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18 Thu 2011 00:14
  • 绝对

我们都一直在模棱两可的世界里游走着。

200293_1726193527322_1612934618_1634145_1468657_n.jpg

我总是很容易在喧闹里沉淀下来。

是不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及累计,我们透过事物反映出的道理渐渐变得沉默。沉默是因为已经不懂得如何开口。就像我一直穿梭在是是非非中,却已经不想再开口,也不懂得该如何开口。

凡是非得要那么绝对吗?

我一直以来都不喜欢把人事物分化得太清楚。宁可我们都处于灰色地带里。那样很累。或许是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那种当大家走到最后不欢而散的尴尬。所以相信把很多东西置放在这个位置是最恰当,也是最合理的。

我已经不再是爱恨分明的年纪。

16岁就该学习成熟点,不是吗?或许还会因为人际关系相处得不开心,但总不会因为一个人的缺点而完全否定他的所有。那样对大家都不公平。而最后也只能剩下自己存活在孤立的岛屿上。

很多时候只是观点不同,无需放大来看。

对瞬间淡然的态度已经习以为常。甚至不需要任何言语就可以很有默契地结束这段快窒息的关系。相处的模式一点点被腐蚀,到最后破烂不堪而我们都渐行渐远。这种恶性循环都一直发生。于是我知道该如何转换一个心态去接受每个人的优与缺。

总是需要一点呼吸空间的。我们习惯把大家都逼入死角。都只因为占有欲太强。也因为觉得那是绝对的。近期我终于不再把枷锁套在每个人脖子上。因为我最终还是需要点氧气。也许大家都需要缓冲期,那就暂时放任这感觉吧。

还是会很任性。

一边开始解放自己,一边开始囚禁自己。

固执的态度越来越强悍,逐渐吞噬我。另一边的敏感似乎一发不可收拾。虽然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坏事。或许我可以换个角度来看。

9点45分。补习后的人群已散去,只留下嗡嗡作响的蚊子。相隔一条街道的小道出现了一个人影。或是直觉,或是敏锐感,我总觉得那是我最近想要见到的人。依稀记得那轮廓。

然后我只瞥了一眼,就知道他的确是。

我一直都觉得没那么绝对。不可能里总会有点可能。而人际关系的牵连又是那么的有趣。原来这个世界也可以很小。真的很小。该感谢我的敏感吗?

有些事情还是无法那么轻易就欺骗得了自己。

纵使我已经在自己按下『回复』以前已经说服自己别再期待任何的回信。但原来在这刻会有千千万万的感觉呐喊着。还是会期待的。然后演变成失望。

绝对是那样的吗?

但是,我们还是在模棱两可的世界里游走着。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婕妤 詹
  • 真是累呢,这样活着
  • 所以我决定换一个姿势了。 :)

    禾火日月 於 2011/08/18 23:53 回覆

  • 嘘。
  • 我不知道你对于你自己的敏感,是感谢抑或讨厌。我只知道,我好讨厌自己的敏感。好讨厌好讨厌.. 因为太敏感,所以我不快乐。
  • 处于很矛盾的状态诶,我既感谢又讨厌。

    的确是因为太敏感,所以我很容易不快乐。所以我尝试不去想那么多。

    祝你快乐起来 :)

    禾火日月 於 2011/08/19 00:09 回覆

  • 嘘。
  • 和你一样的感觉。我既感谢也讨厌.. 你也一样哦 :) 我很轻易不快乐 不过我很努力让自己快乐..
  • 所以那就努力让自己快乐起来 :D

    祝你幸福啦 :P

    禾火日月 於 2011/08/21 22: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