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有点迷茫。

3307966600_21f0d29104.jpg

一整个生命就是混乱的轨道。

有太多想法却欲言又止。呆滞的站在句号上。这样是有点落寞的。不是不想说,而是说不出口。差点缺堤的情绪就停留在缺口,这样的感觉是很难受的。

如果有一个人能在我开口以前就晓得我想说些什么。那该有多好。

我现在有很多负能量,可以借你一点。你可以干脆不还我。

*

这种无声的夜晚特别多回忆。

被这种过往美好袭击实在有点难受。特别是,曾经的快乐与现在的难过是成正比的。你曾经多快乐,你现在就会多难过。最少我是这样的。

有些东西就是无声无息排山倒海的涌入脑海里。

突然很想念学记。

听见《因为爱情》时会想起和亦韵一起在团康营填歌词的时候。然后这些王菲的歌声就会渐渐变成绵羊的叫声,还有最后的抽泣。然后嗡嗡嗡——我什么都听不见了。

看见嘉年华会想起米都嘉年华。当时考完化学情绪就开始沸腾的热血。还有几个笨蛋在吉华小学打打闹闹的快乐。我一直都很喜欢只有少许人的欢乐。因为只有那样,我才能真正的找到自己的存在,也可以真切的体会到快乐。所以我一直都离开群众,把自己推向只有几个人的胡同里。

1213所成立的H咖。6个从前都不认识的人就这样因为学记相聚在一起。虽然所有人聚少离多,但每次一见面还是会很快就融入彼此之间。那几天的笑话虽然不再好笑,可是始终是我们认真开玩笑的证明。

很喜欢报馆的感觉(当然,除了那个很臭的会议室)。

“啊,你被外星人看上了。”

这永远只有三个人懂得的笑话。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当初那个人会这样告诉我,然后我也是呆呆的望着她。虽然最后我真的觉得,某人真的很外星人。然后外星人真的要回太空了。

如果想起学记,你会觉得回忆是一群小鸭子,排成直线歪歪斜斜的走向你。

晚上会有很多学记的故事。因为我们都是熬夜的孩子。半夜不睡觉跑到麦当劳算时间,等到menu换成早餐那种兴奋感。还有跑到海边大喊 hock ki bans sui (将错就错吧)的疯狂。在去ayer itam的路上唱duck sauce,车主乱驾车子的不成熟。还有一起创造一大堆传说的鬼才李晋扬。

原来不开心的时候想一些开心的东西,只会反映出难过。

*

可能是受了佩仪的影响,喜欢在关掉电脑前在FB tag完所有还上线的人。

才发现自己是一个很喜欢说晚安的人。当然还是会有几个人会不理睬或是感到奇怪。反正我心意最后传达给你那就好了。那样我也已经很满足了。当然,我这里的你并没有特别指定是谁。

因为我已经走过那段跟别人要晚安的日子。

施舍的东西没什么好要的。虽然这样说,还是收集了一大堆垃圾在信箱里。找天我要发疯似的删除所有的讯息照片通讯录。

FB之前有一个用自己名字tag朋友的游戏。把所有名字输入后,最后还是觉得关闭掉网页。免得让别人觉得自己纠缠不清。无论我使用什么名字,某个名字总会出现。我承认那是我经常游览某个人profile的后果。

某个人某个人某个人。Who cares ?

那个姓李的记者说我像魑魅魍魉。我明明只是好心提醒他老人家早点去睡觉不然会早死。

*

这几天读完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孔雀森林》、《我爱路西法》和《夏日之诗》。

前面两本是蔡智恒的,接下来是蝴蝶及藤井树。

《孔雀森林》是蔡智恒里算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书。反而《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只给我一种淡淡的感觉,或许是里面的人物角色都很吸引人。而心理测验分化出了他们的个性,虽然世界上不只有这六种人。

那天历史老师分了一张欧洲的地图给大家,问了一道问题:

“如果有天让你得到一张免费的机票,你要到欧洲哪个国家?”

我选了英国。

老师要我说出理由的时候。有些话却哽噎在喉头。似乎不是每个理由都会被理所当然的视为理由的。或许过了几年,同样的一道问题。我又会有不同的答案了。希望如此。

于是,我写了一篇散文。希望不会被投篮。

*

凌晨三点钟。

晚安。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心你啦 ,还这么夜睡。。。小心暴毙。
  • 年轻是熬夜的本钱呵。

    谢谢关心。

    禾火日月 於 2011/08/17 23:06 回覆

  • 皓冰.
  • 英國......最近萌起了以後要去英國念書的衝動。當然我跟身邊的人提起的時候他們那種眼神很欠打 - -

    p/s: 習慣跟別人說晚安是一件很溫暖的習慣 :)
  • 到英国读书的花费不少哦。对我来说只是个奢望。可以去那里旅行就已经很幸福了,呵呵。

    嗯,我也是这样觉得。 :)

    禾火日月 於 2011/08/17 23:0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