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3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这是一场滂沱大雨狂欢的季节。

雨滴已经不再是滴滴答答,而是啪啦啪啦。这整个星期都在下雨。凉风就这样吹着,很冷。结果我的同桌生病了,然后我痊愈了(我也搞不懂究竟是为什么)。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同学还要把风扇开得“咻咻”作响。搞得我们这些坐在风扇底下的人冷得痛苦(尤其是在我告别学长时代以后穿上的白衣很薄)。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也很久。

所以学校早在昨天就淹水了。在放学前就受到了通知中三的补习班取消。看样子初中那一个低洼地区也是遭殃了。后来今天去学校的时候那里完全进不去了。能走通往那里的道路完全被水给淹没了。幸亏我上了高中就跟那一个地区无缘了,而高中的高楼是新区,所以地势比较高,淹的话大概中间那里的学长室也遭殃了。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从前的从前,有一个男孩喜欢着狮子。
  • 請輸入密碼:
——东边日出西边雨 道是无晴却有晴。

1_412679823ledited.jpg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些事情一旦走到了尽头,就会从新开始。

1)

08cbbe6623425b4f543260e66f8636f0.jpg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而我在等待一个对的人。

0174.jpg

——我们只是用着期望来支撑当初的信念。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r 17 Thu 2011 22:46
  • 离家

前一篇最后提到我和权威跟槟岛的学记去了槟岛。

好像也有前几篇提到说我会去槟城。其实只是纯粹是要散散心,去走走那样而已。考试前很压力也很想逃避,所以很期待放假的到来。而叫权威陪我是因为我怕自己会迷路,我是很典型的路痴。甚至从 prangin mall 去 komtar 也不会(当然后来我会了)。

和渝恬、佩仪、湘逸、廷治一起从北海码头搭 ferry 去槟岛码头。原本是要搭佩仪的顺风车去书局那里的,因为我第一站是书局,然后佩仪也很想去。后来我还是决定学习搭巴士(机会难得),就是搭那部在最旁边然后又不收费的巴士去 komtar 那里,popular 在那里。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在看见消息不久就发出了通知,也联络了秀凤,因为看见名额有限。其实也是挺期待这一次的活动。所以即使考试也在那里上网按讯息(结果被骂说我没有读书)。不过那时还真的担心没有位置。后来才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毕竟他们都没有开始报名,呵呵。

后来决定好时间之类的问题就和叫齐晟发出通知了。我们的计划是8点10分的巴士然后9点在吉打巴士站和子良他们会合一起搭9.30的巴士。那天就和齐晟他们一起吃早餐以后就去巴士站等巴士了。

2.jpg

玻璃市学记在巴士的合照。XP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除了习惯写部落格。还会写英文日记。

其实是因为英文老师要求之下才会写。因为没有公开,所以常写一些当时的感受,不在乎字眼错误的写,只要开心就好。后来考试前交了给老师。而我们雀跃于老师的“回复”。总觉得就好像有人在部落格留言那般。

有些时候感觉很强烈。但在学校没有办法上网,只好在高数节偷偷用笔尖勾出思念。(而笔迹就是残留的感觉)。潦草的字体配上浅白的英文,简简单单。一直在酝酿着一些故事,好让以后有些回忆。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男孩哦男孩,你可以不必再等。

现在是下午3时30分。我还没有洗澡吃午餐。

考完试的心情糟透了。其实该说——考完试和没考试都一样糟透了。思绪总在考试期间沸腾起来,然后漫无目的漂浮在字里行间。写着写着才听到:“Time up.Stop your writing.”。紧促的写完最后一个论点,抑或是放弃。其实都没有什么差别,就是过度微妙的差别让我没能察觉。

其实有些感觉压抑很久了很痛苦,你会想要哭,但没有理由和眼泪让你哭。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生命原本就是一张写不完的卷子。但,某一天,我们会愕然停笔。

然后就是一个突然的结局。

只是我离停笔那一段时间还很久、很久。在这期间,我要努力的写、写、再写。毕竟,有些事情就算烙在心底,也需要一个诠释。我们,都会吧? =)

DSC_2883.jpg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禾火日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