513_n.jpg

“What's your name ?”

“Tham Chew Meng.”

“What's your favourite colour ?”

“Errr...Black..”

下一秒我按照牛顿原理笔直坠落。

我以为我快死了。

地心引力把我拖到地下,再换个姿势把我推向前方。

原来我还活着。

活着真好。

*

坐在上面那一刻我在颤抖。

脑力一片空白,像是囚犯临死前已经无法好好思考自己是如何走入监牢里。他想要分散我注意力。我还来不及告诉他其实我很紧张,他已经推我一把。

我只感觉自己飘在空中。不对,在坠落。

后来我想起这情况有点像小时候(甚至现在)梦见自己从高处跌落的那一种感觉。那一种无助恐惧害怕。然后从冷汗与恐惧编织成的梦境里甦醒。但那一刻我不是在发梦,我无法把自己从梦的边缘抽离。那短短的几秒里,我失去一切支柱,只能不断坠落。我也无法从事实里惊醒。

接着背脊感觉一阵痛楚。

但我心里踏实多了——我终于落地了。

有种死而复生的感觉。大家都是这么说。我以为我快死了。就算我知道我不会。但在那时我脑力不断灌入一种叫做无助的液体。直到我触碰到实体后立刻爆裂,我一脸错愕。原来从高楼跳下来需要如此巨大的勇气。那那些自杀者会不会在坠落的那几秒后悔呢?没用了。

结果,那一天我死而复生了好几次。

*

之前还在烦恼该如何在德文考试以及这一个课程之间选择。船到桥头自然直。老师很不负责任的没有帮我告诉教育局我不能去,结果我还是得去。德文考试还没有结束就赶着去集合。

好像很多事情都自然解决的。

全部人在认真听讲时我突然走入会议室。那位官员向大家介绍我后还不忘补一句我刚考完德文,以后可以跟我学习德文。那一刻是有点尴尬的。有点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一直提醒老师好让可以换一个人去。

在那里的三天都过得很好。

四星级(还是五星级)的酒店很豪华。很像双人床的单人床、可以看见海边的房间、很好吃的自助餐。到槟城时先到USM参观那里的Pesta Convo。也没什么,比较像夜市。然后到酒店休息。之后就有很多的课程。

讲座不会很无聊,但也没有很吸引人。很多时候都呆在很冷的Ball Room里。偶尔用手机上网,偶尔在纸上涂鸦。组别讨论时只有我一个人在说话,因为其他人不敢用英文沟通。认识了来自加拿大的 Mr Robert。所幸自己没推掉他们要我当那一场讲座司仪的要求,不然也没机会认识他。

除了手机坏掉、房间很倒霉的没电以外,一切安好。

很喜欢这酒店的装横。一楼那里有酒吧。下午时酒吧很有感觉。在音乐的衬托下那酒吧有点像是教堂。或许是那一种类似染色百叶窗而令我觉得有教堂的感觉。走到酒吧外可以看见海边。也可以看见无尽的天穹。

没有很无聊,也没有很好玩。三天就这样过了。


DSC09926.JPG

Flamingo Hotel by the beach , Tanjung Bungah , Penang.

*

“这里就是gurney。”

有些东西,我们到了很久以后才会发现感觉似曾相似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曾经感受过。

“这里就是tanjung bungah。”


有些东西,不是说靠记忆就能让你把它认出来的。

明知道不可能,可是每一次走在街上还是会希望遇见你。

*

DSC09944.JPG

每一次的回程总是漫长而寂寞,所以伤口永远无法愈合。

*

我知道有时候不应该开那么大的玩笑。

世敏哥打来叫我把照片寄给他的时候我慌了。那一天说要参加不过是哗众取宠,结果大家都当真了。感觉自己好像给了承诺却又无法实践那般。虽然后来说不过是是开个玩笑可是很多人都认为我是来真的。

其实不是我不要。而是我不能。怎么说只要活力就行,但总得要有点才艺才能上台吧。像我这一种全身上下毫无才艺的人上去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结果世敏哥叫我上台表演一棵树也好,偶尔风来时摇一下。看来我连演棵树的勇气也没有呵。

我只是觉得自己没有资格。

“舞台站久了就是你的。” Hold住姐是这样说的。

可惜我连走上阶梯的资格都没有,如何去跟人家抢舞台上的灯光呢。想了想,偶尔低调点是好的。最少不会惹来那么多是非。等有天我重拾信心吧。

因为我已经不再是像是培训营时可以不顾别人眼光而大肆疯狂的秋明了。

*

一直以为自己伪装得很好。

但无论如何还是介意及在意。我无法忍受那一种每一次要面对你们不同人格的情况。你们很累,我也很累。所以我才说我很怕跟别人太好。连最后一道防线也卸下那一刻根本就是最危险的一刻。

此刻很想把自己丢入黑暗的角落好让什么都可以看不到听不到。是不是在我们之间悲伤都传染得比较快呢?才晓得不止是我的问题,连你们本身也有问题。呼,不过我们都是一群不肯接受自己有问题的人。

说穿了不过是介意人家的眼光嘛。

*

考试倒数两个星期。我真不想再堕落下去了,我真的要闭关了。

加油。(还是得正面点)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pple
  • 最后你还自杀了好多次 =3=
  • 很享受那种坠落而恐惧的感觉,哈哈。

    我有自虐倾向。

    禾火日月 於 2011/09/28 00:55 回覆

  • 蓝月
  • 为什么站上舞台的勇气会不见了呢?你是什么时候学懂了“恐惧”和“做不到”?
    但是没关系的,就算现在没勇气,你所害怕的事情你一定会再遇见再遇见,直到你克服为止。这就是生命的定律。
    sayang你;)
  • 我不懂得是不是因为我对任何事物越来越敏感或是我慢慢把别人的眼光放大来看。以至我做任何事情说任何话都感到战战兢兢。

    一直重复遇见的话,算不算是一种恶性循环呢?哈哈。

    谢谢你。我会尽快找回丢失的自己 :)

    禾火日月 於 2011/09/28 01:0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