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9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这几天都在下雨。

20081121142027727.jpg

九月的节奏真快,一下子就把我们送到十月的关口。

在这迷途里我失去了指引,受困于彷徨无助。黑夜逐渐深邃。求救声如此微弱,眼前被恐惧给淹没。孩子别怕。当艳阳被天空没收时候,寂寞便慢慢铺成归途。此刻如此恬静而寂寞。

所谓归途,便是下一个关口。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Sep 24 Sat 2011 22:15
  • 重生

294629_290773430939580_100000207751826_1354399_328958513_n.jpg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thesunray.jpg

你知道吗,最近太阳很刺眼。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16 Fri 2011 00:14
  • 离题

FxCam_1315150088596.jpg

转呀转呀转。

你以为找到同一款颜色就不会寂寞吗?

别傻了,它还是一样斑驳。

像人心一样。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ostofword_t.jpg

『什么事吗?』

「没事了。」

其实我真的很有事。但我还能奢求些什么。

除了想哭,还是想哭。

(如果大哭能化解所有沉积已久的悲伤。)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这应该是个告别的季节。

flyaway_e.jpg

好像越来越多人从身边逐渐离去,然后消失。这种渐行渐远的步伐慢慢让我们懂得世界并没有所谓的永恒。我实在不适合送别。因为眼泪很快就模糊了视线。无法好好把最后一张风景放入眼瞳里收藏。

这段日子看到了很多人,也说了无数次的再见。我不喜欢每次看见他们转身离开后拖长的背影。有人升学了,有人回国了,有人转学了。这种告别不断在生命里重演着,却有着不会麻木的思念。

再见,再见。真的还能再见吗。

长大之后我们才知道那一瞬间的快乐便是永恒。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谁能明白这是一种很浅的思念。

我很努力在学习适应。只是我还不习惯。像是天真的孩子自以为可以锁住阳光,却在最后一束光消失以前开始懂得并非所有事情都是永恒的。于是那孩子一瞬间长大,因为晓得太多太多的道理。

悲伤淤积在心底,只要你一句话它们就会开始晕开。

悲观的人只是不懂得如何隐藏自己最真实的情绪,而非执意想要让这一种味道渲染在世界里。乐观的人从来不摘下面具让你接近那已经无法种下快乐基因的面孔。要是你尝试偷窥,你会发现大家唇部的弧度都是一样的。无论他是悲观抑或是乐观的孩子。

284879_174918959243344_123864797682094_399418_4662445_n.jpg

这里,悲伤的味道很浓郁。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04 Sun 2011 22:09
  • 犯贱

海浪声和呼吸声交缠不断的深夜。

我听见你声音逐渐微弱,是太紧促的呼吸声淹没了你声音吗。还是那我们都无法预计何时拍打海岸的浪潮。即使已经很模糊,我还是很坚持夜晚的海岸是这辈子我见过最美的夜景。但其实是因为有你。

我很努力在安抚自己喧哗的情绪,好让你知道我也可以很自然、很潇洒。但我甚至连伪装也办不到。在你面前我总是如此卑微,仿佛一离开你给予的暗影我就会被外头的阳光给烫伤(也许这世界真的有惧光症)。

远远的灯火阑珊不断在闪烁,我把头埋入双膝之间,还是听得见呼吸声及海浪声。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这一个地方,很快你就没机会再告诉我你多么喜欢这个地方。我听见你铃声还是难免心悸,那首歌曾经在电脑里不断反复重唱无数遍,陈绮贞的吉他弹出了一个故事。

我一度怀疑自己还在沉睡中,游走在我给自己的美好梦境里。但不是。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包括你的一言一语。我们靠得很近,又似乎很远。你告诉我,你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总是无法做出一个让自己完全舒服的抉择。我只是很恬静的看着你,因为你已经做了选择,而非徘徊在路口前。

『我不是不要,而是我不能。』

薇嘉说,离开一个人以后,所有属于他的味道都会被抽走。结果所有味道在之后都消失得无影无踪。那是我想要捉紧但都不能实现的。那类似咖啡的味道依稀残留在鼻尖。

我真的记不起那一晚我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所有关于你的记忆碎了一地。而我最终还是无能为力让它恢复原状,像我一直无法制止自己去让你在我脑海里旋转那样。

仅此而已。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像是一个旅者,领着空瓶子四处收集零零碎碎的回忆。希望可以在一切结束以后慢慢建筑起一座属于自己的城堡。

我总是在散场以前悄悄离开人群,逃离到别处。这一次亦是如此。结束以后我搭上了巴士,前往下一站快乐。所以我错过了检讨会议。身为一个旅者,我没有办法去衡量哪个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我是说,最重要。于是我做了一个自私的决定。

我这段时间里尝试用尽所有力量来创造属于我的回忆城堡。但结果是一座又一座的废墟。而我只能脆弱的坚守着它们,毫无防备的坚守着。我加入学记队以后,未曾缺席过任何一次活动,甚至非必要的也可以看见我身影。纯粹是想要在人群中证明我还存在。即使我来自不起眼的虚构城堡里。

我心底堆积了一大堆瓶子,装满了回忆。

启航以前,我还在努力的离开这一个领域。希望这一次不会是海市蜃楼。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