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毅然决定转身,走向生命的另一端。

我想你在那头一定会错愕。每当想起,我总会抿嘴一笑。也可能你只有一股暖流涌过心头,自此之后只留下冰冷的岩石。因为你从来都没有任何感觉。

在这期间,我在别人生命里游离,看见了不同的你。

189218_1734361571518_1612934618_1646911_4137409_n.jpg

他们还是他们,你还是你。但无论是什么事情,我总要拐几个弯来想起你。即使是一件毫无关系的故事。过了好久,我始终停留在原地徘徊,在你影子旁。而他仿佛等待时机吞噬我的灵魂。所以我都不快乐。

把手机桌面换了、把笔电桌面换了,所有东西都换了。连心情也换了。

但我始终不知道该如何去解决那些讯息及纸张。我怕日后找不到一个缺口来缅怀你。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有一个人会代替你的名字及位置。完完全全的代替。那也不代表你不曾出现过。

我的手机习惯了静音,不知是否因为你曾经说过那铃声很刺耳。

天秤永远都会在你开口解释前就原谅你好几千万次。即使你给的理由再牵强,那都已足够。所以我一直都相信只是为了不想伤害,而不是为了欺骗。

你知道吗,即使我们不再联络,我仍会从别人口中听见你近况。而一些情绪,不是含糊伪装就能带过的。

都会过去的。

==================================

结果我又从槟城回来了。

一个月去槟城三次。很好,破了自己的记录。爽也去,不爽也去。不过还记得我在6月曾经跟一个人说过我再也不要去槟城了,结果7月我就去了3次。

derma有活动所以把巴士时间咽喉到2点45。所以我跟欣美就去上华文课才回家。回到家结果姑姑回来载我,原来我忘了跟他说我搭欣美的顺风车。whatever,既然来了就没办法。不过会这样是因为我很突然的跟姑姑说我要去槟城,然后忘了跟他说我怎样去。他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去。所以少了沟通就是会变成这样。

后来奕航打电话来说巴士满了,改搭4点的巴士。随便,都一样的。叫大家穿25届结果我没穿,因为我怕第二天我要穿然后穿了会很臭。owhkay,结果奕航湘怡也没穿。不过最死的是我跟艳雯说可以不穿然后我就跟他撞衫了。需要跟大家报告下如果我不穿25届的话通常都是穿白色全国营的营衣了。

上巴士坐跟琪洁。

跟他聊了很多,可是也没有很多(到底在说什么L?)。随便,就我琪洁欣美艺宁采欣艳玫坐前面。艳雯湘怡奕航伊婉坐后面。而且还看见专典回去槟城。我们前面的很冷静,讲话都很小声,而且我很低调。然后后面的香蕉讲话很大声,笑也很大声。随便,不关我的事。

然后我决定睡觉,因为前一天我只睡了4个小时不到。结果琪洁很不甘愿的陪我睡觉。很难睡,因为巴士很烂很吵,然后我一直处于半睡状态。随便啦。醒来后每个人的眼睛都红红的,除了后面那几个讲话不停的。

大家都很想上厕所。owhkay 我跟齐晟上次也是这样凄惨。结果巴士快到的时候全部人都歇斯底里的乱要上厕所。真糟糕。看来下次不可以喝太多水。

随便。

去到那里很刚好看到吉中的人。我跟艺宁就一起讲“eh为什么这个人这样面善的?”。ok他们是吉中的学记。不过很惨的是因为我们看到的那个是很久没有出现的了,只是在培训营见过一次的那个。为什么会知道是吉中的人?因为最后亦韵从巴士下来。很丢脸,随便。

去到就有ferry,很好。然后在ferry全部人讲话很大声。笑到很大声很大声。结果整个ferry里面的人都看过来,随便,又不会死。而且每次都是这样的。他们那些人每隔几个月都会看见一群疯子出现。

过后搭CAT去komtar那里。本来要去吃槟城最好吃的食物不过还是回去报馆先。结果我艳玫艺宁欣美跑上去买书迟去。然后就跟吉北的学记一起走。讲是一起,不过我们几个走路的速度基本上都把他们抛下了(加上佩佩没来)。随便,没差。

去到报馆就先settle我的东西。看到祥哥。我去到报馆的第一件事就是跟培根讨starbuck然后跟祥哥讨三碗asam laksa。佩仪培根不要吃东西。结果Wedges吴薇娇 aka 湘怡 和玮颐就先下去。剩下我一个人先上厕所。很讨厌我一直很想上厕所 ==

随便。

一个人过马路很危险。我怕我就这样死在报馆前面因为槟城的车流很急。我喜欢多多人过马路因为如果有车的话我可以推旁边的人去给车撞先

去叫了肉粥吃。嗯这次是艳雯帮我叫。我觉得我像孩子那样,因为每次都是人家帮我叫东西的。其实我很怕啊,连refill coke也很怕。因为我怕那个counter的人突然会怎样还是给错东西还是突然死在我前面。随便,我怕就是怕。

吃晚餐很多笑话。比如说晋扬陪采欣去买面包给福炎。某人就把他说成“晋扬陪采欣买nen 包给福炎”。然后我们笑到差点啃死去。真糟糕。其实跟学记在一起一定会有笑话,如果没有笑话那代表你有病。

上去整理一些东西什么的就差不多开始开会了。可是我还没有看到那个Dub,很不甘愿。随便啦,我这次的目的有不是来跟他比高度的,虽然这样有助于建立自信心 lol

开会skip过。不过前面一段发生了很好笑的东西(有预谋性的),虽然他们不要采用我的意见 XD 不过我会努力把它变成那个姿势的,贺呵呵。

开会到一半世敏哥跟峻佑就回来。然后整场就会有很多的笑声——贺呵呵贺呵呵贺呵呵贺呵呵贺呵呵。这个场面实在是太经典了 lol

开完会其实又有很多东西要弄的。可是有些人就开始relax因为不关他们的事。跑去买泡面吃东西 bla bla bla 早知道不要吃粥因为我很饿很饿可是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弄完。(虽然有人叫我走开 lol

随便啦。

拿欣美的iphone上网下然后打电话给慎哥下。其实我是很突然的。我之前原本决定要去帮忙吉中的活动,可是琪洁讲讲讲然后艺宁的父母直接回我又很想跟他们几个挤。可是我又不想去补英文。whatever。原本玮颐培根也要去帮忙的。可是后来因为没有位置所以就算了。晋扬和我就一直想办法要挤进去。

其实我最大的目的还是要看峻佑怎样驾车 lol

所以我就很突然的打电话给慎哥说我最后决定去帮忙了。然后又打电话回家说我明天会迟回。结果被骂了因为全部人睡觉了而且我忘了那时已经12点多了。随便啦。就很突然决定要去,然后很突然打电话。

1点大头社社长 Wedges Ng 吴薇娇 aka 湘怡 建议要去吃槟城最好吃的东西。然后全部人就突然ok on。很突然,就培根佩仪渝恬琪洁他们全部突然出现然后说要去。去啦去啦可是报馆没有人管。有世敏哥在应该没什么危险?随便啦报馆又不会生脚跑掉。

去之前就跟渝恬玮颐佩仪在那边讨论那个dub怎样驾车,然后我决定坐他车看他怎样驾车,贺呵呵。然后他裤子去哪里买 bla bla bla 一大堆的。过分,人家来还没有一个星期就这样欺负人家,贺呵呵。

settle完final的东西就直接上车去那里了。

坐玮颐的车。里面有培根琪洁佩仪我。好像还有一个人,可是到底是谁我记不起了,还是根本就没有人了。随便。就去了上次我们穿睡衣那间的McD。然后就很颓废的坐在那里。

我每次都是叫别人帮我叫的。结果这次得自己叫。随便。

我叫鸡.....肉汉堡包。英文名叫 Grand Chicken Burger (?),简称GCB。吴薇娇就问如果是medium的呢?那他的简称就是MCB。如果是普通版的就是CB。ok,真的是有Chicken Burger的,不过是路边的Ramly Chicken Burger啦。随便啦,都是薇娇所说的 CB。

还有什么加长加宽好像卫生棉广告的东西。随便啦。我吃吃下有股冲动要呕出来。玮颐就在一旁加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胡椒粉。很恐怖。一加就是10包。这个世界疯了。然后讲到refill coke的东西。其实我很多时候都没有机会refill,因为我没有喝完。而且我不敢refill。

结果玮颐叫我拿GCB的盒子去跟柜台的服务员说我要 refill GCB。贺呵呵。

然后他们跑去后面,剩下我跟玮颐。随便,剩下两个人的空间更好。只是我们的emo跟后面欢笑有点强烈对比。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觉得太敏感的人的确有点辛苦。就像我们。随便。

然后突然接到世敏哥的电话。

“喂ahbeng,你们现在在哪里?要回来了没有?我要走了。”

很奇怪他为什么有我号码。因为一直以来我打他的电话都会听到一个女生说:“The number you have called is not available...”。随便,反正就是要回去就对了。而且最好笑的是他知道那个卡和锁匙穿在我身上,贺呵呵。

过后我要refill我的coke。可是他们不要帮我refill,全部都叫我自己去refill。结果我去的时候,已经没有水可以自己refill了。结果祖涵很好心的就帮我拿去跟counter的人讲,还帮我refill。他们全部都是坏人,除了祖涵。早知道进去过后锁那个门起来。

然后就回去。

世敏哥打了很多次来。因为那个路走到很长,转来转去。而且差点走错路那种。我一接电话就是“喂你们在哪里了?”。看得出他已经快死了。不可以,僵尸王不可以死。

随便。

回到那里玮颐就收到讯息说晋扬问要不要去看海。我们都很随便的。所以就要去看海咯。可是我要冲凉因为第二天(其实不是第二天,而是等下)6点半就要去SP了。

世敏哥在门外面等着,他那时的样子真的很像僵尸。我是认真的。其实觉得有点对不起他因为拖到他睡眠的时间。谁叫槟城的路那么曲折嘛。

上去全部人很可爱的在睡觉。3点多。拿了书包就又在下去。然后这次是坐晋扬的车。整个车程很high,因为有吴薇娇在我们的车上。然后看到前面的车就乱喊乱叫。看到 7-11 又乱喊乱叫。看到路人走过又乱喊乱叫。看到培根来敲门也乱喊乱叫。

然后另一辆车的人没眼看,直接走掉。

我们就一直在车上亢奋几分钟才甘愿下车。一下车又是乱喊乱叫。其实那边很多印度人很可怕。随便。晚上看海其实也是很美。而且最少不会像gurney那里那样看不到海。玮颐有点不满足。

10个人就在那边胡言乱语。因为太多好笑的东西,所以我都忘记了。除了一些 Legent ,cheezy wedges 的故事,还有一起唱 Duck Sauce 的情景。

太快乐回忆很容易忘记。

玮颐百毒不侵,因为他很少笑。然后吴薇娇一直在那边搞笑。还有 Cheezy aka 积极 aka 晋扬 很吵。看海原本就应该是有恬静的感觉。结果一整个凌晨的寂静就这样被破坏掉了。

4点多快到五点吹起很大的风。很大很大。全部人的头发飞起来。我的头发全部站起来,然后晋扬说我变高去。全部人在狂风中乱喊乱叫。吴薇娇和Starbuck培根站在海提上疯狂乱叫。可能他们都压力大吧。然后一直在你那里“hock ki ban sui”。我们就要搭腔:“ban sui ban sui”。

风吹到那个船一直过来。

然后我跟玮颐很怕的跑掉,留下他们几个在那边乱喊乱叫。

然后风还是很大,所以我们只好过去join 回他们。原本要唱titanic的主题曲给他们演 Rose 和 Jack。不过这次是 Wedges 跟 Starbuck。可是风很大喊到很大声很累。而且我已经快24小时没睡觉了。

他们却死赖在那边不要走。随便。

5点多就直接载他们回去报馆,然后跟晋扬回去他家冲凉。原来路途是挺远的。然后我在车上唱Barbra Streisand Duck Sauce。晋扬就驾车歪来歪去。早上有早市,五点多就很多人醒来了。

去到他家他父母原来都没睡觉。又是剪刀石头布决定谁先冲凉,输的先冲凉。所以还是我输。真开心。他家的水真的很大 lol 以后他去UM读书了就没机会去他家冲凉了。所以以后佩仪还是渝恬要学会驾车,然后有车可以驾,酱我就不担心没地方去了 lol

冲凉完晋扬问我要不要喝酒。我不想喝,因为我怕我会晕死去。lol

okay就这样回去。

回去的时候很多人醒来了。就看着我们这样进来 lol 随便啦然后那个Dub已经在报馆里面吃着不知道是什么牌的饼干。然后伊婉艺宁欣美艳玫四个人很颓废的坐在那边发呆,很可怜。反而我跟晋扬是蹦蹦跳跳的。这就是我不敢睡觉的原因,如果睡少过三个小时我脸会好像踩到大便那样臭。

湘怡佩仪培根全部在睡觉。其实换作是我的话,我一定不睡了,因为那样的话我的头会更痛。随便,这个是看个人的。后来上完厕所就很突然的要去SP了。都很突然。然后我一直找不到玮颐说再见,原来他就在会议室前的桌子睡觉。

然后在门口集合,很奇怪。随便。

然后我们就坐Dub的车。我、晋扬、杜薇、亦韵。然后多一个秉臻。其实我想睡觉的。可是有晋扬在所以很烦很吵。然后他一直讲我头很大然后我一直捏他 lol 然后又捏dub的手,很好捏 lololololol

结果就出现了第五个还是第六个传说,就是如果你捏在驾车的钟灵生的手,他会比你中指。所以峻佑比了我三次中指。

我很saja的问峻佑有没有set头发,然后他就说没有。然后我就摸,明明就有gel的质感!然后晋扬转头过来问我一个问题:“你知道为什么他要set头发吗?”

答案可以在这篇文章找到,贺呵呵。

一上车我跟晋扬就一直在那边笑笑笑。因为其实他是踩得到油门的 lol 然后过tol的时候他也是不用开门就可以过的,贺呵呵。然后就在某个tol的时候,他伸手出去然后“tit”一声。我很认真的看着他说:

“原来你手够长。”

okay下次我不要讲了。等下他steering转右然后我就死了。

安然无恙的到达SP,除了峻佑被我笑了整个小时,还有晋扬说我头大n个小时。就停在某个kopitiam吃东西。然后某个很疯狂的游戏就这样开始了。

“晋扬,帮我叫东西。”

“东西~”

“晋扬,我是认真的。帮我叫东西可以吗?”

“我是认真的,秋明是不认真的。东西可以吗~”

还有很多很多白痴的东西。

“杜薇,你叫什么?”

“我叫干面。”

“原来你叫干面?我以为你叫杜薇。”

“错!杜薇是杜薇,干面是干面,你是你。你不是叫干面。”

传说魔王就是因为跟公主玩这个游戏所以就人格分裂的。我们玩了一整个早上也不觉得无聊。然后这个时候世敏哥说了一个带讽刺但经典的学记传说。过后我po出来 XD

过后就去那个小学。

很多人啊。很过分,说要8个人结果18个人出现。到底是什么世界。不过我跟晋扬是去hiao的,所以越多人越好。因为我们就有更多的时间hiao。不过其实也蛮忙的

结果还是负责蛇棋啊。蛇棋跟我有过节的,一个礼拜前我负责蛇棋那个小孩子玩到很久很久都没有结束,不知道是什么世界来的。所以我说有一天我要去报馆烧掉蛇棋。

世敏哥说:

“姐姐,你负责蛇棋。”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随便啦过后自知之明就出现咯。

然后我很努力的想办法把他弄去别位。然后他们说我很有心机,随便啦。只要他不要来kacau我的蛇棋就可以了。不然我会当场自焚给他看。

开始前就跟峻佑伟杰亦韵他们坐在楼梯那边。然后我问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eh Dub,你的裤子都是哪里买的?”

(看我那个折起来的牛仔裤一眼)

“我都买女装的然后剪啊。然后昨天那件是折进去。”

贺呵呵贺呵呵贺呵呵。不知道被谁说中了。因为那天晚上去McD前有人质疑他的裤子是去买女装的。whatever啦,反正只是size的问题。然后他还说我也是没得选 lol

然后就是开始了蛇棋。我怀疑蛇棋真的是被我诅咒过。因为每次我负责的,都是玩到不能完不能完的。恐怖到要命。玩到很久很久。然后我就一直在那里拾骰子给他们。累到半条命。

过后开始演戏就跑去后台跟他们玩 lol

之后吃完午餐就很随便的结束了。然后就是要去吉中报馆找慎哥了。还是在Dub的车啊 lol 8月应该没去槟城了,所以没机会拿他来寻开心了,贺呵呵。他跟晋扬一直怂恿我去槟城queensbay看戏。傻咩 lol 都说了钟灵生都有问题的。

ok 这两天学记的东西就这样结束了。

整理那个最新版的学记传说:

1)晚上在三支柱的海边的灯光前许愿的话,头会变大。
2)一排人坐在海堤上的话,左边算起第三个人头会很大。
3)载完头大的人后,跟女生打招呼,女生不会应你。
4)刮大风的时候,头大的人如果站在海堤上,就会i believe i can fly~
5)坐钟灵生的车的时候,如果捏他,他就会比中指。
6)如果在车上响起Barbra Streisand这首歌的时候,司机就会把车驾得摇来摇去。
7)吃roti canai的话就会长胡须,那样槟岛人就不会有『性别辨识错乱症』。
8)说到槟岛报馆里的人的名字,那个人就会立刻出现。

接下来还会有很多很多的传说。最好是。

---

故事没有完。

我就这样到了SP报馆。基本上我已经去过不少北马星洲报馆,玻璃市、亚罗士打、北海、槟岛、吉中。贺呵呵。上去的路很小,房间却很大。慎哥开房... ...给我睡。开会议室。天呐,这里的会议室有够大的。而且冷气很冷 lol

我就这样混混沌沌的睡了一阵子。

过后就跟他走,他就回去冲凉先。然后我在车做sauna。过后去玻璃市的路途我都在睡觉。然后慎哥一直乱肚子饿。whatever。他就去买面包来吃之类的。

过后醒来后发现在simpang empat。呃,这条路啊。每次从槟城回来都会过。过后就去到加央然后又回去我家。我冲凉不是快的,20分钟。然后慎哥就跟我婆婆聊天聊了20分钟。真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在说我坏话。

过后又跑去加央载齐晟 + Joanne。因为琪洁要跟“子恩”去。贺呵呵。过后park车然后就去了。找不到杏湉啊啊啊。然后就是恭喜新婚快乐帮佩佩签名(?)。过后就去坐了。很多认识的人。

开始就有杏湉杏芊唱歌。my god他们两姐妹的声音都很好听,然后都是走高音路线的。超级超级超级好听啊。我们那桌的人一直猛拍手然后乱喊乱叫。贺呵呵。

过后慎哥问我要不要喝酒。就这样他就拿来了一瓶,然后我们就喝了。齐晟也喝了。后来齐晟就喝不下了,早知道不要一直逼他喝。然后我跟慎哥就是那种一杯又一杯。其实不是借酒消愁,只是很想喝。

老师说,男孩子有点酒量才不会被人家骗去。

结果auntie来了我们整桌的人的杯子都装满了酒。全部人都在那里喝酒。随便啦。荞杏喝到她整个人要呕。所以到最后还是我帮他喝。后来喝到我们的第六瓶还是第七瓶我已经开始觉得自己有点晕了。真的只是一点。

我这次喝到很恐怖。少说喝了三瓶。可能对一些人来说so so而已。可是距离上次我喝的时候是喝两三口。加入学记后喝酒是因为李晋扬和颜维慎。过分。等下我变酒鬼。whatever,酒一点都不好喝。

婚礼结束后去Taman Pertama那里的homestay。call伊婉出来meet我们。那时我已经有点晕晕的。真的只是一点。然后那晚很多东西我忘了。反正就是没有酒后乱性啦。

找伊婉、玩牌、送伊婉回去,然后我电话跌地上(好像坏去了?)。过后我忍不住直接跑进房间躺着。衣服没换什么的就直接睡着。其实也不算睡着,真的是躺着。因为后来有很多人打给我,也很多人讯息我。可是我没有回复所有。看到就回复。

一通是晋扬的,一通是健鸣的。但我跟他们说过什么我忘了。我也忘了那晚到底有多少人找我。反正最后我miss掉一通很重要的电话了。第二天健鸣说他找过我,我就傻去。他叫我check Calls,结果除了发现我跟他通话,我还miss掉一个很重要的人的电话。早知道那天少喝几杯 lol

睡了9个小时。其实也没有很好睡。因为我一直醒来。

第二天跟慎哥齐晟佩佩杏湉去皇冠。结果就遇到疯子。顶到了他的路,结果他走过时骂我 :“Tepi lah c*b** !!!”。我傻去。过了很久才知道他在骂我 lol 然后杏湉说他真的是疯的,好彩他没有hoot我 ==

等了很久的肉丸来了一大堆事情什么鬼。过后去KFC meet乐轩。看到很多今年apply的学记,顺便介绍他们给慎哥认识,贺呵呵。还可以直接当场面试XD

过后去唱歌。我还没唱完一首就去补习了。

没办法,skip掉星期六的add math,一定要去补了。然后很多人就怂恿我不去补。傻咩,补习费一个月50哦,你帮我出啦我就不去补。好笑 lol

结果补习跟伊婉艺宁艳玫在那边讲笑讲笑讲笑 lololololol

结果闹出很多好笑的东西。伊婉,年底你一定要说出那句话!不然你就是香蕉 square。

回家后6点多睡到早上9点。间中醒来几次。3点醒来了,然后换衣回复讯息又倒回去睡。6点醒来,回复讯息又倒回去睡觉。根本就没有好好的睡到。

这几天真的很开心。十分的开心(绝对不只是因为看到峻佑怎样驾车XD)

很讨厌回来。因为要面对很多很多的压力。

然后我又写到太长了。whatever。
創作者介紹

【禾火-日月】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1) 最先要去mcD的人是我和琪洁,湘怡知道后才说要跟去的XD
    2) 那些你所谓的突然说okay on去mcD的其实是早早就先说要去的XD
    3) 做玮颐车的人还有我
    4) 不是晋扬text玮颐要不要去看海,是湘怡打来问我要不要去看海
    5) 那个怀疑dub的裤子是买女装的是我 :rf:
    6) 结论是,我被无视了咯
  • 1)我不知道这事情,因为是湘怡在那边大喊大叫的。
    2)因为全部人突然okay on所以我都这样觉得。
    3)我也觉得是你,可是我怕不是你。
    4)对不起我捏造事实。
    5)所以你的hypothesis被接受了,要谢谢我 lol
    6)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可是少少都有讲到你名字咧。

    禾火日月 於 2011/08/02 00:40 回覆

  • 橙子
  • 哈哈哈!推旁边的人去撞车.. lol 不错的idea

    我知道那种感觉。
    至少人走了,把信息都留下来,当作像以前一样。
    每一次都停留在删除键很久,但都舍不得按下去。
    哈哈哈
    原来不只是我这样 :D
  • 这其实不算什么。带我过马路的人都很危险。所以他们甘愿我一个人死。

    其实曾经删除所有讯息。后来想要看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没了。就因为怕这种感觉,所以一直都让它静静的存在在那里。不过不删除又显得很犯贱,明明就没了可是还要装着。

    反正世界就是这样矛盾。

    禾火日月 於 2011/08/02 00:48 回覆

  • milnove
  • 我觉得我会宁愿作香蕉square吧。 =)
  • 我知道你会这样说的。祝你幸福。或者说,祝你早日征服。 :)

    禾火日月 於 2011/08/02 00:49 回覆

  • vermouth
  • 我知道那個訪客是誰。
    我很可憐她,因爲他完全被54了==
    為你哀悼
  • 这阵子的访客是渝恬。我想他懒惰放名字了。

    哪有完全。我还有提到他名字好不好。而且他存在感绝对是跟你有得fight。其实我很多东西可以说你,可是都是关于到开会所以算了,贺呵呵。

    谢谢(?)

    禾火日月 於 2011/08/02 00: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