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7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七月有点不妥。

其实,好像不是那么一点。而是很多、很多点。斑斑点点涂鸦在空白的七月,凌乱不堪。心情起起伏伏,内心那块地方就差那么一点就崩裂。连快乐都那么有限的时间里,我都无处释怀。

今天心情有点糟糕。

其实,好像不是那么一点。而是很多、很多点。而且也不是今天,而是那么多天。我不想再笑了,尝试逃避现实的虚伪笑容。但我还是有真心的开心过,真的。

1056084.jpg

我可不可以不听、不看、不说、不做?不能。连流泪也不能。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Jul 26 Tue 2011 22:34
  • 驿站

You have one new message from ... ...

久违的名字出现在我搭上下一班列车前出现了。

“快出发了哦。”

我不忍心删掉,却不得不离开。驿站里熙熙攘攘的人群有点慌张。而我在喧哗中在属于自己的静谧沉默了下来。走到了尽头,选择拉扯抑或是割舍?

197702_199052166786657_198802670144940_628171_4639284_n.jpg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1. 今晚没有下雨。

2. 万籁寂静,只剩下我。

3. 陪伴我的还有很多、很多。

4. 最多的是不开心的情绪。

5. 还有一堆堆巨大的悲伤。

3307966632_d0db2da003.jpg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有多久没有好好睡一场了?

这答案有点长,长得我不想去了解。因为我怕这答案的号码会次序上升、上升、再上升。失眠频密得我有点喘不过气。那种对入眠后惊醒的恐惧,已经完完全全的滋长在我身上。

闭上眼,再睁开眼。

分针华丽的旋转已经数不清。反正,我也习惯了。同时,也在努力习惯着。一直都很努力。只是面对事实我们总是显得很无力。因为这样我才会把自己藏入梦境。

1184b95b44b.jpg

我只是想要睡到自然醒。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ul 17 Sun 2011 00:30
  • 无助


无助。

这情感永远都是束缚。我们都呼吸得有点辛苦,所以我们选择了孤独。虽然这样会有点无助。但不会比之前来的痛苦。这也许是各自最好的出路。

『我从来没有失去过。』

当然。

无助的我们一直以来都那么孤单。这是事实。而接受事实的方法是反复说服自己,这是一场自欺欺人的催眠术。谁比谁快结束悲伤,谁就赢了。

3307987168_aa3fd8b40a.jpg

我永远都是影子,在你给予光时才会卑微的出现。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嘘——

这篇是繁乱复杂的故事。需要那么一点点的勇气来说。虽然我还在寻找它。但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说,因为我已经不想压抑自己了。趁一切还未开始腐败。

嘘——

我希望有人可以细心聆听。即使不理解。哪怕你只是偶然路过的陌生人。希望不是期望。我已经没有能力去接受所有的失望。所有希望转换为失望时会被放大来看。

此刻,无声胜有声。

200812250b3784b49f1d1d3.jpg

但我害怕你听见我的哭泣。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这是一个伤心的季节。

我明明就没有不开心。怎么可以说我连笑容也是假的。反而这样显得我很突兀。明明就不开心,就不要再装了。不要再放上一大堆开心符号来掩饰你的伤感。这一点都没有帮助。

我终于可以没有想太多。连收到简讯也能很平静地面对。失望和期望是成正比的。所以,那一点点失望只是轻轻的。很轻、很轻。轻得连我们都听不见它的声音。

有些东西无声无息的结束了。

216578_209884739036733_198802670144940_703773_1692817_n_副本.jpg

我们都会很快乐——我们。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昨天没有下雨。今天也是。

结果我还是失眠了诶。

我还以为自己会习惯这种在深夜里突然从梦里惊醒然后再睡回去的感觉。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醒来时才发现眼袋又加深了,而我完完全全没有办法好好睡一场。所以还是习惯了熬夜。

最近真的太多事情困扰着我。连原本以为很美好的事情也会在一瞬间变质。教我怎么去接受这个疯狂的世界?一边煎熬一边努力撑下去。撑下去、撑下去、撑下去。

都会过去的。

222910_166670623393290_137724452954574_408078_4078544_n_副本.jpg

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如果你猜得到。
  • 請輸入密碼:
「所以,到底应该还是不应该啦?」他转头看着旁边的两位女生。

「应该!」其中一个女生举手大声说。

「不应该!」另一位女生等着他们两个。

「你不懂。」她反驳。

「嗯,你不懂。」他附和。

「你才不懂咧!不。准。让。他。犯。贱。」她的眼神很坚定。

一个关于理解一种感情的故事就开始了。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